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中共党史活见证” 民运元...

“中共党史活见证” 民运元老司马璐纽约去世

34
王丹与司马璐合影(图片来源:王丹提供/自由亚洲电台)

【希望之声2021年3月30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被称为“国共历史见证人”的中共党史专家司马璐3月28日在美国纽约去世,享寿103岁。司马璐是中共承认的除王明及张国焘外掌握中共原始资料最多的中共元老。司马璐曾被周恩来利用,随后认清中共本质退出中国共产党。司马璐中共建政后逃往香港,撰写披露中共秘辛的书籍。司马璐亲友表示,其追思仪式将在4月7日举行。

六四学运领袖王丹3月28日在其脸书粉丝专页发表唁电说,著名中共党史专家、中华学人联谊会创世会长司马璐先生去世,享寿103。“司马璐先生的去世,不仅是学界的损失,也是海外民主运动的损失,更是本会的重大损失。我们将遵循司马璐先生生前对我们的要求,延续他的理念,继续为推进中国的民主和文化发展而努力。”

唁电美東時間2021年3月28日上午7時,著名中共黨史專家,中華學人聯誼會創始會長司馬璐先生,在紐約法拉盛安養院去世,享年103歲。 我謹代表中華學人聯誼會向外發布唁電,並已經與司馬先生的家人取得聯繫,籌辦後事及悼念活動。 …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发布于 2021年3月28日周日

公开资料显示,司马璐,原名马义,中国江苏海安人。1937年,18岁的司马璐加入中国共产党,19岁任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图书馆馆长,20岁当《新华日报》延安办事处主任。

加入中共仅仅6年,司马璐就与其分道扬镳,而促使他脱离中共的原因是党内的残酷斗争。司马璐表示,他曾根据周恩来指示把国民党支持的朝鲜义勇军策动到共产党,但是“在国民党进行追究时,周恩来把事情推得干干净净,说不认识这个人,”司马璐因此得出结论,“这个政治很可怕,他利用你之后,很快就把你甩掉。”

司马璐于1943年退出中共,继续争取自由民主,又参加了民主同盟,创办《自由东方》杂志,组织中国人民党,1949年中共建政逃至香港。定居香港后,司马璐以卖文为生。凭着他对中共的了解和在自由世界获取资讯的便利,他出版了《斗争十八年》、《中共党史暨文献精粹》、《瞿秋白传》,创办《展望》杂志。

司马璐说,中共也承认他是中共元老王明和张国焘之外拥有中共原始资料最多的人。邓小平复出后的文革后期,中共曾向司马璐购买党史资料。

“中共党史的活见证”

现任中华学人联谊会长王丹对司马璐进行评价时说,司马璐先生的一生其实是非常精彩的一生,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就到了延安,算是比较早参加中共革命的一个人。他也见过毛泽东,跟中共在建政前夕的那些高层领导人都很熟,“所以他是中共党史的活见证。”

2004年司马璐在85岁高龄时,完成了近四十万字的回忆录《中共历史的见证》。《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美国之音表示,“司马璐先生的一生就是一部活的当代中国历史……他非同寻常的经验与阅历,他多年积累的学识和眼光,还有他的高龄以及一位饱经沧桑者宠辱不惊的晚年心境,使得他这本回忆录具有独特的、他人不可替代的并且多方面的宝贵价值。”

司马璐曾就中国农民革命一事发表看法,他说:“中共对中国的农民是最少关心的,中国的领导层真正农民出身的最少;中共一向歧视农民干部,认为农民自私、短见、不可靠,中共领导人,包括毛在内,一再说,分散的小农经济是资本主义复活的温床,毛还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他还认为,中国的土地改革就是一个大骗局,“认为中共分了土地给农民这块地就属于农民所有了,其实在农民手上还没捂热,就变成集体所有了。”他认为,中共这么着急把小农经济消灭掉,“说明它关心农民是假的”。

独立撰稿人高伐林说,司马璐先生对共产党、国民党、民主党派里面的重要人物如数家珍,不管他跟这些人有多少密切的接触,他至少能谈出印象来。

《世界日报》退休记者曾慧燕说,可以用8个字概括司马璐的一生,“百岁寿星、功在历史。他是中国政治人物的活字典,也是国共历史的见证人。”

“没有人比司马璐更了解共产党那一套”

2018年7月7日,刚过99周岁的司马璐,在亲朋好友的热情祝贺声中在纽约法拉盛度过了为他举行的百岁生日祝寿会。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现在“很多人在拍北京共产党的马屁,那不是真实的,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

《世界日报》前采访主任李勇说,没有人比司马璐更了解共产党那一套,“他们掩盖、篡改历史,编造谣言,司马璐先生可以把他们的谣言,篡改历史的罪行一一把它揭发出来,这是司马璐最伟大的成就。”

大陆异议作家、《河殇》撰稿人之一的苏晓康说:“我给他写了一句词,叫做‘一生勘破革命戏,百岁渡却流亡志’。”

目前司马璐的亲友已经成立了一个“司马璐治丧委员会”。4月7日在出殡火化后,司马璐的骨灰将与其妻子戈扬女士共葬,“永远长眠在一起,”曾慧燕说。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