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疫情冲击 中国大学生再遇就...

疫情冲击 中国大学生再遇就业难关

12
中國某地高校畢業生就業市場。(圖片來源:美聯社/資料照)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3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持续冲击,在2020年遭遇就业难题后,中国大学生在2021年再度面临严峻形势。

传统新年过后,今年的应届生春季招聘活动即将启动。美国之音最新的报导描述说,对应届毕业生来说,校招群面宛如噩梦,“好不容易过了网申,过了笔试,熬到群面环节,没想到却一键开启了‘噩梦模式’。”

英国留学生小袁回忆了2020年秋招中,3次参加房地产企业和咨询公司群面的经历:“记忆比较深刻的是10个人需要分成AB组进行案例讨论,然后两个组要互相辩论,结束后把两个组合在一起在进行另一个案例的工作,这是我参加过最长的群面,从早上8点到晚上单面环节一直拖到12点。”

群面的定义是无领导小组讨论,应届生们则起名为“群殴式面试”、“大型社恐自闭现场”,甚至是“灭霸”,其难度就在于要与其他陌生面试者组成团队解题,非常考验个人能力和团队合作能力。

小袁说:“群面的难点就在于它需要6到10个人进行配合,你在每场面试之前你都完全想不到你的队友会是什么样的人。“

他表示,群面的情况会比较难以预料,比如题目非常符合你的胃口,但同时另一位同组的面试者也十分擅长,就会出现话语权抢夺的问题。还可能出现你不擅长的题目,其他人就更不会给你表达自己观点的机会。

今年艰难的就业形势,加剧了高难应聘环节给毕业生的压力。

据中共教育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去年12月发布的数据,2021届全国高校毕业生总规模将首超900万人,预计达到909万,同比增加35万。若再加上2020年应届毕业生中未能成功就业的人,今年的就业市场更加拥挤。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副司长吴爱华当时也称,与2020年相比,2021年就业形势势必更加严峻。

与应届毕业生人数持续增长相反的,是疫情冲击下中国经济不断萎缩。体制内经济学者王一鸣1月底曾发表评论文章指,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受疫情冲击更为严重;餐饮、旅游、交通等服务行业仍没有完全恢复,而这些行业是吸纳就业的主体,所以,就业压力依然比较大。

王一鸣写道,2021年就业大学生再创新高,再加上疫情令海外留学生回流数量增加,因此今年大学生就业压力将明显增大。

华北地区某高校大学生就业指导中心负责人史老师对美国之音分析说,疫情导致传统的招聘面试形式被迫改变,这是毕业生要面对的另一个难点:

“因为以前是企业进校校招和专场招聘这种面对面的形式,在疫情之下特别是中国‘严防死守’的疫情控制下,就业找工作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原来的线下变到了线上,各个企业纷纷采用网络招聘的形式,这种形式的变化是短期内迅速改变的,这给大学生就业带来一定难度,这种变化改变了原来传统的就业方式,很多大学生需要一段时间适应这种就业方式。”

另外,受疫情影响大的行业让一些本想投身于此的应届生们望而却步,史老师说:“在疫情冲击下,经济形势包括产业结构、行业发展趋势(发生变化),大学生需要在短期之内转变就业去向,这对大学生也是一个难点。”

在就业难的同时,官方报导也不断宣称就业率令人满意。美国之音这篇报导也注意到,常可以在中共官媒上看到这样的消息:

“中国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员就达到898万人,完成了全年就业目标任务的99.8%。”

“中国100所高校权威统计显示,高校平均就业率已经突破95%,部分985、211高校、独立学院统计的就业率高达99%。”

“全年经济增速只有2.3%的情况下,实现1186万人的新增就业。”

报导说,“这些亮眼的就业形势数据在网络上层出不穷,但实际上这是高校们‘无脑’堆高数据、玩数字游戏的结果。”

中国高校对“已就业”的定义是签署“第三方就业协议”,学校会用手段要求绝大部分应届生签署第三方协议。

所谓的第三方协议囊括聘用、创业、自由职业、签署短期劳务合同、开网店,甚至游戏代练种种可以想象得到的情况,凡是符合这些情况的大学毕业生均会被母校统计为已就业。

除此之外,各大高校还会把毕业后选择出国留学、继续读研读博的学生硬归类为“已就业”。

报导引述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一项课题指,2020年上半年,该学院的研究生就业率为48.53%,本科就业率仅仅35.17%,正式签约的毕业生更是只有14.48%。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