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疫情逼近中南海 中共高层逃...

疫情逼近中南海 中共高层逃亡计划是什么

86
中南海(资料图)

【希望之声2020年12月29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北京疫情严峻,再度逼近中南海。中共高层的逃亡计划也再次引发外界关注。

近日北京疫情急速升温,官方连日通报多宗无症状感染者后,29日和27日又分别通报了7例和5例本土确诊病例。

官方宣布,元旦和新年期间在北京的大型演出活动暂停审批。

中共权力核心中南海及北京大会堂、中共中央办公厅、中纪委、中组部、宣传部、国务院、国家发改委等中央机关所在地西城区,12月24日也出现无症状感染者,西什库社区和顺天府被封闭,全员通宵做核酸检测。

今年2月疫情高峰期时也曾逼近中南海,当时,时政观察人士“一剑飘尘”博客文章指,雅虎新闻的英文报导称,美国情报机构掌握的中共在疫情失控情况下的应急计划是:1、逃到国外,遥控指挥中国;2、建造生化安全庇护所。

“一剑飘尘”认为,第一项逃亡国外的可能性没有,虽然八九年“六四”的时候,中共有过高层逃亡计划。但现在中共高层在习近平领导下,已经膨胀到宇宙了,显然不会做这样的考虑。但生化安全庇护所可能性很大,应该是已经在实施。他说,SARS期间,中共领导层就曾离开了中南海,逃到西山办公,现在疫情已经扩散到北京,中南海也爆出多人感染,习近平一定是已经离开中南海。

4月17日,香港《明报》引述消息人士称,受疫情影响,中共高层部分领导人已从中南海转至北京西郊的玉泉山办公。

海外中文媒体《看中国》2月22日曾刊文披露,玉泉山名义上是各首长休息的地方,实际是高官避走前集结的去处。

文章说,中南海有一条秘密通道直通玉泉山,里面灯火辉煌,通道长度超过20公里,出事时高官们靠这条秘密通道可以逃跑,密道直通西山的空军基地。

另外还有两条秘密通道,一条从中南海到大会堂,再到北京国际机场,但具体内境不明。另外一条更为神秘,据说有一条秘道从中南海通往去年9月才投入运营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不过,这些秘密通道目前尚无法证实。

10月,网友“但以理说”爆料称,北京在建地铁时就有这老鼠般结构,密道连结西山指挥所、军委、中南海、大会堂、301医院等等,据说还有通南苑军用机场。

爆料说,秘密通道曾两次供大批量人使用过,“1.‘文革’时期九大,万人大会,就是从地下通道到人大会堂,2.‘八九天安门事件’,也有部分军队几万人通过地下进大会堂集结,冲出大会堂执行清场。”

去年(2019年)12月8日全民共振平台发言人李一平也在其Youtube频道中披露,北京最高层的逃亡之路有两条:一条是从中南海到西山的空军基地,有一条秘密通道;另一条是从中南海到北京大会堂,再到北京国际机场也有一条秘密通道。

这两条通道其中一部分在1989年六四中共屠城的时候启用过。当时,邓小平把全国各地的军队召集到北京去镇压北京学潮。几十万军队来到北京,邓小平担心一旦有一支部队兵变,就会造成整个局势失控,因此,邓在北京国际机场准备了多架民航飞机,飞机上装了很多黄金,准备一旦大势已去,就驾机逃跑。

李一平透露,现在,中共高层的逃亡之路依然畅通无阻,时时刻刻准备着,一个是西山军用机场,一个是民用机场。若西山军用机场遇阻,民用机场将作为备胎,因外部势力攻击中共领导人或国内变天,不会打击民航,所以中共高层计算好了逃跑之路,并以老百姓作人肉盾牌。

美国之音也曾援引中国学者表示,“中共贪腐官员习惯在美国等西方国家置业,转移偷窃到的民脂民膏……他们一直在做沉船前安排……。”

有学者认为,只需看看有多少中共官员,把子女后代和财产送往国外,就可以了解中共高层对自己的制度有多少信心。这些人随时都可以出逃。他们仍留在中国,是为了在政权崩溃前榨取最后一元人民币。

然而,随着中共扩张的野心不断引发西方国家的警觉,加上隐匿疫情、战狼外交引发国际反弹,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阵营对中共发起全球围堵。美国已严令禁止中共党员移民,并对包括十多名中共副国级官员在内的高官实施制裁,禁止入境美国并冻结其在美资产;而且对所有中共党员及家属入境美国采取限制措施。

在美国的带动下,其它西方国家也有了行动,如欧盟理事会在12月10日全票通过了欧洲版的马格尼斯基人权法案。有评论指出,中共高官出逃海外避难之路恐已被堵死。

 

责任编辑:康慧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