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英国护工差点失去机会 原来...

英国护工差点失去机会 原来他是贵族后代、豪华庄园的继承人

15
分享
英格兰康沃尔郡价值5千万英镑的彭罗斯庄园(图片:FB@Jordan Adlard Rogers)

一名穷小子一直想搞清楚,小时候妈妈领着去见过的那个绅士是不是自己真正的父亲,没想到自己竟成了豪华庄园的继承人。可遗憾的是自己没能在父亲生前与他相认。

英国男子,31岁的乔丹·阿德拉德(Jordan Adlard),以前是从事社区护工工作的,靠着微薄的收入维持生计,过着平静的生活。

Publiée par Jordan Adlard Rogers sur Dimanche 27 mai 2018

动荡童年惊闻亲生父亲另有其人

乔丹的童年因为母亲生活的不稳定,也充满了起伏,短暂的童年快乐很快就消逝了,喊过两个男人爸爸,经常过着不安定的、漂泊的生活,很孤独,常常被其它孩子欺负。十岁的一天,当乔丹又缠着妈妈问,什么时候他才能长得像已死去的爸爸那么高时,他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妈妈告诉他,他一直认为是爸爸的人不是他的亲生爸爸,一个叫查尔斯的人才是他的生父。

几个星期后,乔丹的母亲带着他去到豪华庄园,找到贵族查尔斯·罗杰斯(Charles Rogers),告诉他乔丹是他的儿子。乔丹记得妈妈和查尔斯见面谈了约15分钟,查尔斯同意进行DAN亲子鉴定,以确定乔丹是否是自己的儿子,可是乔丹的母亲因为各种变故未能落实这个事情。乔丹后来住在外婆家看到母亲时,也常提醒母亲安排去找查尔斯做DNA测试,然而,事与愿违,这事一直没有实现。

希望进行DNA测试确认父子关系

可是想搞清楚到底谁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这个心愿一直埋藏在乔丹心中。十八岁时,他决定亲自去找查尔斯试试自己的运气。穿着体面的乔丹怀着怕被拒绝的心情叩响了庄园的大门,他看到的男人蓬头垢面,完全不是他小时候看到的整洁、精明的样子。原来那时查尔斯已经对处方药上瘾,过着邋遢的隐居生活。查尔斯同意进行DNA测试,但要乔丹通过律师正式向他提出要求。乔丹考虑到发送一封律师信可能就需要1000英镑(近1300美元),他无法承担,所以这件事当时没有继续下去。

乔丹20多岁时又给查尔斯写过多次信,但都没有得到回音。

吉普赛人一样的动荡生活使得小乔丹经常更换学校,不能安定下来学习,最终学业平平的乔丹做过面包车驾驶员,在2015年成为社区护工,并与凯蒂(Katie)相遇。两人曾在庄园开放给公众的区域散步,当乔丹告诉凯蒂自己的父亲住在那里时,凯蒂想他真会开玩笑。心酸的乔丹也经常去庄园附近跑步,坐在一张椅子上望着大门,希望能有机会看到查尔斯的妈妈——自己的奶奶。

英格兰康沃尔郡的彭罗斯庄园(Penrose Estate)(图片:geograph.org.uk/Michael Heavey)

终于等来DNA测试机会,爸爸却已过世

直到2018年8月,62岁的查尔斯因过量服用海洛因替代品,被发现死于家门外自己的车上。乔丹接到了房地产经理菲利普·凯尔(Philip Care)的电话。

3年前乔丹开始和菲利普·凯尔接触,委托菲利普多次劝说查尔斯同意DNA测试,但菲利普告诉乔丹,查尔斯不想做测试。于是乔丹又写了最后一封信,并附带了一个DNA测试套装包在里面,准备寄出去,也就在此时,乔丹接到了菲利普的电话,告诉他这是最后的机会,来证明他是不是查尔斯的儿子。

尽管觉得在这悲伤的时刻进行DNA测试是“不尊重”,但对乔丹来说毕竟不会有下一次机会了,他觉得这对他自己和他的儿子来说很重要,他们有权了解自己的家族。

有人提出反对,发现真相的机会正在消失

然而过程并非一帆风顺,乔丹告诉《太阳报》,当他准备去做测试的时候,查尔斯的一个同辈表亲表示反对,迫使乔丹在查尔斯被火化之前要获得母亲的声明。更糟的是,他们要求尽快火化查尔斯。乔丹表示:“我理解他们,并且不会有任何怨恨,但在当时这是让人极其难过、伤痛的。”

就在查尔斯去世两周后,他的妈妈安吉拉(Angela)也去世了,享年92岁。亲戚们要求母亲和儿子都应该紧急火化。菲利普打电话告诉乔丹,他们甚至已经定下了火化时间。

乔丹说,当时他很紧张,无法入睡,他担心发现真相的机会“正在逐渐消失”。幸运的是,乔丹在火化日期的前几天得到了样品,证明他是查尔斯的儿子。

他说:“这是一种解脱,但也令人难以置信的悲伤。我得到但又失去了我的父亲和我的奶奶。”

终于搬入庄园,可以慢慢了解自己的父亲

作为查尔斯唯一的儿子,乔丹成为了庄园的继承人。现在乔丹与凯蒂,还有他们刚刚出生的儿子搬入了这座占地1536英亩(约6.2平方公里),价值5000万英镑(约合6350万美元),位于英格兰康沃尔郡(Cornwall)的彭罗斯庄园(Penrose Estate),沉浸在新的生活方式中,并可以慢慢了解自己家族的历史。

The first thing that hit the new lord of Penrose Manor when he walked into his ancestral home for the first time wasn’t…

Publiée par The Girl Sun sur Samedi 25 mai 2019

这座庄园是英国二级保护建筑,罗杰斯家族把它买下后,从1771年起就住在这里。

乔丹的父亲查尔斯的肖像画,挂在庄园大厅。当乔丹第一次看到这副肖像时觉得很伤心,他说:“我看着画心想:‘爸爸,你怎么能没有看到我是你的儿子呢?’”

