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郑中原:我为何建议将中共战...

郑中原:我为何建议将中共战狼外交改称流氓外交

18
部分此前被称为“战狼”的中共外交官。上左起:华春莹、耿爽、桂从友、乐玉成;下左起:刘晓明、崔天凯、王毅(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3月25日】近日,中共驻法大使馆指责一名法国学者是“小流氓”和“喷子”,只因他批评中共对台湾的政策。北京的作法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批评,中共驻法大使卢沙野被召见。但一直到今天,众多国际媒体在报导批评中共外交蛮横时,基本沿用了中共“战狼”的称号。但是,这个来自中共党文化,被中共加注了虚假的“民族正义”内涵的叫法,应该改改了。

所谓“战狼外交”达至极致

中共外交官的“战狼化”言行,在中共现任党魁习近平掌权的8年多期间、特别是进入他第2个任期的3年多来,快速增加,且阶级由低而高,下自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赵立坚等人,上至部长王毅,都曾有过令外界瞠目结舌的“战狼”言行。

日前在美国阿拉斯加州安克拉治举行的美中高层会晤上,主谈的更高级别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他说出“中国人不吃这一套”等狠话后,在官媒助推下,瞬即点燃中国民间的民族主义高潮。

其后,中共驻法大使馆在卢沙野主导下,与法国学者波恩达兹(Antoine Bondaz)展开激烈笔战,大使馆更接连辱骂波恩达兹“无耻”、“流氓”等语。在法国舆论强烈质疑下,中共大使馆却反称“如果真有战狼的话,那是因为疯狗太多太凶”,引起法国外交部强烈不满。

另外,欧盟就新疆人权问题制裁中共官员后,中共随即宣布对欧洲10名人员和4家实体进行报复性制裁,引发欧盟成员国强烈不满。德国,比利时、法国、丹麦、荷兰、立陶宛和意大利分别于22、23日召见中共驻本国大使,就北京实施的制裁表示抗议。中共外交官又一轮对外强硬表演又再登场。

“战狼”何来?

中国演员吴京曾因在自编自导两部炒作“爱国情怀”的电影《战狼》系列,及参演被网民称为“太空版战狼”的科幻电影《流浪地球》,被认为是中共“战狼”式洗脑宣传的代言人。

其中,充斥盛气凌人的爱国主义的民族主义动作片《战狼2》2017年上映,更使“战狼”在中国大陆流传甚广,成为片中编造的“英雄”和“正义”化身。

可以说,“战狼”是在习近平上台后,当局极力鼓吹民族主义的产物。有人说,“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战狼”恰好应劫而来。

血腥“狼文化”被中共治下社会推祟

“战狼”在中国被热捧,与“狼文化”长期被推崇的氛围有关。

在中国大陆,所谓的“狼文化”或称“狼性文化”被作为企业文化的一支代表,百度百科中称它为“一种先进的企业文化”,强调“它是一种带有野性的拼搏精神”,且并不否认狼性:“野、残、贪、暴”。

被西方国家视为安全威胁的华为公司,就以搞“狼性文化”知名。

“战狼”、“狼文化”是党文化

中国曾经是礼仪之邦。但是在以马列为宗的中共统治后,强行建构出一种党文化,其中之一是斗争学说。斗争就必然是暴烈、残酷、血腥,没有人性。

在狼文化中,其实就是以凶残的狼性,取代了人性。一旦有个人或团体被中共政权定为敌人,就可群起扯咬之。

由于中国世风日下,在道德标准变低的社会,身在其中,人们慢慢会将这种有毒的狼性视为正常,并作为生存的本领视之。

中共外交“战狼”受高层鼓励

中共向来奉行斗争哲学,历史上运动不断,都是在训练人的狼性。中共外交官现在逞凶斗狠的架式,在文革时就养成习惯。但在文革之后,为了政权生存下去,在邓小平时代暂时改用“韬光养晦”。到了习近平上台,开始在内政外交上改变策略,近年以来不断强调“斗争”。

