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新闻 章天亮: 拜登上台国内不会...

章天亮: 拜登上台国内不会平顺 美中不会相安无事

67
章天亮:美国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吗?这个问题得问问我们自己,我们能否守住传统信仰和道德。(图片来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8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拜登上台,美中冲突是不是可以避免?左派掌握了白宫和参众两院,是不是会把美国变成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美国保守主义阵营该如何应对左派的攻击和信息战?

对这些问题,著名历史学者、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教授分享了他的深度思考和见解。

美国左右意识形态分歧已无法弥合;社会撕裂完全是左派导致的

美国目前处在一个非常分裂的状态。《华盛顿时报》有一篇报导显示,79%的人认为美国未来会走向分裂,大概30%几的人认为美国极可能走向分裂,40%几的人认为有一定可能走向分裂。

很多人都担心拜登上台美国会继续左转,因为美国的左右分野几乎是各占一半。传统来讲,民主党占31%,共和党占28%,剩下的是中间选民。在这个过程中,由于左派和右派虽然在之前存在着一些政策上的分歧,但是整体上对于国家的认同基本还是一致的,比如对这个国家建立在犹太基督教信仰上的基础,对人应该爱国等等,双方没有太大的分歧。只是在具体政策上,是偏向于在经济上自由发展呢,还是应该给社会底层的人增加福利呢;是应该增税还是减税;是应该增加还是减少对企业的监管、对金融界的监管等等,都是属于具体政策上的一些分歧,在目标上他们是一样的,就是让美国持续地繁荣,持续地发展。也就是说,之前两党的分歧并没有达到一种你死我活的程度。

之所以《华盛顿时报》说79%的人认为美国很快会发生分裂,是因为现在左右已经缺乏共识和妥协的空间,现在已经是视同水火,而且在意识形态上越来越远,这个分歧已经无法弥合。而左派通常都用非常极端的词汇来形容右派,比如“恐怖主义分子”,包括你不同意奥巴马健保都认为你是恐怖主义分子;把川普的投票人形容为“纳粹”,说他们是“三K党”,“白人至上主义”,甚至左派会诉诸街头暴力和恐吓。所以今日美国的撕裂完全都是左派导致的。

拜登最担心的事,川普最该解密的几个文件

如果拜登入主白宫的话,我并不认为左派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有几件事是拜登最担心的,而且是川普在离任之前应该赶快做的:

一个就是尽快解密与奥巴马、拜登和希拉里、克林顿有关丑闻的文件,这样就等于公众会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的时候,会对左派形成钳制。

第二就是成立几个特别委员会,对拜登丑闻,特别是享特·拜登的丑闻能够进行调查,包括媒体对他掩盖的情况,即凭什么说这是俄罗斯向美国散布的假消息,左派当时是怎么做的这个决定,怎么去掩盖享特·拜登的丑闻等等。

第三就是奥巴马和拜登在位的时候,他们是如何对川普进行非法监视的。

与这些相关的文件都应该解密,这样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打击左派的气焰,同时也能够让美国民众更了解这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就是左派的犯罪行为。

左派视川普为敌人;同时他也被共和党建制派当作敌人

最近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解密了一些关于川普“通俄门”调查的报告,文件显示,其实就是共和党同僚包括一些政府内部的官员,像FBI、司法部,包括很多川普任命的官员都知道川普是无辜的,但是他们都三缄其口,任由这样的政治迫害持续了4年。所以其实华盛顿的沼泽非常地深。

奥巴马2008年的竞选经理普洛夫(David Plouffe)在2016年6月13号,即川普刚刚被提名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时候,他就发了一个推文说:仅仅打败川普是不够的,他必须被彻底毁灭,他那种人一定不能再站起来。实际上川普等于是左派的敌人,但是同时他也是共和党建制派的敌人。

保守主义者们在跟左派的较量中难免失败,为什么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非常奇怪,支持川普的人非常多,而且热情高涨。相比拜登一搞什么活动的时候,没几个人去。支持川普的车队、船队甚至飞机接横幅在天上飞等等。但是你会发现一个问题:川普的支持者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是他们从来都没有组织起来过。

民主党是把力量集中起来,从民主党党部开始,通过各个州集结它们的力量,想方设法,包括联合媒体、联合高科技公司,跟它们之间进行勾兑,全力想办法去反川普。但是共和党从来就没有组织起来过,所以我们会发现,虽然支持川普的人非常多,但是他们第一没有权势,不是华盛顿沼泽里边的人;第二他们没有组织,松散自愿;第三他们没有策略,不知道应该干什么,没有筹备与策划,他们除了去参加集会、给川普捐款之外,他们其实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第四就是可能有的人知道该干什么,可是没有行动起来。所以在跟左派的较量中,失败是很难避免的。

