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知情者爆:鎮壓反送中期間 ...

知情者爆:鎮壓反送中期間 不少港警染上「不治之症」

分享

【2019年11月15日】(歐洲希望之聲記者鄭平報導)幾個月前,歐美等國因為港警在反送中運動中肆無忌憚使用武力,決定對港實施武器出口管制。不過港警未受影響,轉向從中國購入了“更大、更爆、更多煙”的催淚彈。香港《立場新聞》一名陳姓前線記者近日披露已確診罹患無法根治的惡疾——氯痤瘡。其禍首,被疑正是中國製催淚彈。網上更有消息指,不僅記者,很多港警也深受其害。

陳姓記者在曝光自己病情的同時,還透露有其他記者罹患氯痤瘡。多位學者認為,患病原因估計與中國製造催淚彈有關。在這之後,在香港警方昨晚的記者會上,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回應說,為何有人與二噁英有關會“入催淚煙的數”,令他摸不著頭腦。

汪威遜表示,警方使用的催淚彈煙名叫“CS”,根據公開醫學刊物所指,正常合法使用以驅散有暴力傾向的示威者屬安全,接觸後引發的永久後遺症極少見。

但就在汪威遜宣稱“極少見”的同時,網上傳出不少港警也罹患氯痤瘡的消息。

曝料人說,其母經營一家小型美容店,熟客當中有港警的妻子。這妻子曾哭訴,她老公生暗瘡,初時以為皮膚過敏,就醫後才知道是氯痤瘡,再直到看到立場新聞記者的報導後,才知道因何患上氯痤瘡。

更厲害的是,據這位曝料人,這位港警的同事當中也有不少氯痤瘡患者。因為他們感覺防毒面具太悶熱,常常會卸下或者直到開火前才戴上,但港警往往成隊出動,有時會有人突然開火,未及戴上面具。另外衣服上也會染上催淚彈的成分。

這位港警的妻子說,患病警員已將情況上報,上級讓他們即時休假,不准將情況外傳。

多位學者聯合在《立場新聞》以《前線記者確診不治之症,正視催淚彈毒害刻不容緩》為題撰文,就氯痤瘡及導致該症狀的類二噁英提出警示,並懷疑記者患病的原因是中國製催淚彈。

文章說,氯痤瘡代表患者體內含有相當濃度(但未足以致命)的類二噁英。值得慶幸的是,氯痤瘡只是外表,身體會受到什麼影響,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去觀察;不幸的是,氯痤瘡是不治之症,因為類二噁英構造十分穩定,身體攝入後難以排出,且無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長達二十年才減半。

氯痤瘡令人又痛又癢,還會排出帶有惡臭的油性分泌物。但更可怕的是,如果患者體內的類二噁英濃度已超過閾值,就可能致癌、免疫系統被破壞,甚至可能通過母嬰傳染,將類二噁英傳給下一代。

這絕非危言聳聽。美軍在越南戰爭中曾經噴灑被稱為“橙劑”的除草劑,並非針對越南人,而是要摧毀越共藏身的熱帶叢林。即便這樣,仍有據指數以百萬計的人受到污染。而且因為“橙劑”當中的二噁英污染了環境,進入了越南人的食物鏈,多年後,美國科學家發現,在“橙劑”噴灑地區越南百姓的血液中,二噁英的含量比未污染地區百姓的血液高出了135倍。

在2004年,越戰結束30年後,還有越南人就此起訴生產“橙劑”的美國廠家。中國媒體曾積極跟踪報導,並稱呼美國使用的“橙劑”為“生化武器”。

在大約一周前,陳姓記者罹病的消息並未被披露時,前香港中文大學講師、香港大學化學系博士Dr. K. Kwong曾在臉書呼籲,中國製催淚彈高溫燃燒時會產生大量超級致癌物二噁英,而且催淚彈及其殘留物是無法用水清理乾淨的,發射過後,現場要處理過才可進入。

Kwong博士說,中國與伊朗製造的催淚彈,使用了與其他國家不同的還原劑。其他國家的產品燃燒後最高溫可達1500℃,煙的顏色偏藍,顆粒較細;中國製煙色較白,顆粒大且重,最高溫更可高達3300℃。

因為更高溫後的分解問題,中國製催淚彈含更多CS,分解出更多有害物質,包括二噁英。

作為首個公佈罹患氯痤瘡的港人,陳姓記者不僅在自救,更是在救人,包括同樣在前線受害的警員。香港警方僅在攻打中大當晚,就發射了過2千枚催淚彈,對人體、環境造成的破壞,無法估計。港府與香港警方若拒絕亡羊補牢,摧毀的將是自己的家人與家園。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