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中共70年来宣传的英雄人物...

中共70年来宣传的英雄人物之真面目(上)

分享
中共建政70年来,树立了不少所谓的英雄人物形象,涵盖各个时期为中共献身之人(图片来源:pixabay)

中共建政70年来,树立了不少所谓的英雄人物形象,涵盖各个时期为中共献身之人。这些人中有李大钊、刘胡兰、方志敏、张思德、江姐、白求恩、杨子荣、董存瑞、雷锋、欧阳海、王杰、刘文学、王进喜、焦裕禄、孔繁森、任长霞……他们的所谓“事迹”在中共精心包装下,通过媒体、通过学校,传遍中国各个角落。然而,曾经感动了无数人的他们,不过是被中共编造出来用于愚弄百姓的工具而已。

李大钊卖国被绞死

李大钊,中共早期创始人和领导者之一,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之一。他在日本留学期间开始接触社会主义思想。学成回国后,受聘于北大。不过,以其学术地位而言,完全不可与那些有名望的教授同日而语,充其量只是三等教授。

尽管在学术上李大钊并未有太多建树,但却因与陈独秀在北大共同介绍和宣传马克思主义而闻名。1920年3月,共产国际派人来到中国,与李大钊见面,谋划建立共产国际中国支部。李大钊将其介绍给了陈独秀,并共商建党之举。中共成立后,李大钊先后任二、三、四届中央委员。

在苏联的指示下,中共为了发展壮大,采取了“借壳”方式,即中共党员加入实力强大的国民党,借机发展自己。但根据孙中山的“容共”政策,中共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应该服从国民党的纪律,不能公开批评国民党。然而,中共党员如李大钊、周恩来等人在加入国民党后,却公然违背孙中山的政策,分化国民党,甚至对于苏俄分裂中国的行动,予以支持。

1925年,李大钊因“假借共产学说,啸聚群众,屡肇事端”被北洋政府下令通缉,他遂逃入东交民巷苏联兵营。1927年4月,奉系张作霖占领北京后,突袭搜查苏联大使馆,发现了大量军火及策划进行颠覆中华民国的活动证据,共七大卡车文件;此外亦在藏匿在兵营中的李大钊的驻地查获了苏联大使馆的关于发动武装起义的文件,毫无疑问,叛国罪乃是重罪。李大钊全家被捕。

李大钊被捕后,各方都有人试图营救,张作霖面临着很大的压力,于是发电向张学良、张宗昌、孙传芳等将领征询意见,除阎锡山没有回复外,其余人等皆主张立即正法。

1927年4月28日,李大钊等20名国民党和共产党人员被以“和苏俄里通外国”的罪名绞刑处决,时年38岁。为什么要采用绞刑呢?要知道当时中国杀人主要采取杀头或者枪决的方式。原来李大钊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因此提出采用比较体面的受刑方式——绞刑。对此,张作霖还专门从美国订购了一个绞刑架。

对于李大钊这样宁愿保卫一个红色侵略政权而不要自己祖国的人,有什么精神可赞的呢?其矗立在北大校园的半身像显然是对信奉自由理念精神的北大的侮辱。

方志敏被杀源于其绑架杀害美国传教士

以前大陆的中学课本中都要学习中共早期领导人方志敏在狱中写的《可爱的中国》一文。不过,中共从来不敢告诉中国人其被国民党抓捕的原因。

历史的真实是:1927年南昌暴动失败后,方志敏等逃到偏远山区继续从事颠覆活动。1933年,他任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闽浙赣军区司令员等。1934年12月,方志敏绑架了美国传教士师达能和史文明夫妇,要求他们付出钜额赎金2万元,被夫妇二人拒绝。随后,师达能夫妇先后被砍头。

杀死美国传教士夫妇的恶行引起了民国政府的高度关注。1935年1月,方志敏在与国民党交战中战败,方志敏被俘,被民国政府以谋杀师达能夫妇的罪名判处死刑,并在南昌沙窝执行。

