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章天亮、蓝述: 美国第二次...

章天亮、蓝述: 美国第二次革命 人民护宪与守护天赋人权

44
章天亮:这次选举已经不是两个政党政策之间的选举,这次选举意味着全球未来的走向。(SOH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6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希望之声TV》周六(11月14日)直播首都华盛顿DC挺川普、反左派大选欺诈、全美50 州民众大规模游行集会活动(Million MAGA March),直播冠以“全美50州齐发声:不许窃国”,直击这次大选舞弊实质。有人指出,这场美国人民反窃选、反窃国的运动就是美国的第二次革命。为什么说它是一场第二次革命?这场革命的实质是什么?直播嘉宾章天亮、蓝述做出了解读。

百万民众反窃选大游行是神圣的“护宪运动”

章天亮:看到消息说华盛顿DC是百万人大游行(Million MAGA March)。我大概在大选过后两三天内说过,我们应该有一个像当年马丁路德金的那个“向DC进军”(March to Washington DC)那样一个活动,因为我们作为人民We the People,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对今天的活动,我觉得可以把它称为一个“护法运动”,也可以称作是一个“护宪运动”,就是维护宪法所赋予美国人民的这种选举权,所以这个意义是非常神圣的。

如果有人说这是一场革命的话,那么可能可以比作乌克兰或是一些国家曾经发生过的颜色革命。颜色革命就是说国家发生了选举腐败的现象,老百姓明明知道,他们想把那个暴君赶下台,但是他们没有办法通过选票把他赶下台,于是大家就走上了街头。那么我想现在川普的支持者们是非常非常地克制,他们在等待着美国的司法机构能够给他们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如果司法机构不能做出公正判决,这个事情的发展就会变得非常地不可琢磨。

我们现在已经看到在宾州也好,在密歇根也好,法院也变成了一个党派斗争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宾州和密歇根就只能去诉诸于最高法院。最高法院按照宪法通常来说不会去干涉一个州的选举,因为按照宪法规定,选举是州权。但是当一个州的选举已经不再是一个公正的选举的时候,等于威胁到宪法所赋予人民的投票权、选择权,这个时候最高法院是必须介入的,以保证选举的公平。

大法官批极左派把大选变成了一场游戏

蓝述:周五(11月13日)大法官阿里托(Samuel A. Alito)在一个联邦社交活动上做了一个演讲,他的演讲里好像什么都没讲,但又好像什么都讲了。比如说他讲,川普今年的选举就是一个对所有的民选官员不作为、拿纳税人的钱不作为的一帮人的最明显的对比;为什么今年还有那么多人不去投他的票、不支持他?他做了他承诺的事情,他在过去四年做的事情比以前随便在历史上抓一大把的总统做的事情都多,他们加起来做的事情都不如川普,为什么很多人不投他的票?最主要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因为媒体今年一直在吵啊吵,吵怎么样对待疫情这个事情。美国总统是全世界最有权力、最有权威的一个人,结果最后这个选举变成了一个儿戏,变成了一个是不是戴口罩的选举,这不是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嘛。所以阿里托大法官他就讲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说:自由活在每一个男人和女人的心中(Liberty living in the heart of every man and woman),首先必须在每一个人的心中这个自由活着;然后他就讲今年自由遇到了一个最大的挑战就是疫情,他们以疫情为借口可以封城、封州、封国,可以强迫人家做不想做的事情。能这样做吗?你今天能够用疫情做借口,那么你以后就可以用其他的事情做借口去剥夺人家的自由。这就是他讲的一个最根本的东西。所以说他实际上就讲到了今年这场奇奇怪怪的选举,一个最最奇怪、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这么一场游戏,什么游戏?就是左派媒体把一个全世界最有权力、最有力量的这么一个职位的选举变成了一个是否戴口罩的选举。这是阿里托大法官他讲话的一个核心的部分。

美国在经历第二次革命——「守护」宪法与天赋人权

蓝述:阿里托大法官此时的讲话其实具有非常不同的意义,被外界解读。在此时此刻,一般高等法院的大法官不会在非常敏感的时刻表明一些态度,那么阿里托的讲话虽说是中规中矩,但句句针砭时弊,说到的问题都非常尖锐。他说的问题直接就牵扯到美国立国之本,人们到美国来是为什么?为自由。在美国历史上,如果说我们今天看到了第二次美国革命的话,那么不论是第一次革命还是第二次革命,都不是一种暴力的革命,革命的目的都是「守护」,这是最根本的东西。它不是像共产主义搞的那种革命,是要推翻一个什么现行的体制。美国的两次大革命都是「守护」,守护上天给予人民的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这是我们讲的美国的革命,这个革命和共产主义讲的革命在本质上是完完全全不一样的。