解剖帕勒(Parler)案例,看清保守主义者们未来必须做些什么

很多保守主义者担心,当共和党丢失了参众两院以后,会不会让美国急速左转成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我的结论是,在几年之内可能不会,但是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保守主义者们必须迅速行动起来,尤其是建立一个自己的平台。

需要为面临的信息战做好准备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拼的是武器,也可能是指挥、后勤保障系统等等,但如今世界大战的时候,拼的是信息,就是金融财团加上信息战。这次为什么共和党输得很彻底,就是因为保守主义者没有自己的平台。

所以在未来,保守主义者们应该迅速行动起来,有几个方面的事情他们需要做,尤其是需要建立一个从硬件,即从芯片生产到电脑、手机和电脑操作系统,再到浏览器、电子邮件、即时通信软件、金融支付系统、银行等等,要建立一个完全脱离左派控制的一整套基础设施和终端设备,包括终端应用等等。

如果左右之争是信息战的话,假如你不能够掌握这些终端的东西,那么最基础的,比如想浏览一个保守主义者的网站,就像这次Parler,它就可以从应用App这一级别把你删掉,根本就不让人用你的App;然后它可以在云端把你的服务器关掉,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你去完成通信功能;甚至它们可能将来在浏览器,比如在苹果的Safari,或是在火狐、Chrome上给你设置障碍,有些它不喜欢的网站就不让你访问,包括建立防火墙等等。

所以如果要搞信息战,你没有一套自己的基础设备,没有自己的像光纤网络、通信网络等这种通信服务的提供商,没有自己的金融支付系统,其实你跟根本就干不过它的,就会节节败退。

紧迫建立自己的通信平台和金融系统

在这次大选过程中,我们看到保守主义者掌握的资源实在太少了。Parler出来以后,结果被苹果和谷歌把它的App下架了,亚马逊把它的服务器给关掉了。但其实它面临的困境远远不止来自于这三方的打击。

福克斯新闻有一个报导,Parler的CEO约翰·马特(John Matze)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说,Parler的网上交付服务被从Stripe和运通(American Express)被踢出去,而且它失去了由Scylla支持的企业数据库,Parler不能够再发送短信系统等等。很多这样的事情,其实我们外界不知道,它不光是和谷歌、苹果之间有问题,它的支付系统,包括它的内部通信系统完全都出了问题。所以它是一下子就被大科技巨头联手打死了,而且打得非常死。

最近我们看到,包括对川普、对共和党一些敢言的人,现在美国的大公司也在惩罚他们。我们以前曾经提到过,美国的一些商务平台、网上在线支付平台,还有数位支付系统,都停止了为川普竞选团队进行服务,也就是说,它们切断了川普团队的网络捐款渠道。

大家想想,这就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网络问题了,它掐断了你的生命线,连你收捐款都收不着,很多公司,像Blue Cross,Blue Shield,像摩根大通(J.P. Morgan),像万豪酒店,像花旗银行,像商业银行,等等,这些大的机构都在切断当时挑战选举结果的那些共和党人的捐款路径,在网上给他们捐款的话,这些公司就不给你提供相应服务,还有DOW,AT&T,还有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它们都宣布它们会跟进。

所以不光是一个技术平台掌握在别人手里,整个金融支付系统也掌握在别人手里,所以众议员基兹(Matt Gaetz)就讲,现在对于左派这些政客来讲,通过选举或通过辩论来反对我们已经不够了,它们想让我们失去我们发声的平台,让我们失去合法性,它们要彻底毁掉任何一个支持“美国优先”运动的人。

所以我想说,这就是保守主义者现在面临的一个非常紧迫的任务,就是要赶快行动建立自己的通信平台和自己的金融系统。

至关重要:几年内做好备战应对信息战

有一个风投公司的投资人马克·安德森说:一个新一波内容审查可能很快就会到来,可能来自于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比如Comcast或Spectrum,它可能在这一级别就把那些网站屏蔽掉了;也可能来自于浏览器制造商,象火狐、Safari、Chrome、IE;也可能甚至来自于操作系统。

我们知道通信分层理论,物理层、电路层、网络层,上面是应用层,现在是TCDIP,它上面是各种各样的网络应用。它在每一层都可以卡死你,只要一层卡死你,你的通信功能就被中断了。

所以我们面对的真的是一场信息战!你如果没有自己的平台,没有自己的通信方法,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就好像是你和对方打信息战,可是你却向对方在购买武器,那么想一想,这样的战争你是必输无疑。

