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英保守党党魁竞逐落下帷幕 ...

英保守党党魁竞逐落下帷幕 鲍里斯·约翰逊步向唐宁街

唐宁街10号前的鲍里斯·约翰逊(图源:每日电讯报)

英国当地23日中午12:00,英国保守党党魁争夺战以约翰逊(Boris Johnson)无悬念胜出而落下帷幕。

据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报道,16.5万保守党成员在经过一个月的投票之后,约翰逊以92152票(66%)打败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的46656票(34%)票,赢得保守党的党魁竞逐,并将会在周三特蕾莎·梅卸任后成为新的英国首相。

支持“脱欧”不遗余力

约翰逊是英国政坛鲜见的特色人物:反正统、破规矩、不修篇幅,且花絮不断。一头杂乱金发也是出名的个性标志。他也因2008年北京奥运会闭幕式上代表伦敦去接奥运会旗和火种而为中国民众熟知。

英国《卫报》专栏作者西蒙·詹金斯给正在向唐宁街10号冲刺的约翰逊贴了新标签:鲍里斯·约翰逊2.0版,认为他的标志性个人魅力是最强大的武器。

据报道,约翰逊最崇拜的人是丘吉尔,但在对待欧洲大陆是否应该统一这个问题上,他与偶像的观点南辕北辙——丘吉尔是早期的“泛欧洲主义者”之一,对成立共同市场和欧盟起了先导作用,而约翰逊在2016年投身“脱欧”阵营,旗帜鲜明主张英国必须离开欧盟。“硬脱欧,准时脱欧,有没有协议都脱欧”,也成了约翰逊争夺保守党党魁的口号。

他请早年的竞选助手利用监控数据,找出那些“被遗忘的选民”,游说他们出门投票支持“脱欧”。他在“脱欧”演说中宣称身为欧盟成员的英国每周要向欧盟支付“3.5亿英镑”,立即激起不明真相民众对欧盟的强烈不满——尽管也因此被指误导公众。出任外交大臣后,他继续提倡强硬“脱欧”,反对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协议,甚至以辞职表明立场。

他在接受采访时敢把欧盟与希特勒相提并论,称任何试图统一欧洲大陆的努力最终都会沦为悲剧。这番放肆对比一下子惹恼了英国“留欧派”和欧盟。

对此,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不点名地批评说,有人身为英国执政党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却发表这番荒唐言论,其所言“越过了理性话语的界限”,体现出一种“政治健忘症”。

特蕾莎·梅宣布辞职后,约翰逊在多个场合阐明过他的“脱欧”主张:英国必须在10月31日之前脱离欧盟,为此不排除“无协议脱欧”可能性;为了换取有利于英国的协议,不排除以其他选项代替北爱尔兰与爱尔兰边境设置的“备份协议”,不排除扣留应支付给欧盟的390亿英镑的巨额分手费。

部分舆论认为,约翰逊从公投开始就不遗余力支持“脱欧”,是他赢得首相竞选的主要原因之一。而在“脱欧”变“拖欧”的情形下,保守党及其支持者如今都更希望看到一个不惧“硬脱欧”的领导人带领英国尽快走出困局。

面对“分裂”待合的内阁

就在结果宣布之前数小时,又一位内阁成员、教育大臣安妮 米尔顿(Anne Milton)宣布辞职,为新首相的胜出平添了一丝异样的色彩。

据报道,约翰逊一直以来都是硬脱欧派的代表,2018年他因无法接受特蕾莎·梅与欧盟之间的谈判立场而辞去外交大臣职务。在这次竞选过程中,他明确表示内阁的每位成员都必须与10月31日退出欧盟的政策“协调” – 无论是否达成协议。

面对最有可能成为新首相约翰逊的强硬脱欧立场,议会开始担忧无协议脱欧的风险。7月17日,英国上议院通过一项修正案,以阻止下一任英国首相通过暂停议会来推动无协议脱欧。与此同时,部分内阁部长据悉考虑辞职以阻止新首相暂停议会。

次日(18日),英国议会下议院也通过要求议会即便在暂停工作或休会期间仍能够在特定日期举行会议的修正案,旨在阻止最有可能上任的新首相约翰逊试图通过暂停议会来强行通过无协议脱欧。

在政府内阁反应上,英国副外交大臣艾兰·邓肯爵士(Alan Duncan)首先在周一(22日)递出辞呈,他此前要求召开紧急辩论,以给议员机会表态是否支持约翰逊组建政府,然而该请求遭到了下议院议长伯考的否决。