《独立宣言》:美国政府的第一要务是保护人民的自由

章天亮:阿里托大法官的演讲有一句话大家可能忽略了,他讲,美国现在的宗教信仰自由其实受到了严重的歧视。他提到比如说在内华达州,在疫情封闭社区的情况下,赌场可以开,人们可以去赌场赌博,但是却不能够去教堂。就是说在州长的眼中,在他下那个命令的时候,他等于是已经在攻击美国宪法赋予人们的基本的信仰自由了。

我觉得美国在最初开国的时候,美国国父们在发表《独立宣言》的时候,他们给美国的宪法、美国的政府赋予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这个任务跟一般的政府建立都不太一样,一般政府建立就是为了对这个国家进行管理,公共事务的管理,比如国防和外交之类的,但是在《独立宣言》中讲的是,美国政府建立的目的是为了保护人民的自由,这是政府的第一要务。如果一个政府不能够保护人民的这种自由,那么人民就有权起来去推翻这个政府。这就是《独立宣言》一开始第一段讲的话。所以我们要知道,美国政府并不是说简简单单地只是为了国家的管理或国际秩序的维护,而是为了要保障人,不光是美国人,甚至是一些其他国家的人的这种基本的人权和自由。因此,现在我们在选举美国政府的总统的时候,就必须要看一看,这个人到底能不能够保障这样的自由。

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宪法赋予人民的五大自由

蓝述: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里面讲了保护宪法赋予人民的五大自由:宗教自由、言论自由、媒体自由、集会自由,和很多人不记得的第五大自由,就是向政府去表达人民不满的自由。这所有五大自由的核心其实是宗教自由,是思想自由。没有思想自由,其他的自由都根本就谈不上,现在人们的思想被谁把持了?不就是被媒体把持了吗?想一想,媒体能够滑天下之大稽做到什么程度,能够把一个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个选举改变了性质。华盛顿是世界政治的中心,白宫是世界政治的中心,媒体居然能够把世界政治中心最为举足轻重的这么一个选举变成了一个是否戴口罩的那么一个选举,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可以想象今天的美国媒体界已经成了一个什么东西。

“护宪”司法运动进入最高法院后会怎样?

章天亮:阿里托大法官除了周五的讲话之外,他曾经做过一个对川普有利的判决,就是在宾州下令必须区分开11月3号选举日晚8点之后到达的选票和其他符合程序的选票。到底选票有多少现在并不清楚,但是在这个方面我们看到了大法官对于美国选举的程序和公正是非常重视的。一般来说一个官司打到最高法院之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高法院大法官们要先投票表决是否接这个案子,如果有四人以上认为接案子,最高法院就可以进行审理了。最高法院现在像阿里托(Samuel A. Alito)、包括托马斯(Clarence Thomas),还有川普任命的三个法官,高萨奇(Neil M. Gorsuch)、卡瓦诺(Brett M. Kavanaugh)、还有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这五个人我相信他们会有维护美国宪法的愿望,那么维护美国宪法也就必须要维护美国人宪法赋予的投票权利。所以我现在非常期待这个官司能够很快打到最高法院,然后能够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

长期把持美国命脉的资本大鳄出卖美国意在控制世界

章天亮:2017年1月20日,川普在他的就职演讲时就说:我们要把美国的权力、国家的权力交给人民。当时我觉得可能很多人还不理解川普为什么这样讲。其实,长期以来真正把持美国命脉的是跨国资本,还有在他们控制下的媒体,包括华盛顿的一些官僚,他们把美国的利益出卖了之后换取财富,让他们自己的腰包鼓起来。这里边会牵涉到很多很多非常可怕的卖国行为。所以我觉得这次大选凡是作弊的人,他们其实都是一些卖国者,包括乔·拜登本人。

我们看到长期以来拜登家族,包括前段时间曝光出来的“硬盘门”,看到他们跟中共之间的勾结,包括一年给亨特·拜登一千万美元的介绍费,让他把美国一些政府高层人士介绍给中共的情报人员,中间出卖的美国国家利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我记得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曾经讲过一句话:国家不能交给仇恨这个国家的人来管理。其实很多资本大鳄,他们可能生活在美国,但是他们已经跟美国的利益完全脱钩了,美国好不好跟他没有关系,他们在美国赚不到钱,他可以通过资本的全球布局在全球赚到钱,当他的资本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希望能够控制全世界。所以他们为了能够达到这一点,在全世界建立极权政府。