所以这是保守派必须要赶快行动起来的一个领域,在三四年之内,如果不能把这些东西建起来,那就不行。

但是其实如果保守派人心真的很齐,现在美国人给川普投票的就有7500万,如果他们真的心很齐,完全可以把这个网络生态建起来,大家都用这个浏览器,都用这个通信软件,大家都用这个网络支付平台,其实在这样做的时候,也在打击左派,因为那些大公司之所以敢做,它有钱,财大气粗,可它们钱哪来的?它们钱其实都是人民给它们的,我们每次在亚马逊上购买东西,我们每次使用PayPal的时候,都等于是在给它们捐钱。

所以保守派建立自己的平台、自己的金融支付系统、自己的银行,这一点是特别关键的,非常关键。

拜登将会多项逆转川普政府政策,已在多领域现端倪

当然拜登上台,会有很多糟糕的政策出台。福克斯新闻说,彭斯副总统建议拜登,在对待中共国的问题上一定要守住你的底线,一定要长期坚持川普的对华政策。但是拜登会不会做,在我来看,真的是很大的问号,我觉得大概率他是不会的。

拜登政府几乎事事都是跟川普政策反其道而行之,比如在对待非法移民问题上,《美联社》报导说,拜登刚进白宫,他可能在头几天要做的事情,就是要给1100万非法移民公民权。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对非法移民是这个态度。结果是,拜登还没上台,就已经有“大篷车”来到了危地马拉,大批南美洲的人过去川普在的时候都让他们回去,但是现在他们已经开着大篷车在路上了,就等着拜登一上台,他们就可以非法越境来到美国,变成非法移民了。

所以现在我们看到,拜登上台之后会逆转川普很多过去的政策。原美国驻联合国大使黑莉发了一个推文说,我们现在应该面对严峻的现实,社会主义者桑德斯(Burnie Sanders)现在将成为参议院预算委员会主席,而且桑德斯发誓,他会利用自己的职位去制定跟医保、全球变暖问题,包括基础设施支出、消减国防预算等等相关方面的一些政策。所以很多川普时代的政策,将面临逐步地被逆转中。

保守主义者如果不作为,迟早会被左派蚕食掉

很多人担心美国是否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当然这不是一个能够简单回答的问题,因为美国还有很多人保留着犹太基督教的传统,美国各州的州权还很大,人民还拥有枪支等等,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保守主义者不能够团结起来、组织起来,有策略、有行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他们将越来越不利;保守主义者们如果坐视左派占据州议会、州政府、参众两院,选举的时候不验证身份证明,特别是左派对于教育的控制,对于儿童的洗脑,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右派迟早会被左派蚕食掉,即使手里有枪,可能都不行。

美中之间不会因拜登上台相安无事

在另一方面,我也不认为说从此之后美中之间就相安无事了。我们都知道左派它是想建立一个集权主义政体,但是左派有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就是集权到底是集权到谁的手里?大家想一想,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左派要建立一个世界新秩序,这个新秩序是谁来主导?是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原教旨马列主义邪教呢?还是现在美国这些文化马克思主义、所谓渐进改良的马克思主义者?这就是一个路线上的分歧。两者之间是一定有冲突的,别看你搞的好像是社会主义,它搞的也是社会主义,根本就不是一回事;还有一个谁当老大,谁说了算的问题。

我们知道在社会主义国家之间,这种冲突是非常频繁发生的。当时整个冷战期间,虽然苏联在跟美国搞冷战,但是你会看到中苏之间也在论战,上世纪六十年代,中苏在边境上发生过战争、发生冲突;中国和越南都是社会主义国家,也发生过冲突;越南和柬埔寨之间也发生过冲突……就是说,同属于社会主义国家,互相之间的冲突也是难以避免的,因为谁都想当老大嘛。所以只是怎么冲突的问题,而且这种冲突还可能出现在高科技领域。

美国内部不会平顺,左派不同阵营间会起争斗

即使是不说美中之间的冲突,在美国内部,也有极端左派意识形态的那些鼓吹者,像桑德斯,像贺锦丽,像AOC,他们想说了算、想掌权;但是那些大公司还不见得想让他们说了算,他们会觉得你们是我们推上去的,我们是造王者,我们才是手里掌握权力的人;资本大鳄还会觉得我们应该说了算,你们这些大公司是我给你们的钱……所以在美国内部不同左派阵营互相之间也一定会发生争斗。他们现在很团结是因为他们想打败保守主义者,一旦保守主义者真的变得开始示弱的时候,他们互相之间一定会争斗起来。

美国会成为社会主义国家吗?这个问题得问一问我们自己,看我们能否守住传统的信仰和道德。除了理论之外,还要看我们能不能真正行动进来,要把高科技领域掌握起来,要建立自己的通信平台和金融系统,才能够发出我们的声音;要建立我们自己的教育系统,才能让我们的后代免受左派的洗脑。

责任编辑:翛然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