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习近平还睡得安稳吗?大事频...

习近平还睡得安稳吗?大事频发再创新高 北京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2019年12月02日】(欧洲希望之声记者郑平报导)过去的一周对于中共与习近平来说是多事之秋,重大事件的发生频率应该是再创新高。

在这些事件中,国际上,围绕川普签署《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首当其冲。

从这个法案获美国参众两院火速通过那一刻起,北京就开始尝试用包括召见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内的各种方法阻止法案被签署成为法律。但川普仍选择在感恩节长假前夜,宣布将法案签署生效。

马上,官媒新华社进行了机关枪式报导,9小时内连发51则相关报道,全是中共各级部门的痛骂,中共外交部再次召见美布兰斯塔德,香港政府也声明表示“强烈反对”。

但一个细节却反映出北京此时色厉内荏的真实心态:北京刻意将最严厉的声讨交给级别最低的中共驻港公署来完成,该公署在声明中表示要对华府“迎头痛击”;级别居次的中共港澳办改为表示“强烈谴责”;级别最高的中共外交部则发出最虚弱的威胁,仅表示“坚决反对”法案被签署,连谴责一词都没提到,更别提是否予以报复了。

《纽约时报》评论说,北京威胁意味很明确,但威胁的内容是空洞的,因为中方并没有有效的反击选项,而且当前贸易协议是美中更加关注的问题,也因此中方主掌贸易的机构对于香港人权法案一事保持沉默。

不仅如此,在美方拒绝了感恩节后赴北京谈判的邀约后,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不顾被打脸的尴尬主动致电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与财长姆努钦。中共商务部自己在声明中说,藉由这次通话,中美“就解决好相关问题取得共识”。身段之低,与对内宣传的形象大相径庭。

其次,特工王立强在澳洲投诚案继续发酵。

王立强对媒体披露,他曾供职的香港上市公司中国趋势是中共国防部的一个分支,是中共特务潜伏的前线公司,负责窃取情报并对港台澳洲进行政治渗透。

外界顺藤摸瓜,发现中国创新与光大集团关系密切——自2003年6月以来,中国创新的投资经理人一直是中国光大证券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人代表陈昌义也是中国创新的两名执行董事之一。

光大集团是否为中共海外渗透、窃取情报等提供资金?除光大集团外是否还有其他国有银行涉入?招商银行暂停海外汇款是否与此有关?光大集团与多个太子党有关,包括吴官正之子吴少华, 薄一波的长子薄熙来的哥哥薄熙永等, 他们又在中共特务网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王立强案曝光不足两周,牵扯内幕之深广已令人咂舌。 国际频频被打脸,国内也是麻烦不断。

人民大学教授向松祚最近在演讲中大胆炮轰习近平对内的政治经济政策。

向松祚在演讲中借赞扬邓小平来表示对习近平修宪恢复终身制深感忧虑。而对于习大大“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的经济政策他说:“为什么只鼓励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做优’?因为历史已经反复证明,国有企业不可能搞好。国有企业要能够搞好,我们还需要改革吗?”

似乎是为了印证向松祚的观点。11月26日,可能是中國20年來最大的國企違約被捅了出来。作为全球500强企业中名列第32名的天津物产集团宣布无法偿还一笔价值5亿美元的国际债券。

而此前,中国工商银行已经为这笔债务支付了787.5万美元的利息。天津物业自今年4月起開始就爆出財務危機, 其负债率达到总资产的76.45%。天津市政府指派國有投資管理公司整頓天津物產財務,而提出的債務重組計劃包括了延後還款,甚至折價償還等前所未有的举措,讓投資人承受損失。

中國去年以來出現違約潮,但多限於國內市場,像天津物產這樣涉及到離岸市場的較為少見,外界说这代表中國政府現在可能不願、或已经難以救助國有企業。

经济形势虽然严峻,却还是比不上疫症蔓延来的十万火急。

上周似有回落的鼠疫这周重新成为关注焦点。在内蒙古官方公布第4例鼠疫病例后,一则在微博已被封杀的消息经由推特传至海外,引发鼠疫已扩散至中国长春的猜测。

消息显示,一名为“曹大爷”的微博用户上周六(23日)发文称,他在长春的大伯疑似感染鼠疫,却被各大医院踢来踢去不愿意接收,最终大伯在发病8天后去世,始终未知病因。该网民指,之所以怀疑是鼠疫,是因为大伯曾出现高烧、休克、咳血、中毒等症状,但没有出现紫钳,长春市传染病医院的医生也说无法排除鼠疫。不过有接触史的亲人并未出现类似症状。

目前“曹大爷”的帐户被销号,这段文字也已无法自微博搜索。这则贴文“生前”曾在微博引发大量关注,反应了中国民间对官方防疫报道的不信任与对鼠疫疫情的担忧。

很多人将这次中国鼠疫的爆发与历史上历次王朝末劫相联系,不无道理,但也未免牵强。

以史为例,大唐太宗贞观年间,疫病流傳前後共有六次,發生频率算高的了。但都因为政治清明,官吏尽职,救災防疫措施得力,所以疫病對社會的影響不是很大。所以今天当我们提到贞观之治都认为是一朝盛世的开端。而到了中晚唐,军阀割据,互相征伐,一场疫病往往造成十室九空,甚至王朝灭亡。所以,如果套用中国传统的说法:上天有好生之徳,虽以疫症警世人,但若世人以此为鉴,庙堂之上以百姓为肱骨,勤修政务;江湖之民内修仁德。自然疫症来的快去的也快。

到了近现代,人类虽然已经对鼠疫有了非常有效的防范与治疗措施,但是其前提是信息透明,需要早发现,早防治,对于扩散开来的疫症仍然是束手无策。而这恰恰在当今的中国大陆难以达到。疫症消息是国家机密,中共政府的首要对策是先封锁消息。等到瞒不住了才透露那么一点点,还是为了强调自己治理的多么有效。

上次对待“非典”如此,这次对待“鼠疫”仍如此,视人命如草芥,美其名曰“稳定压倒一切”。只是这稳定到底是你中共的稳定,还是我们老百姓的稳定?古人云:”苛政猛于虎“。到了今天这句话应该改成:”苛政猛于疫“了。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