另据2011年2月9日大陆《南方都市报》的《红色记忆》栏目中刊登的方志敏的孙子、彼时任南昌纪委副书记的方华清介绍方志敏的文章,称方志敏加入中共后,在老家江西弋阳建立农民协会,领导农民运动。他的五叔方雨田是地主,带头反抗农民运动,方志敏遂带领全村贫雇农,手拿铁叉、锄头,包围了他的大院,将其抓住。当时,方志敏的祖母和父亲都为其五叔求情,但他还是坚决下令处死了方雨生。其残忍、违背伦理纲常,由此可见。对方志敏的所为,中共却赞其为“大义灭亲”,无疑正是方志敏所信奉的马列主义让他不知人伦天理。

没有摆脱低级趣味的白求恩

被毛称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的白求恩1935年加入加拿大共产党,先是前往西班牙,1937年底他要求前往中国工作,受到毛的接见后,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卫生顾问。对于中共而言,有了白求恩这样技术好的医生,可以说是喜出望外。白求恩不仅做了大量手术,救治了大批伤员,而且还创办卫生学校,培养了大批医务人员,并编写了多种战地医疗教材。

1939年10月下旬,在一次抢救伤员时,白求恩的左手中指被手术刀割破感染,11月转为败血症,医治无效后离世,时年49岁。白求恩之死对中共自然是一个重要损失,这也是为何毛高度赞扬其的原因。

然而,据加拿大研究白求恩问题专家、历史学家罗德里克.斯图尔特及夫人莎朗合作编撰的《凤凰传奇:诺尔曼.白求恩的一生》(Phoenix: The Life of Norman Bethune)一书描述,真实的白求恩却沉溺女色、性情暴戾。不仅在加拿大时如此,在延安工作时也是如此,他经常到乡村娼寮喝酒、嫖妓。有一次,在等船渡黄河的时候,大家谁也找不到白求恩,后在一位正在农村行医的加拿大牧师罗明远的帮助下,将酩酊大醉的白求恩从娼寮中架了回来。

这样的白求恩无论如何都算不上“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同样他也算不上“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只能说是“一个有益于中共的人”。

杀死村长后 刘胡兰被乡亲铡死

在中共的灌输下,小小年纪就为中共“英勇就义”的刘胡兰的形象在不少人心目中是相当的“高大”。中共官方宣传是如此描述其最后一刻的:1947年1月12日,因叛徒告密,刘胡兰被国军阎锡山部队和当地地主武装抓捕。在国军的威胁面前,她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地说:“怕死不当共产党!”国军于是将同时被捕的6个革命群众当场铡死,但刘胡兰毫不畏惧,从容地躺在铡刀下,时年15岁。

在2007年刘胡兰死去60周年之际,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着,铡死了刘胡兰》。文章称,《翻阅日历》电视栏目组(中国教育电视台的一个栏目)派出由记者杨小光带队的摄制小分队,前往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采访刘胡兰家乡。这次采访最令人震惊的是,老人们说,刘胡兰并非被国民革命军铡死,而是他们用枪托击打几名老乡,强迫他们去铡刘胡兰。乡亲们出于恐惧,颤抖着,铡死了他们看着长大的小闺女。事后,有的老乡精神失常……在宣传刘胡兰时,完全剥除了这个事实。

随即上海《新民晚报》于1月15日发文转述了这位副教授披露的事实,并引用云周西村的张耀武书记证实:“刘胡兰为了保护更多的乡亲,她主动走到铡刀下,在敌人拿枪威胁和逼迫下,乡亲们才用铡刀铡死了刘胡兰。”其后,官媒辟谣,称张耀武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并引用了几个目击者“还原真相”。

但是不管是国军还是刘胡兰老乡们铡死了她,最为重要的是中共的宣传中忘记了提及一点:刘胡兰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小小年纪就加入中共的刘胡兰14岁时就当上了中共的干部,并领导云周西村的土改运动。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国民党军队进攻中共根据地,文水县委决定只留少数武工队坚持斗争,大批干部转移上山。当时,刘胡兰也接到了转移通知,但她主动要求留下来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国军。在此期间,刘胡兰将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杀死。起因是石佩怀曾接受国军阎锡山的命令,为国军准备粮草、钱款,递送情报。石佩怀被杀后,阎锡山部决定实施报复行动,于是出现了刘胡兰被捕被铡死的那一幕。

按照法律来讲,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既然刘胡兰杀人在先,而且杀的是支援抗日的村长,死就根本谈不上什么光荣了。

