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故事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中)...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中)

86
法国 婚礼 中法 华人 生活
我的法国婚礼 (图片来源:欧洲希望之声)

【欧洲希望之声2021年02月27日】

接上文)皮埃尔带我走进市政厅,一位气质不凡的中年法国女士向我们走了过来。

“欢迎你们。”说的居然是英语,“我是本市的副市长马丽-都蓬奥,今天将由我来主持你们的婚礼。”

“您好。”我和皮埃尔也用英语回答。

“听说今天你们有很多外国宾客,我将会用英语和法语两种语言主持仪式,你们觉得好吗?”

“好极了!”我没等皮埃尔开口就抢着说,这对我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顿时感觉轻松多了。

“很好,那么我们可以入场了,请跟我来。”副市长优雅地转身先行,都说法国女人越老越就有魅力,今天让我亲眼见识了。

我们穿过长廊,走到一扇木雕大门前,我看到门口站着爸爸、妈妈、公公、婆婆还有我们的四位证婚人,其中之一是皮埃尔的姐姐伊莎贝尔,另外三位是我们的朋友。

“这是通往婚礼大厅的偏门,来宾们已经在里面就坐,我们可以入场了,入场顺序是:新娘和新娘的父亲;新郎和新郎的母亲;新娘的母亲和新郎的父亲;新娘的两位证婚人;最后是新郎的两位证婚人。”副市长像念绕口令一般指挥我们排好队,她用英语说了一遍,又用法语说了一遍,法语听起来拗口得难以置信,难为她怎么说的那么利索。

我们都站好位置了,虽然还是没机会跟爸爸妈妈说话,但是他们在我身边,我心里就安稳多了。副市长走到最前面,打开那道木雕门,回头向我们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然后带领我们往里面走。这时音乐突然响起,把我吓了一跳,我听到非常熟悉的旋律,是门德尔松的《结婚进行曲》,这是在无数的电影情节中出现过的经典旋律,今天我成了女主角。我挽着爸爸的手臂,屏住呼吸走入大厅,坐的满满的一屋子人呼啦啦全体起立,这时爸爸轻轻的拍了拍我的手背来安慰我,我看到他的西装袖子被我捏得邹巴巴的。

座位的最前面的一排是空的,副市长安排我们坐下,我和皮埃尔坐在最中间,宾客们也跟着我们坐下了。

“女士们、先生们……”副市长抑扬顿挫地开始了她的双语演讲,首先是欢迎来宾,接着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我和皮埃尔、我们双方父母和四位证婚人。介绍完毕之后,她向我们宣读了民法典里面的婚姻条款,什么权利、义务的,我只听了个半懂。皮埃尔向我求婚时,我考虑了许多因素:是否能接受到一个陌生的环境生活?需要多长时间学会法语?吃不吃得惯法国菜等等,权利和义务倒是从来没想过。

法国 结婚 华人 中法 婚礼
皮埃尔向我求婚时,我考虑了许多因素(示意图来源:Pixabay)

然后,最重要的那一刻来临了,副市长请我和皮埃尔起立,整个大厅忽然鸦雀无声。

“林珠莅小姐,”副市长首先对我提问,“您是否愿意接受您面前的皮埃尔-杰拉德-戴斯特韵尔得先生为丈夫?”

我说:“我愿意。”关于这一点毫无悬念,即使我刚刚才得知婚姻条款里面的细节。

“很好,我们已经成功了一半,”副市长风趣的说,“皮埃尔-杰拉德-戴斯特韵尔得先生,你是否愿意娶林珠莅小姐为妻?”

“我愿意。”皮埃尔看着我说,声音有些颤抖。

“我以法律的名义宣布,皮埃尔-杰拉德-戴斯特韵尔得先生和林珠莅小姐结为夫妻!祝福他们!”掌声和欢呼声响起,皮埃尔把我拥到怀里,深情的一吻,这次我没有害羞。

我们互相给对方带上戒指,买戒指时是冬天,现在天暖和了手指有点胀,特别是皮埃尔,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他套上。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戴斯特韵尔得夫人了。”皮埃尔对我说。

“但是有个问题,我还不会拼写戴斯特韵尔得,这个姓氏太长了。”我说。

“很抱歉,但你得做做功课了。”皮埃尔与我相视而笑。

从市政厅出来后,大家各自坐车前往附近的一座农场,我们在那里举行鸡尾酒会款待来宾。皮埃尔跟我解释过,法国的婚礼庆祝活动都分成两部分进行,第一部分是鸡尾酒会,通常是在下午,所有来宾都受到邀请;第二部分是婚宴,只有非常要好的亲戚朋友会受到邀请,另一部分关系不是特别亲近的宾客在鸡尾酒会过后就会离开。

我们的车是最先到达的,农场被布置的很漂亮,到处都是白色的花朵和丝带,放眼望去是开阔的绿茵草地,远处有几匹马儿正在吃草。今天的天气很好,餐饮都设在室外,整齐地摆在一个很长的餐桌上 ,有香槟酒、汽水和各式各样五颜六色不知名的甜咸小点。

法国 婚礼 中法 结婚
餐饮都设在室外很长的餐桌上,有很多五颜六色不知名的甜咸小点(示意图来源:Pixabay)

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到了,婆婆走过来跟皮埃尔说了几句话,然后就转身往农场入口处走去,我看见宾客们在入口处排起队来, 公公婆婆排在最前面,后面是爸爸妈妈。

“他们还得排队进来吗?”我问皮埃尔。

“他们要轮流恭喜我们,这是法国的礼仪。”皮埃尔解释道。

公公婆婆带队过来了,他们倆对我和皮埃尔说了好几句法语,估计是祝福我们,然后公公婆婆跟我们行了贴面礼。

爸爸妈妈过来了,我说:“你们也入乡随俗了。”

妈妈说:“这怎么进来还得排队啊?”原来妈妈根本没明白怎么回事。

后面的宾客一组接一组地来祝福我们和跟我们行贴面礼,他们恭喜完我们又去恭喜公公婆婆和我爸爸妈妈,然后才去取餐饮。

好不容易应酬完,我开始感觉有点累了,正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歇一会,皮埃尔说:“我们得先离开了,摄影师要带我们去拍结婚照。”(未完待续)

作者:珠莅
(欧洲希望之声独家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毕圆)
相关阅读: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上)
【原创】我的法国婚礼(下)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