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平等法案”不平...

章天亮: “平等法案”不平等 对神宣战 颠覆常识

16
章天亮:“平等法案”是非人道法案,与平等毫无关系;左派对于性决定权的变异主张,是极端分子对神的宣战。(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3月3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2月25日,美国众议院民主党人通过了《2021年平等法案》(Equality Act of 2021)。但该法案遭到共和党人的反对,认为这个法案是对妇女权益的伤害。长达500多页的“平等法案”的主要内容,是禁止基于性别认同或性取向的歧视,修订1964年通过的《民权法案》,确保在公共场所,以及就业、教育、住房、信贷等领域对性少数群体予以保护。

该法案当天在众议院以224票赞成、206票反对的投票结果通过。两党对此法案意见分歧巨大。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章天亮博士,专就民主党人的所谓《平等法案》的实质危害、体现的意识形态变异以及对人类基本常识的颠覆,给予了独到的分析评论。

“平等法案”是非人道法案,与平等毫无关系

所谓“平等法案”(Equality Act)让我说真的是极度糟糕,它虽然在众议院通过,还没有送到参议院表决。它在参议院能不能通过?我觉得通过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因为基本都是民主党在支持,共和党只有三个叛徒,这三个叛徒应该被大家记住。

这个所谓“平等法案”实在是太不人道了,简直就不是一个正常的人可以接受的。这里面的问题非常多,“平等法案”跟平等毫无关系!它简单地讲就是除了男女同厕外,一个生理上的男性,只要他自认为是女性,他就可以使用女性的更衣室,可以跟女性共用淋浴,可以暴露他们的身体。这简直是非常混帐的逻辑、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

“平等法案”还将迫使医院和保险公司,不顾任何道德、医学上的反对,为一些想要变性的人提供治疗和支付费用。这个是要强迫的,比如我们在美国买健康保险的时候,你不知道你有很大一部分的钱,被保险公司拿去支付那些人的变性手术去了。

左派对于性决定权的变异主张,是极端分子对神的宣战

现在极左派还在宣传,4岁的时候就可以去决定自己的性别,即4岁的时候你觉得是男就是男的,你觉得是女的就女的,四岁就让一个小孩去决定自己的性别;9岁的时候就开始给小孩使用阻断青春期荷尔蒙分泌的药物,这简直就是拿人当猪狗一样,一个9岁的小孩,你说他对性别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他能做出负责任的决定吗?他知道他使用了这个青春期阻断剂之后,对他的身体是什么影响吗?短期有什么影响?长期是什么影响?他根本就不知道;到14岁的时候就可以给小孩注射跨性别的激素,你是一个男人,但你认为自己是女孩,就给你注射女人的激素,你是女人,但你认为自己是男孩,就给你注射男人的激素;等到18岁的时候,甚至更小年龄,就可以做生理上的切除,即性器官的切除。

我不知道大家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我是一个有神论者,我觉得一个人生而为男性或者是生而为女性,是造物主的选择、创世主的选择,不是你的选择。现在人要自己做选择,是不是被诱导,被这些所谓的“进步主义”教育工作者诱导去选择,甚至被强迫去选择?我觉得这是抵触所有正教信仰的,简直就是一群极端分子对神的宣战!

据说在美国纽约有30种性别,我都不知道他会有30种!有的人是生理男性、生理女性、无性别者;甚至人认为自己生理上是女性可是心里上是男性,同时又是一个同性恋,就是说她希望自己是生理上的男性,同时喜欢男人,就类似于这种;还有的要做性别手术变成一个男人,也还喜欢男人……世界变成这样,变得非常地疯狂、非常地堕落、非常地自毁。

“平等法案”严重伤害妇女,把人世带入完全的混乱

我们看细胞里面的第23对染色体,如果是xy,那就是男性;如果第23对染色体是xx,那就是女性。人把自己做了胸部切除手术、做了阉割手术,就觉得性别就改变了,但是染色体改变不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会有很多的人他做了变性手术之后,特别是一些男人做了变性手术之后,他去参加女子的体育比赛。你一个男人身强力壮,去跟女子参加比赛。我看到一些图片,觉得真是特别地可怕:一个自称是心理女性的摔跤手,明明就是一个男的,留着大胡子,和一个女运动员摔跤!你敢去和这样的人比赛摔跤吗?这都是属于所谓力量型选手,举重、田径、踢足球的时候你敢跟这样的人比、敢和这样的人冲撞吗?打篮球的,明明是一个是男的,他自己认为自己是个女的,他就可以去参加女队跟女人进行比赛……我觉得这个人世间就变得完全混乱了!

现在有一些真正的民权维护者,他们起诉类似于这样的真正的性别歧视,就是允许一个生理上第23对染色体是xy的男性,去和女性进行竞争,那实际上在体育场上就是对女性的真正歧视,对她们是真正的压迫,对她们真正造成危险和伤害。

咱就说举重,同样都是男子举重,还得根据不同体重,把运动员分成不同的级别,多少公斤级的选手,分成轻量级和重量级来进行比赛。因为人天生不是平等的,有的人个子高,有的人个子矮,有的人瘦,有的人胖……同样都是男子举重,还要划分成等级呢,怎么能现在一个男人说自己是女人,就可以跟女人一块去比赛呢?这不是太不合理了吗?

