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支纳维基负责人愿为习明泽个...

支纳维基负责人愿为习明泽个资外泄负责 发爆料警告

121
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队长杨观耀(红圈)为习近平和习明泽个人信息外泄后专案组负责人,曾下令严刑逼供被捕人士。(图片来源:网络 自由亚洲)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家属信息外泄,导致牛腾宇等24名“恶俗维基”网站营运人员和会员遭当局重判。海外“支纳维基”负责人周日(28日)宣布,愿对“习明泽信息外泄案”负责,并谴责中共广东省茂名公检法当局贪功,藉“移花接木”炮制冤案。网站负责人还宣布,“支纳维基”将明确指向习近平和中共,如果广东当局不立即纠正错误并释放相关人员,将公开更多中共当局的贪腐资讯。

综合海外中文媒体报导,2019年5月,境外网站“红岩基金会”和“支纳维基”先后公开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姐夫邓家贵的个人资料,包括习明泽的护照照片、化名为“楚晨”的“身份证件”等。同年6月,中国公安部成立专案组,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成为办案单位之一。

茂南网警大队在无法扣捕海外“爆料”者之下,抓捕在中国大陆境内的“恶俗维基”营运人员和会员,涉及数十名年轻人。2020年11月2日,“恶俗维基”专案开庭;12月底,24名年轻人遭重判。其中年仅20岁的“恶俗维基”营运人员牛腾宇,被指控为主犯,重判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人民币。目前案件仍在上诉。

大约4个月前,牛腾宇设法带出一张声明,表示自己遭到警方酷刑折磨,被迫写下数十万字的“自述材料”。该声明被多家媒体广泛报导。

身处日本的“恶俗维基”和“支纳维基”(zhinawiki)网站创办人肖彦锐早前批评,习明泽和邓家贵的个人资料是由境外的“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公开到网上,负责案件的广东省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为献媚邀功,动用酷刑逼供、“移花接木”等手段炮制了24人入狱的冤案。

肖彦锐2月18日披露,牛腾宇被关押在佛山看守所期间,警察曾拿出电脑让他确认案情。期间,牛腾宇恢复了里面的几个文件,其中一份是茂名当局上报广东省公安厅的情况,显示“恶俗维基”站长是顾某,而被指控为“主犯”的牛腾宇,只是网站维护员;另一份是上报给公安部的文件,“主犯”变成了牛腾宇,顾某的姓名无影无踪。

肖彦锐认为,仅凭茂名警方,必定不敢搞这种阴阳报告来欺骗中央,他质疑广东省公安厅在此案中扮演的角色。

另外,“新恶俗维基”网站的主要管理人员陈明等人,此前也发声要求广东当局在二审阶段公开审判,并做出公正判决,否则“新恶俗维基”网站,将揭露他们目前获取、广东各级公安档案的材料,包括公开广东司法系统涉及贪腐官员的资讯。

据自由亚洲电台2月28日报导,为保障国内家人安全,“支纳维基”海外负责人化名L先生受访表示,宣布习明泽和邓家贵在英属处女群岛(又称英属维京群岛)拥有两间离岸公司的消息,是由他本人发布到“恶俗维基”和“红岸基金会”网站上,他表示发布资料与遭判重刑的牛腾宇,以及其他涉案人员无关,他愿为此负责。

L先生透露,习明泽信息外泄事件,最早可以追溯至2018年7、8月,在社交媒体Twitter一个音译名为“身份证”(shenfenzheng)的帐号,公开了习近平的个人身份资料,但因为有关习近平的资讯,经常出现在媒体,当时并未引起轰动;另一个Twitter帐号“蜘蛛演艺公司”,则公开习明泽化名“楚晨”的个人身份证,以及以前的护照照片等。这些资料因为管理公安系统的人员对外贩卖流出。

L先生说:2019年5、6月份,我们是把习明泽的户籍、联系方式、身份证号码,然后连同习近平的身份证号码、户籍一起挂到“支纳维基”上去,而且添加多个模板,在多个词条开头显示;邓家贵我们只放了“巴拿马文件”。这个都是以我为首,我是真正的“主犯”;我就公开宣布“有种来抓我”,我愿意承担全部的责任。茂名警方简直处处都是漏洞,它们把人屈打成招。它们这样做就是违背天理我看不下去,我就是要揭穿它们的谎言。“恶俗维基”跟“支纳维基”、“红岸基金会”没有关系,那些人都是被冤枉的,我听说牛腾宇被判14年,我感到非常震惊,他这属于被栽赃陷害,实在是令人义愤填膺。