比如去年9月初,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干训班上的讲话竟大谈斗争58次,今年同类会议上则连讲14次斗争。也正是因为他在年轻时受过中共好勇斗狠的党文化的荼毒,其斗争言论对于当今中国向坏的方向发展有推波助澜的作用,特别在涉外事务上,中共的所为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巨大争议。

外媒曾报导,有知情人士表示,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在一次会议上,敦促外交官员们在面对国际挑战时要表现出更强的“战斗精神”。王毅的说法也反映了习近平的所要。

在此基础上,为了向中共高层表忠,官员不顾国际形象,将在国内训练成好的野蛮粗暴放肆的在国际舞台上表演,并且事后获得犒赏。如今最出名的所谓中共外交“战狼”代言人华春莹、赵立坚,还有目前驻法大使卢沙野等,都是在近年争议不断中升官或调要职。

中共外交系统实际上以“战狼”称号为荣

在“战狼外交”让全球侧目期间,虽然中共副外长乐玉成曾经反驳说,“战狼外交”是被贴标签,称是误解。但所谓“战狼式”外交代表人物、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随后在回应外界批评时宣称:“就做战狼又何妨”!彻底撕下画皮。

不管华春莹后来又作何表态,其作风依然如故,这说明中共的官员们,根本不在乎被称“战狼”。

由此也呼应了前边的解读,也就是“战狼”在中共一方是正面词,人们广为使用,尤如给它打气。

在中共“战狼”作派中无辜受害的是中国和中国人民

中国儒、释、道合一的传统文化,从佛家的因果,道家的清静无为,儒家的“仁、义、礼、智、信”,都是中华文化的精华,体现在真正的中国人身上,就是有礼有节,以和为贵,谦和大度。中共官方有时也刻意用这些做为中共的所谓“文化自信”做装饰,但实际上其行动在背道而驰,只是将之当挡箭牌和忽悠术使用。

中共的外交官们,近年听命于主子对外大肆攻击他国,言行粗野,口不择言,甚至出手打人,致人受伤的事,频频在国际社会曝光,结果不止是中共政权成为过街老鼠,中国人在海外的形象也受到损害。

另一方面,中共政权只是过客,中国仍将留存,但中共对内以建政以来种种运动打掉了人的传统思想、文化,人们对良知等普世价值的传承,包括由来以久的传统文明礼仪;对外又极力毁损中国形象,在中共短暂的统治之后,中国人未来在文化断层的中原大地,要重建真正的传统文化,会变得何其艰难。

不应再称“战狼”为其变相加持

较长时间留意到,国际媒体一直在使用“战狼”来报导中共的种种不堪的外交手段,尽管是出于批评。但笔者认为,由于这个称号在中共眼里,在被洗脑的部分小粉红心目中,完全是正面的,特别是在不明真相之下,他们把正的视为邪的,邪的视为正的,一旦中共政权按需挑动要打击某人,他们就会自命“战狼”群起攻之。

美国之音3月23日有一篇报导《中国使馆骂法国研究人员为“小流氓”,“战狼外交”蜕化为“流氓外交”》。文章标题引起我的共鸣。另一篇更早的是希望之声电台发于21日的报导,标题是:“中共使馆辱骂法国学者引舆论震惊,分析:战狼升级为疯狼”。这篇报导引用署名司徒剑的评论表示,中共外交部高官和驻外使节的表现近年极富挑衅性,外界称之为“战狼”,将其外交形容为“战狼外交”,但我更愿意称之为“流氓外交”。

早有朋友和我交流过媒体称中共“战狼外交”这一修辞的看法,主要是说在国际社会这用语带有一些贬义,至少是认为它不符合普世价值,不能被观念传统的人士接受认同,但是对国内长久被中共洗脑的人来说,这个词却未必是完全贬义的,正义媒体使用就中计了。朋友认为应该叫“疯狗外交”才贴切。

但从行文看,笔者认为“流氓外交”在媒体使用更合适,且更直接点出中共的根本特性之一:流氓性。

在此建议:国际媒体如能认同以上分析,至少应当在相关表述上做出调整,勿让“战狼”泛滥成灾,反而成为真正流氓的“掩体”。

 

(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首发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