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章天亮: 红色警报 川普所...

章天亮: 红色警报 川普所称的“怪兽”狰狞现身

57
章天亮:民主党左派在众院推出的《一号法案》简单地说就是民主党准备把他们2020年大选所谓的胜选经验,想要固定化后变成一个常态。(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日】(本台记者辛吉、杨述之综合报导)川普在CPAC演讲中把它称作“怪兽”(Monster),并说我们绝不能让这头“怪兽”冲出来。川普所指就是美国现届国会众议院民主党人推出的《一号法案》(House Resolution #1,简称HR1)。该法案意在从联邦层面下手,全面固定左派2020年大选中在各州搞出的各种违宪选举手段。这无疑既是违宪的,也是左派全面颠覆美国宪政选举的大手笔。这个法案已引发保守主义阵营和媒体的极大关注和谴责。

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教授将HR1的提出定义为“红色警报”,专门就其内容、意图及其对美国宪政带来的冲击和影响进行了深度分析和解读。

汲取2020大选受挫教训,保守主义者不能够知己而不知彼

我们所讲的红色警报,就是国会众院民主党人退出《一号法案》(HR1)。我想把这件事情结合和要讲的第二件事情,就是民主党在压迫有线电视台取消保守主义者办的电视台,像福克斯新闻(Foxnews)、美国新闻网(OAN)、新闻快报(Newsmax)等。民主党要求一些有线电视公司,像Spectrum、Comcast,包括AT&T等等,让它们取消保守主义的电视台。我们把这两件事情结起来,谈一谈民主党接下来的策略。

共和党做事情,很多都在明面上。比如说我们知道川普现在在试图重整共和党,把共和党变成一个“MAGA”政党,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或者说川普主义的政党。我们也知道川普会在即将召开的CPAC大会上发表讲话,他可能会提出未来的纲领,包括他的路径(roadmap)。我们知道,共和党内的建制派现在已经认识到了川普的力量,所以说他们可能会跟川普合作,准备在2022年的时候重新夺回共和党对两院的控制权。现在包括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都在讲:如果我们跟随川普,2022年就一定能够获胜。所以共和党的建制派哪怕是出于权宜之计,他们也会站在川普的背后。我们也知道了川普可能会办自己的社交媒体,也知道共和党人在努力地堵塞一些选举的漏洞……但是孙子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共和党在做一些事情,都是放在明面上的,未来2022年的计划等等都放在明面上。

那么民主党的政策到底是什么呢?其实我们知道得很少。在这次大选之前,我们看到民主党就有很多非常反常的做法,比如说拜登他并不竞选,每天他恨不得工作两三个小时之后就全天休息,整天躲在地下室里。我们也能够看到左派拼命地在掩盖亨特·拜登的“电脑门”丑闻,我们还看到推特在封杀对亨特·拜登的报道等等。但坦率地说,其实我对川普连任当时还是非常有信心的,因为我觉得美国大多数人应该是有常识的,应该知道拜登上台会是一场灾难。

但是11月3号之后发生的事我们都看到了,我们没有预料到民主党在背后做了这么多。也就是说,这次2020年面临的这种挫败,就是因为我们对于民主党知道的太少,包括民主党2月4号在《时代》杂志上刊登了《拯救2020年大选的影子运动秘史》(Secret history of Shadow Campaign that saved the 2020 election),6500字长文所披露的内容,左派势力把整个背后的运作非常系统地阐述了出来。那么我们觉得2020年大选结果如此出乎意料,就是不知道民主党背后做了这么多。孙子讲:知己而不知彼,一胜一负。就是说你的这个胜利是看运气的。所以我们必须了解,民主党左翼现在主要要做什么。

众院民主党人联署《一号法案》,党派色彩极其明显

我认为,民主党为了长期执政,它的主攻方向就是要想办法把选举权从州里收回来,收归到联邦。这样做当然是违宪的,但是民主党现在在硬推《一号法案》(HR1),即国会众院的第一号议案,它的名称叫“为了人民2021年法案”(For the People Act of 2021),名字起得都很好听,但是其内容却令人惊异。

