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专栏 一对母子八年形同陌路 非常...

一对母子八年形同陌路 非常经历蜕变人生

60
受中共欺骗,母子八年很少说话;癌病折磨,最终听进真相,奇迹发生(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4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

因中共媒体的欺骗宣传和洗脑,竟让一对母子八年都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因癌症恶化,痛苦绝望的母亲在最后的求生欲望下,勉强听进了儿子讲的真相,奇迹就此这样发生了……

为什么母子形同陌路八年之久

我母亲是个重现实、很顽固又很好面子的女强人,她脾气暴躁,但却善于经营人事、拉关系之类的。记得一次我和她单位的一位财务科长闲聊,他告诉我:“你母亲啊,能干、彪悍,我看见她也是惧她三分的。”

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十五岁,上初二,真、善、忍的高德大法洗涤了我的身心。一九九八年,我第一次和母亲谈起了大法修炼,并希望她也好好看一看《转法轮》书,既对身体有益,又可以改变一下她易怒的暴脾气。坚信无神论的母亲听完介绍后,对我的修炼不屑一顾,甚至是反对的。

可是由于我修炼后自身变化很大,街坊邻居、学校老师和同学们都对我的人品赞不绝口,所以她也就没来干涉我。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我知道大法是被冤枉的,二零零零年我独自去北京上访,后被遣送回家。当时“610办公室”伙同公安给母亲单位打电话,让母亲单位的领导一起陪同到家里抄家。母亲觉得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本来对我走入修炼她就不满意,如今政府和单位领导都出面了,她心中充满了愤怒,觉得我丢尽了她的脸面。

在我被拘留十五天回家后,她终于爆发了,并表示如果我继续修炼,她就要与我断绝母子关系。她当时的状态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在她面前,关于法轮大法的任何资讯我一个字都不能提及,否则她就会对我吼叫。就这样,我们母子之间有了一道深深的隔阂,不能有任何交流,因为她在心中已经认定,我是“中毒太深”了。

母亲开始和“610办”以及街道合作,亲自出面,骗我去中共在劳教所办的洗脑班;又听信中共的谎言,配合着在报纸上信口开河,说她的儿子炼功后如何变痴变傻。

我很难过!她是我的亲人,可是因为她听信了中共邪恶的谎言,我们之间没有信任、安慰和鼓励,只有不断施加的压力,我不知道该如何对母亲说清真相!因为只要我一开口,她就出口成脏、立即打断我,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并以死或者断绝母子关系为要挟……

由于母亲认为我丢尽了她的脸面,她从内心看不起我这个儿子,认为我是被中共定义的“愚昧”人员。我们母子之间的沟通几乎为零,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八年。

癌症煎熬,母子长谈,神迹初显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晚上,母亲肚子部位痛得难受,去医院检查,当时医生只是开了一点止痛药。等到九月初的时候,母亲觉的症状加重了,在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后,被确诊得了葡萄胎。在连续三个疗程的化疗无效后,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肺部以及身体其它的一些部位。当医生把结果告诉我们的时候,我见到强势的母亲躲在厕所偷偷流泪。

化疗的痛苦既难以描述又漫长而无望:母亲的头发一把一把地掉;虚弱的身体本来就需补充大量的营养,可是任何饭汤只要一接近,她就呕吐不止,于是吃饭也就变成了一场持久战,一顿饭总要喂上几个小时;她坐不了,也走不了,每次化疗完后回家,由于没有电梯,我得背她上七楼,还必须非常小心,因为她的骨头也痛……

在痛苦和绝望中,医生给的希望是使用一种还在临床试验阶段、化疗反应超强的一种药物试试。医生当时的意思是,如果这种药物没有效果的话,他们也就没办法了;同时由于这种药物比之前用的化疗药物反应会更强,而且还在试验阶段,所以要使用的话,需要我们家属和病人同意,并签字自己承担一切后果。

我问母亲要不要做?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是求生的欲望,其实她已经承受不了那样的痛苦了。看着她如此难受,我很痛心,而我最大的痛心之处是——我明明知道法轮大法可以救她,可即便如此,她都不许我谈论法轮功,我当时真的觉得她就是一块顽石!

签完字后,母亲还有一周的休息时间,我们坐车回家。一路上,我都在思考如何告诉她大法的真相,因为化疗的结果是无法预料的,更何况她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堪负荷了。而在我身边,就有很多绝症病人在大法修炼中治愈的例子。过去和母亲沟通的难点在于没有一个合理的契机,而如今,医生的论断强烈刺激了母亲的求生欲。我心中不断地向师父祈求,祈求师父能给予母亲平心静气的心态。

我把母亲背到沙发上,她斜躺在那里。一天都没吃饭,我去煮了十个饺子,她吃了一个半就吃不下了。过了一会儿想吐,我扶她到厕所,吐完又斜躺在沙发上。

我坐在她旁边,和她说:“老娘,我想和你好好聊一聊。”她立刻回道:“聊什么?你不就那点东西吗?我不想听,越听越难受。”

我发自内心地说:“我是你儿子,我看见你那么难受,我心里也很痛苦!我希望你好起来,这一点,难道你也感受不到吗?刚才医生的论断你也听到了,我看到你哭了,因为你觉得看不到希望。现在,你的亲儿子打算告诉你重拾希望的办法,你为什么就不想试一试呢?到了这个阶段,我们母子之间连聊聊心里话都不行吗?”