灵魂肉体都献给中共的江姐

因为小说《红岩》而广为人知的中共英雄江姐,也有着不为中国人所知的一面。网上有消息称,根据江平民教育基金会主席、四川大学苏州研究院执行院长聂圣哲教授的回忆,江姐在四川大学读书时就“思想活跃、不安分,很风流”,她每和一个男同学上床,就要求对方入党,闹得满城风雨。因此被学校训诫。

在中共共产共妻思想指引下,早已不知什么是礼仪廉耻的江姐,已然将自己从灵魂到肉体全部献给了中共。其后,江姐与中共重庆市委第一委员彭咏梧假扮夫妻,从事地下工作,但二人假戏真做,还生下了一个儿子。可事实上,彭咏梧早就在老家与谭正伦结了婚,并育有一个儿子。

当6年后一直没有丈夫音讯的谭正伦,得知丈夫再婚、且有了一个儿子的消息后,非常伤心夜里只能躲在被子中哭泣,怨恨丈夫的无情。最终,在众人的解劝下,她接受了丈夫的请求,前往重庆照看彭江二人的儿子彭云。

来到重庆后的谭正伦,并没有见到彭咏梧和江竹筠,因为他们已前往其它地方开展武装暴动。1948年,彭咏梧因暴动失败被国民党处决;之后,江竹筠被捕,并于1949年国民党撤离重庆前被杀。最终由谭正伦将第三者的儿子抚养长大。

除此而外,《红岩》中关于“渣滓洞里有‘中美合作所’48套刑罚,凡是关押在渣滓洞的中共“革命者”,全都要经受酷刑折磨……”,“江姐就受过钉竹签等酷刑”等都是杜撰。大陆《炎黄春秋》杂志2014年第2期曾刊登一篇题为《渣滓洞刑讯室考》的文章,内称根据对负责接管国民党在西南的特务机构保密局、中统局的中共军管会公安部侦察员孙曙的采访,确定渣滓洞“没有任何刑具”,他所说的“刑具”是指皮鞭、烙铁、电刑、老虎凳、竹签子之类逼供用的刑具。

既然没有刑具,自然也没有人目睹过“竹签子钉进江姐指尖”。《渣滓洞刑讯室考》文章称,1963年,重庆市博物馆陈列部一位姓张的职工参加复原陈列工作,具体任务是复制“刑具”,渣滓洞刑讯室第一批“夹手指的竹筷子”,就是他做的。据披露,现在渣滓洞、白公馆旧址展出的“刑具”,主要是自1960年以来,从各地征集来的,以及工作人员仿制的。而这都是为了配合中共的宣传。

除了刑具造假外,被中共猛批的中美合作所也被污名化,事实上,它乃是美国帮助国民党抗日的情报机构。

而塑造了江姐等“光辉形象”的《红岩》作者罗广斌则在文革期间,因不堪受辱,选择了自杀。

死于烧鸦片的张思德

上个世纪60年代被奉为“老三篇”之一,迫令全国人民背诵的《为人民服务》,是毛在延安时期的警卫战士张思德死后写的。文章中写道:“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张思德同志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

张思德究竟是怎么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根据大陆学者张耀杰的研究,张思德并非死于烧木炭,而是在制鸦片的过程中意外身亡的。依据不断披露的史料,中共一直宣传的在南泥湾地区开展的“大生产运动”,其实只有少部分地种了粮食,大部分地区都种植了鸦片,这些鸦片都卖给国统区和日占区。张耀杰披露,他几年前曾亲到延安的南泥湾实地考察过,“据当地政府官员讲,南泥湾本来是延安地区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极其野蛮落后的方式砍伐烧荒后,种植了大片的鸦片,张思德,就是在烧制烟土的过程中,因窑洞塌方被活埋在窑洞里面的。”

有人依据张思德背木炭的照片反驳这种说法,那是因为这些人不知道鸦片是可以熬制的。是以,张思德在窑洞中熬制鸦片,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大概中共也知道烧制鸦片的名声确实不太好,因此参与者必须是信得过之人,即既要能保密,又要保证参与这项工作的人不会中饱私囊。而“党性强”、“纪律性强”的中央警卫团战士是首选。据说,除了张思德,中央警卫团很多干部、士兵都轮流参加过加工烟土的工作。试问,张思德们是在为人民谋利益还是在为中共谋利益呢?