这个法案提出的时间是2021年1月4号。为什么是11月4号提出呢?因为1月4号是国会正式回归工作的第1天,民主党议员们上班的第1天他们就推出了这个方案。再看这个法案联署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众议院共222个议员参与了共同联署。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国会435个议员(目前三席空缺)中有222个议员同意并联署,等于是作为法案的发起人。我们知道在国会众院谁能拿到218席就已经过半数了,这个《一号法案》光联署的人就222个。我们再去看这222个人,看不到一个共和党人;在国会众院里共有多少民主党人呢?就是222。也就是说,《一号法案》提出后,所有民主党议员全部都联署了这个法案,无一例外。

共和党人没有一个去联署的,尽管我们不知道到表决的时候会不会有叛徒,但是《一号法案》是一个明显带有党派色彩的法案。我们知道美国法案的表决,在众议院简单多数就可以通过,然后会送到参议院。参议院的表决则需要绝对多数,绝对多数就是要有60个人赞同才通过。现在参议院是50民主党议员对50共和党议员,所以《一号法案》在参议院里通过的概率是比较低的。

民主党人《一号法案》就是要把2020年左派胜选手段固定成常态

《一号法案》的内容是什么?对这个法案内容,有人做了这样一个总结,简单讲就是:

  • 全国范围的邮寄选票在网上登记即可,不需要什么身份信息;
  • 不查是否有非法移民的投票,不管是否非法移民,都可以投票;
  • 全国范围内不限制收割选票,比如替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投票;
  • 重刑犯可以投票,一个危害社会的人本当没有对社会公共事务的发言权,但HR1允许重刑犯投票;
  • 把投票年龄从18岁降到16岁;我们知道年龄越小受教育越少,16岁连高中都没毕业,K~12是基本教育,从幼儿园一直到高中毕业,还不只是包括大学,都是掌握在左派手里,从幼儿园时就开始教育你民主党左派的那套东西了,那么16岁在没有走上社会、没有判断能力的时候,他们是老师告诉什么就听什么做什么,所以把投票年龄再度往下降,就等于是为民主党又增加了更多投票的人;
  • 再有就是允许选举日当天进行直接注册投票,之前没登记没关系,投票当天直接注册就行,而且只要网上登记,不需要提供任何证件,你不需要证明你是美国公民,不需要证明你的年龄、有无犯罪记录等等,什么都不需要证明;
  • 再有一个就是把DC和其他美属领地,如波多黎各等领地改为州,因为一旦变成美国的一个州,在参议院里面就多了两票,众议员又多了一票,这样每增加一个州,民主党就增加了三个选举人票(Electoral vote)。

我们梳理一下《一号法案》的内容就会发现,简单地说那就是民主党准备把他们2020年大选所谓的胜选经验,想要固定化后变成一个常态。这些内容有多么疯狂,多么肆无忌惮!当然我觉得这个法案在参议院是通不过的,通不过那么这个法案可能就这样胎死腹中了。

不择手段攫取权力者不仅为了权力本身;他们保权就是保命

民主党左派为什么这么疯狂?为什么这么贪婪?很多人可能觉得它对权力的欲望已经冲昏头脑了。但是我想说其实不是的,民主党做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理智的。一般人他不会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考虑党派利益的问题。要知道一个人如果犯了罪之后,他首先想到的是要掩盖他的罪行。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如果2024年川普当选总统,那么2020年的事难道就这样过去了吗?那个《时代》杂志上登的那个影子政府,他们是怎么一步一步保证他们自己大选胜利了,像这样的事情公开地在这样登出来,难道川普不会调查吗?