不同以往任何战争,美国当下面临严峻的意识形态之争

章天亮:我们知道美国的立国精神强调自由,强调对神的信仰,强调天赋人权。对秉持信仰的人,你是没有办法控制他的,因为他不会听你的,他会听神的,他会听从内心的声音,他向往自由的经济,自由的竞争。而那些大鳄想控制全球就要控制全球的每一个人。

所以实际上今天美国面临的这种战争,跟1776年的战争不一样,1776年是殖民地人民追求自由的战争;跟美国1861年到1864年的内战也不一样,因为那时南北之间有明确的界限,比如以弗吉尼亚作为分界线,南方州和北方州之间的战争;在冷战的时候,也有明确的地理界限,比如柏林墙的东面和西面的概念,东西方铁幕的概念,西方是自由社会,东方是专制社会。但是现在,共产主义思潮已经就在我们身边了,根本就没有地理上的墙或是间隔能够把它们隔开,所以现在我们遇到的争斗,其实是一个意识形态之争。

「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正邪较量

章天亮:前段时间,天主教的维格诺红衣大主教给川普写了一封信,他说现在是「光明之子」与「黑暗之子」的斗争,这是《圣经》里面讲的,是神与撒旦之间的较量。在我看来,因为我是一个信神的人,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说你是在维护美国宪法还是破坏美国宪法之间做选择,但更多的是正、邪之间的选择——邪恶它代表的其实是共产主义:在美国现在我们看到这些所谓的社会主义分子,在国际上美国的最大威胁也来自中共这样一个邪教政权。所以如果我们要打赢这场战争,我们自己在意识形态上要坚定对神的信仰,因为共产邪教的背后,它也是有一个东西在控制着不同的人间恶势力。所以每一个人在选择正义这一方的时候,其实你已经站在川普这一边了。

共产主义作为一个邪教,并不是我讲它背后,马克思自己也说他背后是一个邪灵;《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就是: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这个邪灵在控制人的时候,有不同的表现形式:一种表现形式是像前苏联、中共或者北韩等等,建立共产党国家,通过国家暴力,通过教育洗脑达到控制国家和人民的目的,把国民变成即使不是共产主义信徒,也是完全被它操纵和控制的这样一批人。在自由社会通过暴力方式就比较难做,所以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它通过教育、媒体、艺术,通过破坏美国的司法等等,通过这些方面来控制人。

2008年奥巴马上台后把美国全面拉向社会主义

章天亮:2008年奥巴马上台是美国政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在2008年之前,民主党也好共和党也好,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都是为了把美国搞好。但是从奥巴马上台之后,就把美国全面拉向社会主义,同时全球化也开始显现出它的威力,大批热钱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从美国涌入新兴市场,包括中国、俄罗斯等等,这些跨国资本拥有者们的利益和美国国家利益就已经分开了。奥巴马经过8年的时间,不断地把美国的意识形态拉向社会主义。到2016年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参加竞选的时候,他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的去污名化。

过去说到社会主义,在美国很多人心目中它是邪恶的代名词,但是现在,已经公开讲社会主义怎样怎样。这里边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的教育长期以来经过一批批从小学开始就给你洗脑,最后使美国人在学校里被灌输的东西,让他们认同社会主义。千禧一代40%的人认可社会主义,此时那些邪恶的人就不用伪装了,他不用再说自己是什么自由派(liberal)了,他们就直接称自己为社会主义者;他们也不用说自己是演进派(progressive)了,现在他们已经公开声称自己是一个社会主义者。他们想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

2020美国大选意味着全球未来的走向

章天亮:美国是全球稳定的基石,如果美国要是衰落,全球的秩序就没有人维系,那么像中共这样的一个被美国资本大鳄喂肥了的庞然大物,这样一个怪物就会扩张它在全球的影响,最后就会把全球都拉向社会主义。所以这次选举已经不是两个政党、政策之间的选举,这次选举意味着全球未来的走向。

在很多人看来认为没关系,参议院共和党还是能占多数,能够起到三权分立、对白宫的制约作用。但在我看来,如果拜登上台,意味着社会主义或者是共产主义邪教思想在全球的铺开,到那时我觉得再把他拉回来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地难了。

責任編輯:翛然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