川普政府支持女运动员们的维权,拜登政府则不再支持

康州的校际体育运动会就规定,从2017年的田径赛季开始,允许两名生理男性去参加女子田径赛,当然生理男性跑得比女的快,所以这两个人已经拿下了15个州级女子冠军的头衔。明明他是生理上的男性,那个染色体是xy,对那些女性运动员造成了极度的困扰。她们说,我们本来就训练得非常苦,我得和我们同样属于女性的运动员竞争,我们才可以拿冠军或者亚军,甚至我可能作为体育特优生被一些名校录取。结果现在突然来了一群男的,我们这些女人全给刷下去,全给挤到一边去了。这是非常不公平的!所以她们就起诉这个规定。当时是川普做总统的时候,司法部长巴尔就支持这些女运动员的起诉。她们相当于是在维权。

但是到了拜登当总统的时候就给取消了,司法部不再支持这些女选手起诉那些生理上是男性的运动员。大家知道拜登他现在要任命的卫生部的副部长叫理查德·莱文(Richard Levine),他就是个变性人,他把自己的名字由理查德改成了瑞切尔(Rachel)。

全美约有1000家变性诊所在摧残孩子

假如说一个小孩,9岁、14岁的时候,他突然说我想变性,现在我要使用青春期阻断剂,我想要注射这个激素,把性别改过来。因为他还是个未成年人,这时候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应该替他做决定,你不能这样做。但是现在按法律规定,家长是不能阻止这个小孩的。小孩9岁的时候他突然间觉得变形很酷,他就可以去做,钱由谁来出?政府来出。现在全美国大概有1000家给小孩做变性的诊所,一年看好几百个这样的小孩。我觉得他们简直就是在摧残孩子。

参议员保尔(Rand Paul)讲了一个真事:有一个叫Cara的人,今年23岁,她小的时候被人宣传,觉得变性是个很酷的事情,14岁的时候,在互联网上读了一些关于变性的东西,她就觉得她应该变性,觉得自己的性别认同有问题,就开始使用青春期阻断剂,注射另一性别的激素,最后她把她的乳房切除了。她现在后悔得不得了。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表面上好像是一时痛快,变成男的,不再是女人了。但等她慢慢长大以后,发现她还是女人。因为染色体是xx没法变的。她觉得非常难过,但是想回去是不可能了。她在少不经事的时候做的这个决定,现在非常后悔。

拜登提名变性人做卫生部副部长

在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参议员保尔(Rand Paul)问莱文一个问题:“你觉得一个小孩子,几岁、十几岁的小孩子,他能决定自己变性吗?他知道变性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到底是支不支持让小孩变性?”这就是一个是或不是的问题,支持就是yes,不支持就是no。结果这个莱文顾左右而言他,只回答说:性别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性别复杂什么呀?就是染色体xx还是xy的问题,有什么复杂的?他就用这样一句话把参议员保尔给挡过去了,他不再做其他的回答。

然后左派的那些媒体,像华盛顿邮报就指责参议员保尔是一个痛恨变性人的人。保尔没有讲痛恨变性人,他只是问一个小孩不能自己做决定变性,你支持不支持让小孩在不了解的情况下去做变性手术。因为一旦解除了性器官之后那是终身的悔恨,而且对孩子长期注射另一种激素,对身体到底是什么伤害,会增加多少痛苦?对社会增加多少负担?这些钱都是纳税人买了那个健康保险之后被政府拿去干这种事的。那些左派媒体报道还说莱文的回答让参议员保尔显得非常无知。

9岁小孩不能动枪却可自行决定变性,左派无视人体珍贵

就说一个9岁小孩,控制不了自己,没法判断,不可能让9岁小孩拿枪。那么他不能拿枪,却可以让他去做变性的决定,这不是太奇怪了嘛!说有一个小孩,给他一个东西,这个小孩拿到这个东西之后肆意地破坏,比如给他一个很好看的玻璃做的东西,他就非得把它砸得稀碎不可,觉得这样才过瘾。那我以后再也不会给他这个东西了,因为给你的东西你不知道珍惜。

那么人的身体是谁给的?人的身体是神造的,而且是神按照自己的形象造的,如果你把自己阉割了,或者做什么变性手术了,任何一个信神的人都会认为,神会很愤怒的,给了你一个身体你不知道珍惜,没有任何一个信神的人会认为这是对的。

常识就是常识:“只有两种性别——男人和女人”

所以美国现在已经到了一种什么程度?!就这样的常识,细胞里面的染色体到底是xx还是xy,这样的常识都不能讲。

众议员格林(Marjorie Greene),就是支持川普的那位新任女众议员,她办公室的对面是一个支持变性的国会议员,他发了一个推文说:由于我对面的议员是传统的、非常保守的,为了提醒她关于性别的问题,我就在我的办公室门前放了一个彩虹旗(同性恋的象征),每天提醒她有“性别平等”这回事。结果格林议员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门前贴了一个好大的标志,上面写着:“只有两种性别——男人和女人,请相信科学”。

我觉得,现在在美国说出一个常识,竟然变成了让人觉得害怕的事情,让人觉得有所保留的事情!但不管怎么样,常识的问题,咱们还是要讲的。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