要知道一个人当他不择手段地把权力抓到手里的时候,他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权力本身。比如说希拉里·克林顿她想当总统,她绝不只是为了当总统这一件事情,就是说需要创造历史,需要载入史册,更多的可能是为了跟权力相关的利益。那么既然是通过权力去获得,那么一定是非法的利益。比如说就像那个国会众议员奥马尔(Ilhan Omar),她当国会众议员除了推进左派议程外,还有就是为她自己谋得利益,比如她丈夫开了一个咨询公司,她就可以以咨询费的名义把大笔她所筹到的钱给她的丈夫,一年给多少钱?我现在看到的数字是上百万,总共有上百万之多。通过这种方法,她可以把一些利益通过这种非法手段,哪怕是有利益冲突,她也可以这样做。

所以说,当有这样非法利益在的时候,非法利益得到越多,就越急于要掩盖这样的罪行。怎么办?就只有把权力牢牢抓在手里。看中共就能够看得很清楚,中共贪污腐败、杀人抢劫、卖囯、出卖领土、毁灭文化等等,它犯的罪太多了,而且很多罪行远远甚于杀人,比如群体灭绝、贩卖器官等等。所以中共知道这些罪行,它就要拼命掩盖,唯一能帮助掩盖罪行的,只有一个条件,就他永远掌权;对他们来说失去权力意味着坐牢,甚至是杀头。所以,对他们来说保权就是保命。

民主党左派不管策划什么阴谋,都是跟中共那里学的

怎么保权?看共产党怎么做就知道了:首先这个国家不能有独立司法,如果独立司法,他们就都得被判刑,都得去坐牢,所以法院要掌握在左派手里;第二这个国家不能够有公平选举,否则他的倒行逆施一定会激起民众的反感,谁是反对党谁就会当选,所以不能有公平的选举;第三这个国家不能言论自由,否则他们的谎言就会被戳穿;第四这个国家的人民不能反抗,人民不能拥有武器,像中国大陆,哪怕菜刀都是要实名制。所以我们会看到,中共做这些事情它是保权,保住它的权力就要做这些事情。法院要抓到手里,不能有公平的选举,不能有言论自由,人民不能持有武器。

把这四条套到美国,我们就会知道在美国会发生什么,美国的左派们在怎么想。我想说,我们要说到知己知彼,这变成了一个很简单的问题,民主党左派不管策划什么样的阴谋,如果他们在策划阴谋,不管他们是怎么计划的,应该都是跟中共学的;看看中共,大概就可以知道他们下一步要做什么。那些《一号法案》中出现的东西,在过去看来绝对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现在就已经堂而皇之地出现了!

一个政府下决心撒谎,这个国家的言论自由就彻底消失了

有两个民主党议员给有线电视公司写信,希望迫使他们取消Foxnews、OAN、Newsmax,这当然是对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公然践踏。但这个事完全是意料之中的,我们过去不敢想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我在去年12月21号的节目里说过这样的话:

我觉得这个现象大家可以多观察:如果一个人要撒谎的话,他就会这个谎越撒越多,因为他如果撒一个谎怕被别人揭穿了,为了掩盖这个谎言他就得造一个更大的谎言,这更大的谎言更容易被揭穿,所以他就得造一个更大的谎言。就是一个人如果下决心要掩盖一个事,他就要不断撒谎,这个谎会越撒越大。这个是作为一个个人,但是如果一个政府要下决心撒谎,就必然会带来一个结果:这个国家的言论自由就彻底消失了,因为一个政府如果撒谎,民众会挑战这些谎言,政府就会说你不许说话,一个人不许说话,两个不许说话,都不许说话,政府为了防止公众发声,它只能把媒体关掉。

所以我想说,我们在美国非常珍视的这种言论自由和信仰自由,如果拜登上台,他一定会把这个言论自由剥夺掉。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当你在揭露他的谎言的时候,就等于挑战了他的合法性,因为他是靠撒谎靠作弊上去的。

当时的这些分析想法,我们现在看道它正在一步步地变成现实,所以这真的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很多人都在问说,左派这么疯狂,我们能做什么?我觉得就是在法律层面我们一定要抵制,这次一定要想方设法去抵制。民主党力推的,所有民主党人全部联署的这个《一号法案》,在参议院共和党必须要顶住。我觉得如果你所在的选区议员是共和党人,你应该给他们打电话,在参院一定要顶住。川普在CPAC演讲中也强调,绝不能让这个“怪兽”通过,破坏我们的宪法和选举制度。