L先生也表示,肖彦锐在当年为了将政治内容分布到不同地方,创办“支纳维基”,其后交由在海外的Y先生主理。但广东茂名茂南网警大队无法逮捕海外涉案人士,所以才使用“移花接木”手段,将“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混为一谈,内容与早前肖彦锐公开的内幕一致。

L先生说:“恶俗维基”创始人已经给出非常明确的解释,“恶俗维基”就是一群有正义感的青少年,针对中国当代一些网络现象不满,它们建立了网站,他们是不涉及政治的,“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根本不是一个网站;中间他们一度有互联,后来他们就把这个互联取消了,但这不能说明这两个网站是一家的,但是给了茂名警方一个移花接木的借口。

他说,中共官方把这两个网站混为一谈是可笑至极。

L先生强调,“支纳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明确针对中共当局,并已经公开很多中共贪腐官员、打压香港人和新疆维吾尔人的中共官员信息。

L先生说:“支纳维基”全都是有理有据出道,从官方的五毛、各种高级官员狗腿子(即走狗)、黑警,国家领导人到习近平,就是说只要我们能力范围内要把它们全部“出道”(揭露)。“支纳维基”针对的是共产党,直接把矛盾头针对“赵家”(即中共权贵),想要实际行动震慑“赵家”,我所关注就是中国共产党作恶多端,我必须采取实际行动向它亮剑,发出呐喊。

L先生还透露出“恶俗维基”的数个“案中案”,包括广东茂名公安、检察院等收受“恶俗维基”站长顾杨阳家人贿赂,把原定为“主犯”的顾杨阳从名单上删走,并换成牛腾宇。

另外L先生也指出邓家贵的身份资料,最早是有人在Twitter公布,但此次在案件一审判决书中,邓家贵怀疑出现在“证人名单”上,他自己个人信息遭“支纳维基”和“恶俗维基”泄露,但涉嫌为自己作证。L先生直斥邓家贵撒谎。

L先生也驳斥茂名警方的说法,指公安在无法拘捕到身在海外、真正能公开信息人士的情况下,草率认定在日本的丁柏辰为“红岸基金会”站长,批评公安为自己办案无能找借口。

L先生强调,丁柏辰与“红岸基金会”、“支纳基金会”和“恶俗维基”基本上没有关系。

L先生也如“新恶俗维基”网站负责人陈明一样,要求当局立即纠正错误和释放相关人员,否则将继续公开中共贪腐官员,以及广东“公检法”系统人员的资料。

据多位上诉人士家人提供的最新消息,办案单位广东省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当地政法委、法院、检察院及广东省公安厅,试图阻挠事件继续曝光,分别向上诉人士的家长、代理律师施压。广东省公安厅多次到羁押牛腾宇的茂名第一看守所,收走牛腾宇的学习资料和手写资料等,并强行阻止牛腾宇与其母亲的通信权利。

牛腾宇的母亲2月16日告诉《希望之声》记者,警察怕酷刑折磨牛腾宇的罪行曝光,声言要将牛腾宇“关到死”。她本人因为为儿鸣冤遭到死亡威胁,呼吁媒体替她发声,“一定要帮帮我!”

2月20日,牛腾宇母亲又向《希望之声》记者透露,有知情人提醒她,不要独自在家,警方拟定了计划欲加害于她。

牛腾宇的代理律师之一、北京维权律师包龙军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境外相关人士站出来发声,并宣布自己公布了习明泽等人的信息,是一个事实佐证,但从法律上来说,证据的认定很苛刻,包括需要声明人所在国家的中国使领馆证明等,声明要成为证据便有了难度,但法院应该调查这些声明是否真实,以对早前的判案和认定重新考量。

包龙军透露,几位律师将在两天内,再赴广东茂名并申请会见牛腾宇,希望了解广东省公安厅是否做出施压举动等。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