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中共批捕“蜡笔小球” 用新...

中共批捕“蜡笔小球” 用新法定旧罪 舆论哗然

40
网民保留的辣笔小球发布的帖子(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3月3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3月1日,中共南京检察院发布通报,称以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正式批捕微博大V“辣笔小球”。值得关注的是,“辣笔小球”在今年2月19日发表质疑共军伤亡言论时,中共的法律中并没有“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2月20日,南京公安在对“辣笔小球”进行刑拘时给出的理由是涉嫌“寻衅滋事”,也不是上述罪名。“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是今年3月1日、也就是“辣笔小球”被正式批捕当天才生效的。中共用一个刚生效的法律去追溯当事人之前的犯罪在网络引发轩然大波。有网友批评中共是欲加之罪;还有人说,这个侵害英雄烈士名誉罪就是为“辣笔小球”量身定做的,让所有人都记住了这个人,看看中国的法律有多么可笑。

南京检察微信公众号3月1日发布,仇子明在2月19日以“辣笔小球”账号在新浪微博发布了2条贬低、嘲讽卫国戍边英雄烈士的信息,之后该信息在网络上扩散,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2月20日仇子明被刑拘。2月25日,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提请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南京市建邺区检察院3月1日以涉嫌“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对仇子明批准逮捕。

然而,“辣笔小球”被批捕的罪名是在他在微博发表看法之后才生效的。2月27日,最高法、最高检发布“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七)”,其中明确“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该《补充规定》自今年3月1日起施行。南京检察院正是在《补充规定》生效当日发布的“辣笔小球”因该罪被逮捕的信息。

而“辣笔小球”也成为中国第一个被以这项最新罪名逮捕的人,引发舆论哗然。有网友说:“全世界的法律都讲究法不溯及既往,这也算是开了先河了”,还有的说,“世界上有两种法律,法律和中国法律,中国法律不符合法律的一般规律”。还有人指这是“为辣笔小球出一个量身定制的法律。”有人讽刺说:“建议把‘侵害英雄烈士名誉、荣誉罪’改为‘辣笔小球罪’,这样更容易让人记住”。也有舆论称:原以为辣笔小球会跟新刑法擦肩而过,没想到被倒追上了,他由此可以被记入中国法制史了。

自由亚洲电台援引中国维权律师吴绍平认为,“辣笔小球”于2月19日发布的质疑言论,而罪名3月1日才生效,用刚生效的法律批捕“辣笔小球”,是中共当局操纵司法使其服务于政治的极权行为:“只要是被中共列为英雄烈士的人都不允许进行任何质疑,实际上就是限制人民言论自由,也不符合中共宪法关于保护公民言论自由的规定。按照刑法的从轻从旧原则,你3月1号生效实施的法律显然不能对生效日之前的行为(追溯),这个操作手法我们认为是不符合法律规定的。”

吴绍平认为,中共将侵害英雄烈士声誉写入刑法是进一步打压批评其体制的异议声音:“英雄烈士不让人质疑其实本质目的还是不让人(质疑体制)。中共所推崇树立的榜样也好,英雄烈士也好,都是中共推出来的维护其体制光辉形象的新样板,你对这样的英雄烈士质疑实际上就是对体制的不信任和质疑。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推行这套逻辑,只要是我确认的东西你都不允许批评。”

2月19日,中共公布去年6月中印冲突中的中共军人死伤人数,称有4名军人死亡、1名团长受重伤。由于中国媒体不受舆论监督,都是中共官方媒体或沦为半官方媒体,加上中共在事件过去了8个月才迟迟公布死伤人数,令外界猜测不断。多名网友在网上发表质疑中共军人死亡人数的言论而遭当局打压。

“辣笔小球”在微博的粉丝超过240万。他在2月19日分别发了2则帖文,一则称“最大的官——团长活下来了,看来这个团长个性是‘飞将+脱兔+神机+血路+强运’。在此基础上,‘外军溃不成军、抱头逃窜’。反正,我们赢了”。

针对中共官方为何在时隔8个月后才公布信息的热点话题,“辣笔小球”表示,“能这么写就不错了。你仔细品,牺牲的这4位都是因为‘营救’而立功,连去救人的人都牺牲了,那肯定有没救出来的啊,说明阵亡的不仅仅只有4人。这也是印度敢于第一时间公布阵亡人数和名单的原因,在印度看来,他们赢了,且代价更小。”

旅美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表示,中国共产党近些年越发收紧对军权的掌控,企图退回文革时期依靠暴力统治国家的状态,因此,习近平领导的中共当局需要进一步维护国家机器的名誉,严酷镇压一切质疑的言论:“死去的这些年轻的中共的官兵都是农家子弟,明白事理的普通老百姓送给他们的称呼是‘炮灰’或者‘韭菜’,这些人成为了中共的打手。中共摆出来的姿态是这些爪牙为我服务,为我而死,那么我要维护他们的声誉,因此要尤为严酷地镇压质疑言论。”

中共官方对中方军人死伤数字异常敏感,一旦发现有质疑的声音,设法迅速扑灭。除“辣笔小球”外,中国还有多位网友因质疑中国官方的数字被打压。截至目前,至少有6名北京、河北、贵州、广东、四川、江苏等地的网友被拘留,另1人王靖渝因身处海外而被“网络追逃”。

王靖渝对美国之音表示,事发后中共重庆公安对他发出网上追捕,勒令他3日内回国自首,否则在中国的父母“没有好下场”。他对美国之音说,从他发出推文到公安突袭他家大约只用了20分钟。警察用手铐将他的父母制服,事发后警方每日将其父母带回派出所长时间问话,不准他们吃饭,威胁要刑拘他们,家外也有人24小时把守。

陈建刚认为,中共公安跨境追捕异议人士不仅是恐吓本国公民,更是对国际社会的警告:“现在大的环境形势是中国在返回文革状态,或者向朝鲜的方向看齐。中共在大幅度收紧民间言论的空间和国人活动的空间,这种对人权的剥夺显而易见不仅仅限于中国国内,也伸展到国外。不仅仅针对中国人,也包括其他国家的人,甚至是直接的威胁。”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