拜登把新疆人权问题定义为“文化范事”,令人瞠目

再有一个就是民主党左派不让我们有言论自由,主要是怕我们传播真相,所以我们一定要了解这个真相,传播这个真相。美国现在的这种堕落,其实让很多国家很害怕,过去觉得美国是老大哥,世界民主的灯塔,当美国一堕落,其他别的国家真的是吓到了。

拜登在CNN的“市政厅会议”(Town Hall Meeting)时接主持人库普尔(Anderson Cooper)时,对方问到关于新疆问题,拜登当时就讲说新疆问题不是种族屠杀(Genocide),他把它称之为“文化范事”(Cultural Norm),他说那意思就是文化规范方面的事情,就感觉好像是说在中共治下屠杀少数民族是一个正常的文化状态,是一种文化,一种正常状态,所以我不会去大声疾呼地反对你。这就是拜登当时说的。他的这个说法真的是把大家吓到了。过去感觉美国是世界人权的维护者和领头羊,结果拜登说这话之后,美国不站出来加拿大就站出来了,加拿大议会全票通过决议,认定新疆正在发生的就是种族灭绝(Genocide)。

法国通过新法强化国家认同,给其他国家做出了一个示范

人们通常印象法国是很左的,法国对什么“多元文化”都是非常包容的,对移民都是非常欢迎的,结果法国在2月16日通过了一个法律叫《反伊斯兰分裂主义法》,这在过去感觉是政治非常不正确的,怎么能反对伊斯兰,反对伊斯兰教呢?但这个法律通过了,347票赞成151票反对,执政党共和前进党大部分议员都对这个法案表示支持。

很多人觉得是不是反对伊斯兰教?其实不是。简单地讲就是说,在法国的穆斯林已经占人口的10%,这10%的穆斯林利用清真寺传教的机会,向伊斯兰教教徒和穆斯林灌输违反法国共和原则的主张,利用宗教活动来传播激进的思想,让穆斯林反对法国的自由和民主,甚至是煽动对法国的仇恨。当这样的人达到一定数量的时候,在人群中达到一定比例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一种状态:这些人他们跟法国人完全隔开了,他们生活在他们的社区里,他们的教育、他们的宗教活动、社会活动完全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他们不但没有融入法国社会,没有接受法国自由民主的价值,反而是仇恨法国。

所以法国总统马克龙把这个现象称之为分离主义。他并不是说领土上的分离,而是说在价值观上跟法国的分离。所以现在法国通过这样一些法案,就是要限制这样的分离主义,包括严格限制穆斯林,就是如果你要是把孩子放在家里面教育,就要严格限制你,尽量把孩子送到法国的公立学校里去,接受法国的价值观的教育;同时如果你要是获取捐款,捐款的所有信息必须要公开,这样就等于是有些来自于恐怖国家的捐款和恐怖主义分子的捐款就可以屏蔽在外面了。

所以现在法国他搞这个活动其实是在捍卫法国的自由民主的价值。同时我觉得法国也给其他别的国家做出了一个示范。法国这个做法其实就是强化国家认同,所谓国家认同,也就是对这个国家悠久历史和维系这个国家的价值观的认同。

美国已经走到危险境地,人民真正需要一场觉醒

美国其实真的是应该跟法国学一学,回归到自己的传统价值,即犹太基督教的传统价值,而那些仇恨这个国家的人才是真正应该受到法案限制的人。谁仇恨这个国家?其实就是那些左派仇恨这个国家,仇恨美国的宪法,仇恨美国的开国先父,仇恨遵循传统价值的共和党人,仇恨那些给川普投票的爱国者,仇恨川普希望能够让美国变得更加伟大这样的构想。左派们希望美国衰弱,希望美国变得一团糟,好像这样他们才觉得痛快,才觉得过瘾,他们是一群真正仇恨美国的人。

所以我觉得作为美国老百姓来讲,趁我们自由还没有完全失去的时候 ,正是应该大声疾呼的时候,如果到自由全部失去的时候再喊,就已经什么都来不及了。所以我们谈论这个“红色警报”,确实是我觉得美国已经走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境地,现在美国人民真正需要一场觉醒了,应该赶紧理解和复兴美国传统的价值和传统的理念。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