初级教育大臣安妮·米尔顿(Anne Milton)就在新党首结果即将公布前辞职,她指出严重关切约翰逊支持在没有达成协议情况下离开欧盟的主张。

早前英国司法大臣、财政大臣以及国际发展大臣均计划在24号新首相就职之前离职。司法大臣大卫·高克(David Gauke)表示如果约翰逊寻求的是无协议脱欧,他将无法在约翰逊的领导下就职:“鉴于我是特蕾莎·梅掌权以来的政府内阁大臣,我觉得适当做法的是让我辞职。”而就在保守党党首竞选结果公布之后,高克就马上宣布了辞职决定。

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也发出追随特蕾莎·梅的声明:“我相信我不会被新首相解雇,因为在那发生之前我会辞职。 假设鲍里斯·约翰逊成为下一任首相,我知道他的政策之一是接受在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这不是我所支持的。首相能够在政策方面有一位与他保持密切联系的财政大臣非常重要,因此我打算周三在特蕾莎·梅前往白金汉宫前向她递出辞呈。”

英国前下院院长克拉克(Kenneth Clarke)支持几位现大臣的决定。他认为如果10月底出现硬脱欧将是一个灾难,”10月31日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他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约翰逊在党内争夺首相宝座的竞选活动中多次提到硬脱欧,他说,约翰逊的许多表态”都十分欠缺考虑,而危险是,最终他只能落在无协议脱欧的陷阱里。”

获美国总统赏识的“精英”

鲍里斯·约翰逊1964年6月19日出生在美国纽约,一头金发遗传自土耳其裔的曾祖父,阿里·科玛尔。科玛尔曾是一位无畏的记者,还曾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崩溃前担任过内政大臣。20世纪初科马尔举家定居英国后将姓氏改为约翰逊。

约翰逊的父亲斯坦利是英国保守党资深成员。七十年代早期成为首批欧共体专员,负责污染控制。不过,父母的离异让他不得不回到了英国的寄宿学校。

后来,他得到了著名的伊顿公学奖学金,成了两位英国王子的学长。

从牛津毕业后,1987年开始担任《泰晤士报》记者;后来,《每日电讯报》看中了他,委以重任,1989年派他到布鲁塞尔担任驻欧共同体记者,1994年回伦敦总部担任助理总编,1999年出任The Spectator (《旁观者》)杂志主编,一直到2005年。
约翰逊从小就有政治雄心。

1997年,初涉政坛,约翰逊作为保守党候选人代表在一个工党票仓选区参加大选,结果惨败;2001年重新参选,在牛津郡亨利选区胜出。2005年再次当选议员。

2007年,约翰逊参加伦敦市长选举,挑战工党候选人肯·利文斯通,2008年险胜,随后辞去议员职务;2012年,约翰逊再次当选伦敦市长。那次胜利被认为是保守党在中期地方选举中屈指可数的亮点之一。

2015年,约翰逊重回议会;2016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前,约翰逊以伦敦市长身份表态,说公投是”一辈子只此一回的机会,投下真能有带来变化的一票”。这一表态引发空前关注。他父亲,前保守党政治家斯坦利·约翰逊在接受BBC采访时说,他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儿子这一表态”更可能终结职业生涯的举动了”。

公投结果揭晓,卡梅伦辞职,众目所向,约翰逊接任党魁和首相似乎没有悬念。但是,6月底他本来应该宣布参选,却最后一刻节外生枝,事态急转。戈夫宣布独立参选。约翰逊稍后退出选战,约翰逊和戈夫的“梦之队”随之解体,为特蕾莎·梅入主唐宁街10号铺平了道路。

峰回路转,梅上任后又出人意料地任命约翰逊担任外交大臣。

如今,约翰逊“如愿以偿”了。据英国媒体报道,入主唐宁街后,约翰逊将有可能尽快安排访美。因为约翰逊与美国总统川普之间私交甚好。访英前夕,特朗普曾多次公开表示支持约翰逊成为英国首相,赞美他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在美英“后脱欧时代”自贸协议问题上,鉴于川普对此热情极高,约翰逊也希望借此修补英国驻美大使密件泄露事件给两国关系造成的裂痕。

不过,约翰逊与川普在一些问题上也存在分歧。比如,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后,时任外交大臣约翰逊表态支持该协议。

专家认为,整体来看,约翰逊成为首相后,英国会继续维护和加强英美“特殊关系”,但在国际问题上不会轻易对特蕾莎·梅政府政策作出颠覆性改变。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