Publiée par Jordan Adlard Rogers sur Lundi 28 janvier 2019

在接受英国《每日邮报》采访时,乔丹说: “我很震惊,就在查尔斯去世的三天前,凯蒂发现她怀孕了。完全在意料之外,但我们很激动。在三天的时间内发现我将成为一名父亲,然而我却失去了自己的父亲,这真是非同寻常。”

I wonder how an aristocrat got stuck into a "Traveller" ?!!!Maybe she bent over while tarmacking his drive?!!A version…

Publiée par Philip Beardmore sur Samedi 25 mai 2019

查尔斯的父亲于1974年将财产赠予了国家信托基金,条件是保留1000年的租约,使他的后代能够继续生活在那里。

乔丹现在每年的津贴高达52,000英镑(约66,000美元),还有其他收益,他如今已经不需要工作了,庄园的收益完全可以支撑他的生活了。

乔丹说想建立一个慈善机构以帮助附近他曾经居住过的坡特利文(Porthleven)和赫尔斯顿(Helston)社区的居民。他说:“我经历过为支付下一张账单发愁,生活开始得很艰难,现在我想帮助别人,我不会忘记自己来自哪里。”

乔丹表示自己现在能更多解了父亲生前的生活。

Publiée par Jordan Adlard Rogers sur Jeudi 3 janvier 2019

其实,查尔斯并没有真正住在庄园里,他住在庄园的一个农舍里,他的妈妈一直住在这里,他没有继承过庄园。

当查尔斯遇到乔丹的妈妈朱莉(Julie)时,查尔斯还不是庄园的继承人。庄园的继承人是查尔斯的哥哥奈杰尔(Nigel),可悲的是,奈杰尔患上了白血病,于1987年夏天30多岁时去世,没有留下孩子。

查尔斯的哥哥是英国空军上尉,他的父亲是海军少校。而查尔斯从年轻时就一直没有正式的职业,达不到父母的期望和自己的要求,他索性就自暴自弃过起了嬉皮士的生活,以至后来整天邋里邋遢,他宁可生活在车子里而不愿住进那个乱糟糟的家。

留下遗憾

​虽然继承了丰厚遗产,但乔丹始终都觉得遗憾:“很多人说我幸运,但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查尔斯在有生之年知道我是他的儿子。或许他的人生道路会有所不同。”乔丹始终认为,整件事对他来说最最重要的是,他终于确定自己是谁了,并在最近把自己真正的姓氏罗杰斯(Rogers)加在了原来名字的后面。

他现在是英国贵族后裔:乔丹·阿德拉德·罗杰斯(Jordan Adlard Rogers)。

(本文由希望之声编辑编译综合,保留版权。未经希望之声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原创】英伦随笔:我的剑桥生活记——温暖的英国少女(上)...
views 63
(编者按:本文作者现在英国剑桥上学,学习的是理科。她为人活泼开朗,喜欢写作画画。《我的剑桥生活记》这一系列将记录她在剑桥读书的经历以及心情点滴。) 一. 我的英国好友凯特琳爱猫。 那是刚开学不久,在高等数学课里相识的我们一起到教学楼后方的长椅上做作业。 英国的风总是刮得很大,几次都将我们的作...
(组图)带你走进英国梦幻的薰衣草花田...
views 275
(欧洲希望之声原创)薰衣草代表着浪漫、美丽、典雅和梦幻,被称为“香草之后”。她的花色蓝紫宜人、花絮颖长秀丽、香气清新淡雅,给人优雅高贵之感。 薰衣草还被誉为“芳香药草”,在罗马时代就被广泛使用,对皮肤有治疗效果,可以改善皮肤粉刺、脓肿、湿疹等问题,还有治疗伤风感冒、腹泻、驱虫、改善睡眠、宁静安神等...
75年前的敌手 今日的兄弟: 英老兵会德老兵...
views 7
2019年6月6日英国老兵雷德( Harry Read)在参加纪念诺曼底登陆成功75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巧遇了当年的一位敌手,德国老兵戈尔茨(Paul Golz )。相逢一笑泯恩仇。这是他们首次会面,二人均表示,虽然他们曾经一度是一条战线两边的敌手,而在重建这个世界的过程中,他们是共事的伙伴,他们将对方...
大陆高中辍学女获得英国企业家签证(下)...
views 23
“从派出所拿到仅剩我一人名的户口本后,我在街上漫无目的转了好久,这个家就剩我一人了,当时觉得好像整个世界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从那时起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感到迷茫和绝望无助。”在英国诺丁汉的唐媛女士每当回忆起这段往事,仍会表情黯然。下面是她讲述的自己的故事。 五 2013年,我来到了英国城市诺丁汉求学,...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