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中共改革香港選制被指制度性...

中共改革香港選制被指制度性選舉舞弊 或自取其辱

28
2021年3月5日香港街头屏幕播放中国人大开幕式。 (图片来源:美联社)

【希望之聲2021年3月10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中共正在召開的人大會議上,關於改革香港選舉制度的議案引發輿論關注。有評論指,中共此舉是要確保其所認可的港人當選,根本就是一種“制度性的選舉舞弊”或“結構性的多數暴力”,或遭港人抵制投票,自取其辱。

正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全國人大會議的議程之一是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草案)》的議案。

人大開幕當天,副委員長王晨對該“草案”做了說明,中共官媒對此做了連篇累牘的報道和解析,但該草案的相關條文和施行細節至今仍未公諸於衆。

位於臺北的華人民主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對《美國之音》表示,按照香港基本法和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的原則,任何香港選舉制度的變動,都應由港人全體參與。中共和中共人大隻徵詢了近40位港區人大代表的意見後,就代表全港近750萬人民來擅自變更選制,就連草案內容也不對香港人公佈,這“嚴重剝奪香港人民的自治權、違背一國兩制、香港基本法,也違反中國憲法第31條對諸如香港之特別行政區的授權”。

據多家港媒報導,中共可能將香港立法會的席次由目前的70席增加至90席,而這新增的20席則可能直接由特首選委會的委員出任。另外,有“超級區議會”之稱的區議會界別席次很可能被取消。其次,特首的選舉委員會規模可能由目前的1200人增加至1500人,其中,近百名的政協委員可能自動成爲選委會成員,以確保中共所定義的“愛國者”佔多數,或其所欽點的特首人選不會被推翻。此外,中共還可能在香港增設候選人的資格審查委員會,來淘汰中共眼中不適任的香港籍候選人。

曾建元認爲,中共對香港選制的改造,或遭港人抵制和羞辱,“香港的人民會用登記投票來取代真實的這種自由祕密(不計名)的投票,他就把他對於這個體制的態度,在登記與否就直接表達。所以,選舉結果就會變成毫無意義。(變成)只有中共的支持者才參與的一個小選舉,但是,這是真正的鳥籠(民主),這當然不是民主 。”

他表示,中共不敢在香港與民主派人士來場公平公開和真正民主的選舉,就是一種“輸不起的心態”,而且,香港的選制本來就已經有利於建制派,現在再從選制上封殺民主派,其實形同操控選舉,也就是“制度性的舞弊”、甚至是“結構性的多數暴力”。

署名呂月的評論文章也指出,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後,香港的區議會選舉中,泛民議員取得壓倒性勝出,這直接引發北京對“四個自信”的極大恐慌。授意林鄭直接推遲立法會選舉之後,去年強推香港國安法,今年再對泛民派進行2.28大審判,如今再更改香港的選舉制度,讓香港姓黨。

文章還預測,未來中共將修訂《基本法》,但這還不是北京治港政策調整的終點。文章認爲,如果不能確保香港實現中共所定義的“愛國者治港”,有效落實全面管制權,北京就不會鳴金收兵。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大型證券公司總裁對《美國之音》表示,香港人公然反抗中共,讓習近平政權越來越不安,因爲只要香港一亂,內地的上海、廣州和深圳也可能會仿效或跟着亂,這是中共所無法容忍的,“因爲民主跟共產黨是不能夠共存的”。

該證券公司總裁預期,人大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後,可能會出現新一波移民潮,而且也會衝擊到香港的營商環境。

2020年6月30日,中共頒佈香港國安法後,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和臺灣先後宣佈面向香港居民提供特殊移民簽證渠道,或放寬既有簽證政策。其中,英國國民(海外)簽證(BNO簽證)從2021年1月31日開始接受申請。

英國內政部今年1月29日正式公佈BNO簽證申請詳情時指出,預測第一年將有至少12.3萬名BNO申請循此路赴英,五年內將有至少25.8萬人,最多32.24萬人申請。此外,英國內政部還透露,從2020年7月15日到2021年1月13日,大約7000名BNO及其受養人獲批“特許入境許可”(Leave outside the Rules; LOTR),已經在英國逗留。

美銀證券(BofA Securities)今年1月中發表的投資市場研究報告認爲,2021年將有2802.43億港元資金(約2323.34億元人民幣)因港人移民英國而流出香港,未來五年則將合計帶走5880.53億港元。

除了港人移民帶走資金外,外企也開始撤離香港。據英國《金融時報》3月8日報導,日本最大網絡券商思佰益(SBI Holdings)行政總裁北尾吉孝表示,計劃將公司撤出香港,涉及約100人。

北尾吉孝還說,思佰益可能是目前唯一公開表明要撤出香港的日本金融機構,“其他金融機構的主管心裏雖然想,應該撤離香港,或不應加大投資香港,卻不敢明言。”

 

責任編輯: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