虚构的董存瑞炸碉堡

“手托炸药包炸碉堡,与国民党同归于尽”的董存瑞的故事,被先后写入了小学课本、军史、党史。然而,真实的董存瑞和电影中的董存瑞并不一样。

最先质疑董存瑞这个形象的是电影《董存瑞》的导演郭维。2006年7月,《大众电影》在出版的第8期发表了题为《〈董存瑞〉:“真实”创造的经典》的访问记,介绍了郭维创作的过程。

文章中写道:“在真实中,董存瑞死后并没有立即被评为烈士,仅仅是通知家人他牺牲了。更重要的是,没有谁亲眼看见他托起炸药包的情景,这完全是事后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推测出来的……当时董存瑞没有带架子,桥肚上也不能放炸药。战斗结束后,从地下挖出了董存瑞媳妇为他做的袜底来,于是军事专家就认为董存瑞极有可能是举着炸药包炸桥的。”

另外,在中共央视制作出版的《电影传奇——董存瑞》中,导演郭维讲道:“郅振标(顺义)是真正跟着董存瑞冲上去了。但董存瑞冲到碉堡前头后,他找不着他了。以后怎么知道、确定他是托着炸药包炸的呢?就来了一些军事专家,因为谁炸的不知道……”的确,没有目击证人,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故事真的只能是个传说。

郭维的言论被公开后,引起了人们广泛的议论和对董存瑞的质疑,而董的家人、生前部队、战友等则联手将《大众电影》杂志以及央视《电影传奇——董存瑞》节目组和电影导演郭维告上了法院。以沈阳军区政治部刘国彬大校、董存瑞的妹妹董存梅、郅顺义的儿子郅海川、董存瑞生前所在部队等为代表的,认为“董存瑞手托起炸药包炸碉堡是真有其事”,但他们的证词却多处自相矛盾,有明显的漏洞。

而最可疑的一点是,1949年以后,真正站出来解说董存瑞炸碉堡的只有郅顺义一个人,如果当时很多人都看到董存瑞炸碉堡,这么多年他们都会成为董存瑞事迹的宣讲者。但是这些人在哪里呢?

更为滑稽的是,扮演董存瑞的演员张良因为反右期间的“问题”于1967年文革时被揪斗、关牛棚、批判、下放。类似张良遭遇的人何止他一人呢?

抗日英雄座山雕上了杨子荣的当

曾经红透中国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和依次改编的“革命样板戏”《智取威虎山》中有两个人物:杨子荣和座山雕。无论是在小说还是样板戏中,杨子荣都是“一脸正气”,是抗日英雄,而座山雕是无恶不作的“土匪”。但历史的真相却令人大吃一惊。

中共政协主办的《纵横》杂志,曾在2006年第5期刊登《千秋功过谢文东》一文,文章称,座山雕本名谢文东,在日本占领东北期间,曾组织“自卫团”与日军多次作战,后被民众推荐为抗日民众救国军总司令,是东北抗日联军的重要力量。据传,当时日本人曾无奈的哀叹“小小的东三省,大大的谢文东”。

影评人马庆云也曾发文透露,在晚清、北洋、民国年间的东北“土匪”,实际上是一种官方之外的社会力量,他们负责制衡官方权力,好比是梁山泊的水浒好汉。像座山雕和张作霖是一样的人物。在张学良“九一八”丢失东北后,座山雕坚守东北,领导抗日,曾作战至只剩一兵一卒。日军试图以高官招降他,让他投靠溥仪政权,被他断然拒绝。

而家境贫寒的杨子荣一直为谋生而挣扎。按照中共的说法,杨子荣在山东秘密加入了民兵组织,“积极参与抗日斗争,打击日伪军”。此时已是抗战后期,基本没有大型的战役,由于中共语焉不详,不知道杨子荣到底是如何抗日的,根本与座山雕没有可比性。

1945年9月,杨子荣参加中共的八路军,后随部队进驻东北。此时抗日战争业已取得胜利,中共在苏联的帮助下,迅速占领中国东北,以此与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抗衡。由于已无日本人可打,杨子荣部负责当地的“剿匪”任务。其中因他在1947年2月活捉牡丹江一带的“匪首”座山雕而被中共嘉奖。《智取威虎山》讲的就是这段。

