中国大陆 重判、处罚、认罪、禁评 任...

重判、处罚、认罪、禁评 任志强案那些值得推敲的细节

24
任志强(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3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中共红二代、地产商任志强9月22日被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认定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四项罪成,判囚18年,处罚金420万元。消息发出后,任志强案件被官方勒令禁止讨论,几家发出判决消息的媒体一律采用北京二中院的通稿。此外,任案中的诸多细节值得推敲,比如没有“剥夺政治权利”以及任志强认罪不上诉等,引发一些接近体制内的学者及中国官场观察人士的关注。

据北京市二中院网站22日报导,法院审理查明,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74万余元;收受贿赂125万余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滥用职权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1.167亿余元损失等。

法院称,任志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全部罪行,承认所指控的全部犯罪事实,并自愿接受法院判决”,法院决定数罪并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20万元。

任志强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不上诉”。

任志强案 只能看,不能说

任志强因敢言又被称为“任大炮”,此次被重判相信直接原因就是今年3月发表的暗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剥光衣服也想当皇帝的小丑”。任志强身份极其特殊,他集四重身份于一身,分别是红二代、亿万富翁的地产商、中共权贵密友,以及公共知识分子。

这样的特殊身份让任志强的影响力远大于某个知识分子或者红二代,他在政界商界知识界的影响力也是习近平颇为忌惮的。一旦任志强成为反习大将,他所可能引发的破坏力和社会影响力决非几个公知书生可比。

对比任志强案可以发现案件进展相当快,刑罚也相当重。仅有几家官媒发布了相同的通稿,禁止民间讨论。有消息指,当局对任志强判决消息下达禁令,不得推送和开放评论。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香港资深中国事务评论员林和立表示,官方是希望避免引起舆论对任志强的同情:“官方也不会大肆报道他被判重刑,可能有关方面怕引起一大批人同情任志强,所以他们稍为低调地处理,但这对红二代来讲也是一个打击。习近平希望任志强被重判后,可以防止其他红二代攻击他。”

没有“剥夺政治权利”

任志强案也没有“剥夺政治权利”这项惩罚。

香港电台引述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分析,不少中共红二代不满现行政策,而任志强正是党内有代表性的红二代人物,若在任志强案的判刑加入“剥夺政治权利”,会扩大案件的政治元素,引起红二代反弹,也不利于执政当局。

刘锐绍说,当局这么做的也是“权宜之计,希望淡化案件的政治味道”。

任志强被重判 警告红二代和企业家的“一石二鸟”之计

林和立认为,任志强被重判,是要对党内“反习”力量起杀鸡儆猴之效,即使是“红二代”也不能幸免。

原清华大学政治系讲师吴强称,“他即便是‘红二代’,即便是习近平当年的小伙伴,也不能有免罪的特权。他(习近平)在树立起一个绝对权威的形象,为两年后二十大一个绝对主义的权威来做准备。任志强成为中国所有企业家的牺牲品,也成为了二十大之前一个最重要的牺牲品,以此来消灭党内国内所有不同的批评声音。”

刘锐绍认为,当局指任志强犯案时间从2003至2017年,期间为中国国有企业转至市场经济的时期,有许多约定俗成的经济潜规则,官方当时未追究,而选择在任志强批评国家主席习近平以及现行政策之际,以他过去的行为提出起诉,显示案件不只是经济问题,而是有政治意义。

刘锐绍说,这就如同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以及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案件,判刑时也只提到经济犯罪元素。

中共当局利用经济罪名打压异见分子早有先例。第一代富豪牟其中和新疆女富豪热比娅就是例子。

吴强表示,在中国任何一个企业家都可能会被判重罪,但是如果做政治明白人的话也许可以得到某种交换,某种保护,以不批评作为代价,换来一种赎罪。要不然就是像这样被处以重刑。

任志强是“被认罪”吗?

北京二中院称,任志强不但认罪,且服从判决不会上诉。这让其好友、北京前媒体人高瑜强烈质疑。

高瑜认为,官媒的报导矛盾百出。任志强说过自己没犯罪,一审也流出消息说他不认罪,自己进行辩护,而现在法院又说他认罪不上诉,这些都自相矛盾。高瑜怀疑,因为当局把任志强儿子也抓了,“肯定他儿子对任志强不上诉这些态度,都是有一定的交易的。”

不过关于任志强是否认罪的讨论在今年9月11日一审时就有两个版本。据中央社援引消息人士透露,任志强当天没有聘请律师,坚持自辩。这位疑似出席旁听的知情人士说,任志强面对检察官当庭指控及法官讯问,绝大部分都拒绝认罪,且给予反驳,也有一小部分则以“记忆不清”回答。内容则涉及任职华远期间帐务矛盾、资金流向及图利家人等。

另一个版本是来自推特。据推特账号视界表示,在庭审中,任志强一言不发,认领了其他人的所有刑责。这与任志强的个性不符合。该文推断,中共不承认任志强是因批评习近平而被捕,要迫使他承认经济犯罪,可能以抓捕他儿子作为胁迫手段,任志强为了救儿子,承认强加给他的所有罪行。

名为杨锦麟的推特账号说,8月1日, 曾有任志强的好友透露,7月30日,任志强刚与家人通了话,家里给他聘请沈志耕律师,被他拒绝,他坚持自己辩护。所有涉案人员的刑责都被任志强揽下。

任志强年初被控制后,美国之音引述消息说,任志强的大儿子、秘书也一同被捕。到目前为止,官方仅在任案的通报中称“家风败坏,家教不严,伙同子女大肆敛财”,但没有人知道任的儿子的下落。

由于中共对任志强案处理极为保密及谨慎,上述两个消息的真实性短期内可能无法查证。不过有人推测这两个版本可能背后都有人操纵。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