这一个多月她是看着我的,我们虽然很少说话,但是从早到晚的陪护她是看在眼里的。哎,中共的洗脑,让一对母子居然八年都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她有点动容了,于是说:“那你说吧。”

我第一次和母亲如此地促膝长谈:从我亲眼看到的法轮大法治愈各种绝症的事例,到“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以及海外法轮功洪传的盛况,包括法轮大法能治愈疾病的法理……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聊的过程中,我细细观察,感觉她开始能听得进了,开始能接受大法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她的状态一点点开始精神起来了。

然后我给她看了二零零八年神韵演出的光盘。看完后,真的就是一瞬间,她说肚子饿了,然后我把八个半饺子热了一下,她一口气吃完,接着她就去床上睡觉了。这一个半月来,我第一次看她睡得那么香。晚上,姨妈来给她做饭,她吃完了一小碗饭,没有任何呕吐的反应,她说:“这倒是有点神奇了!”

师恩浩荡,静听大法,痛苦瞬消

我坚信只有法轮大法可以救她,我想劝母亲修大法。虽然她的状态是好一点了,可是人的观念哪是那么轻易就会改变的呢?何况她之前是那么反对,还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母亲是从来不信神佛的,所以她一直不肯在炼功上表态。

又到了要去化疗的日子。我给母亲录了个MP3,里面是李洪志师父在广州的讲法。我把MP3给母亲,我说:“你下午要化疗,难受的时候,就听一听吧。”她收下了,但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听。

早上我去公司上班,心里却想着母亲下午的化疗,不知道会怎样难受。一下班,我就从公司赶到医院,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她的化疗应该刚结束。我一进入病房,就看到她坐在床上,听着MP3。母亲看到我来了,显得有点激动,摘下耳机,她连连对我说:“太神了!太神了!这次回去,我一定和你一起炼功!”我也很惊讶!母亲到底经历了什么?让她迅速改变了自己的观念。

她说:“化疗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全身连骨头都开始痛,实在忍不住了,想起来你早上给我的MP3,于是拿起来听,听着听着,那种痛苦一瞬间居然就消失了,我越听越觉的有道理,而且身上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太神奇了!”

我当时也感动得眼眶湿润,要知道母亲是从来不相信无利益的事的,她之所以站在中共的立场看待大法,除了面子和压力,就是对强权利益的崇拜。师父用洪大的慈悲对待每一个还可救的生命,就象我的母亲,当她转变了一点观念,师父就把母亲所有的痛苦都去掉了。要知道,这可是比之前化疗的药物更厉害的毒药啊!

接下来连续五天的化疗,母亲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甚至已经不象是个病人了。其实从听师父讲法这一天开始,她就胃口大开。化疗结束后五点,家里的亲人就会送饭过来,然后她就盘着腿,一个人坐在病床上大口大口的吃饭,而她同室的两个化疗病友就躲到门外去了。她自己也感觉浑身有劲,就不麻烦亲人送饭了,而是一到饭点,就和我散步去医院的住院部下面,在饭馆点菜吃饭,一扫之前连路都走不动的病态。

化疗一共有四个疗程,每一疗程的中间有两周的休息时间,母亲就开始和我回家学法炼功。母亲的身体越来越健康,看她光着头坐在我的对面,一刹那,我觉的这才是母亲本来慈祥的真实面目。

癌症消逝,母亲“三退”,身心剧变

母亲连续做完了三个疗程,在这个过程当中,虽然一直在化疗,但是她一点痛苦的感觉都没有。我都觉的奇怪,这些挂进去的毒素去哪里了呢?有一天,她的主治医生来查房时,再次看到她一个人坐在病床上大口吃着饭,主治医生连连惊叹道:“你可真是个奇迹啊!我治了这么多病人,没有见过一个象你这样的!而且你连白细胞都不补,这哪里象个病人啊!”

医生的话提醒了母亲,于是她决定第四个疗程不做了,她终于开始坚信大法了。随着学法炼功,后来再去医院检查,所有指标一切正常,葡萄胎也消失了。

母亲的神奇经历,也改变了家里很多亲人的观念,他们都见证了母亲身上发生的神迹。母亲自己也经常在思考:每天三个小时有毒的化疗药物进了身体,为什么一听法,就一点难受的感觉都没有了?真是比灵丹妙药还神。我跟母亲说,因为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佛道神的。

母亲所经历的故事,现在已经过去十二年了,就象母亲后来所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这次的神迹,她也不会相信法轮大法是如此的超常。后来她还经历了四次惊心动魄的灾难,由于做了“三退”,认清了中共,她的身体恢复的都很快。现在母亲不仅身体好了,脾气也改了,遇到矛盾时也总会看看是自己哪里没做好……

我把母亲的故事写出来,希望人们在疫情病毒面前,在面临困境时,也能像我母亲一样,转变一下观念,法轮大法的神迹也会在你的身上体现。

责任编辑:翛然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