根据杨子荣所在部203分队的人回忆,所谓的“智取”是这样的:杨子荣等人通过土匪黑话与土匪联络人搭上了线,被引荐给了座山雕的副官和一名连长,二人答应带他们进山,但连长对杨子荣一行并不放心,曾想缴他们的枪却反被杨子荣制服。到了座山雕所在的棚子里,杨子荣举枪质问:为何让手下冒犯自己坏了江湖规矩,并要求座山雕去向自己的主子“九彪”道歉。

作为江湖中有威望的座山雕倒也讲理,为了表示诚意,他连枪也没有带。下山后座山雕却傻了眼,等着他的是中共的军队。这个曾令日本人都无可奈何的老江湖,只能哀叹自己“打了一辈子雁,让雁鹇了眼”。

而利用江湖义气将座山雕骗下山的杨子荣,很快扬名并被嘉奖,中共控制的《东北日报》以《战斗模范杨子荣等活捉匪首座山雕》为题,进行了报导。

座山雕在被俘后,因拒绝中共劝降,被中共以“土匪”的罪名枪毙,而杨子荣在“活捉”座山雕后不到一个月,在遭遇另一波“土匪”时,因天冷打不开枪栓,而被“土匪”打死。

雷锋的骗局

无疑,在中共树立的英雄模范人物中,雷锋的影响应该是最大的,迄今中共还在号召全民学雷锋。

然而,随着真相的披露,雷锋的骗局也浮出水面。那些感动了无数人的雷锋搀扶大娘、“精心”保养汽车、关心小学生、给公社积肥等光彩夺目的照片,都不是新闻照片,而是正正经经认认真真搞出来的“剧照”。不光是照片补拍的,红遍全国的《雷锋日记》也是补写的。而且,《雷锋日记》为写作班子作品已是公开的秘密。以雷锋的水平,是根本写不出这样的日记的。

而真实的雷锋并不艰苦朴素,在他的遗物中,人们发现了好些当时时髦的高级商品,其中有一块梅花牌手表。雷锋当时的工资是每月8元,而梅花表价为200元以上。换句话说,雷锋把两年多的工资全都积攒了下来买了这块梅花表,这样的雷锋追求的是什么呢?

作者:林辉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李娜

相关文章

德外長見黃之鋒促怒中共 要將德國打入「外交冷宮」...
views 20
【2019年12月15日】(歐洲希望之聲李清報導)中共“玻璃心”事件屢見不鮮,見怪不怪。這次的玻璃心事件更將香港抗爭運動與利比亞內戰拉上關係。據說德外長馬斯(Heiko Maas)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會面後,中共政府大為不滿,並趁機報復,要將德國打入「外交冷宮」。網民調侃:有種的就斷交啦!你這樣做...
中共成北约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
views 77
【2019年12月7日】(欧洲希望之声天羽编译)中共已成为北约有史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北约所依赖的北美和欧洲经济体也是如此,它们约占全球GDP的一半。 大多数媒体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本周北约29名成员的70周年首脑会议上。最大的新闻是,北约是历史上最持久,最成功的联盟,首次将中共定义为战略挑战。 ...
《花为媒》被中共禁播十五年只为淫乱华夏...
views 55
在我眼里,《花为媒》不过是一台美丽的民俗小喜剧,节日婚嫁等民俗活动时,敲打起来开心消遣的热闹剧,内容既不牵涉神佛,更不触及政治,这么一出表面看来深度有限的小剧,在1963年被拍成了电影,因为演员个个都是演技一流的艺术家,电影拍的非常好看好听,可根本没有公映就被枪毙了,一禁就是十五年,这是为什么呢? ...
曝光:中共酷刑折磨支持法轮功的律师...
views 354
“对法轮功酷刑折磨,不错,一点都不假,我们对付你的这十二套就从法轮功那儿练过来的。”高智晟律师回忆起2007年9月遭酷刑时(中共)打手的话。 中共把对待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手段:坐小板凳、吊铐、殴打、熬鹰、烟熏、电击、吃不明药物、“包夹”、单独囚禁、超越生理的迫害手段等,也都用到了替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律...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