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希望之声》专访陈光诚:中...

《希望之声》专访陈光诚:中共是人类公敌 不可能永久存在 华人朋友坚持!

85
陈光诚参加共和党大会发言(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8日】(本台记者季云综合报导)8月26日(周三),来自中国的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应邀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发表演讲,他演讲的主题是“中共是人类的公敌”。他为什么这么说?几分钟的演讲内容他是怎么考虑选择的?CNN的文章影射他被美国前政府奥巴马和拜登营救来美国,他却去支持拜登的竞选对手川普,他如何回应这种评论呢?8月27日(周四),《希望之声》记者辛恬就上述问题专访了他。他在专访中表示,他只是把肺腑之言讲了出来,中共的确就是人类公敌,中共这种令人神共怒的邪恶政权作恶多端,不可能永久存在,希望华人朋友坚持。

在共和党全代会上受邀请演讲的感受?

陈光诚:有这样一个机会能够讲出中共的罪恶、讲出中共对世界的威胁,感到非常的荣幸,也深感到这个责任所在。

如何选择演讲中要说的话?

陈光诚: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我的肺腑之言了,我一直以来就是这样想的,也确实就是这样认为的,共产党就是这么个东西,所以有这样的机会,我就把我的感受写出来,就根据这个来讲吧。

我觉得中共就是人类公敌,这个没有错。我只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很多人善良的认为它是个政党,它其实不是一个政党,它是一个黑权集团。

作为中国的维权人士,第一次在这种场合演讲,意味着什么?

陈光诚:我觉得至少意味着一点,就是美国的绥靖政策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原来中共通过它的大外宣也好,其它的手段来渗透腐蚀世界的历史要结束了。所以现在我觉得这倒是一个好的事情,只要对于邪恶政权的这种绥靖不在了,共产党就没有多少机会对世界的普世价值、文明、文化进行破坏。世界认识到它的危害性以后,也会站出来支持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权利,建立民主政权的国家。

实际上这个(话题)蓬佩奥(国务卿)在尼克松图书馆演讲的时候也已经提到了,中共并不等于中国,中共根本不代表中国人。所以这样连起来看的话,我觉得这是标志着多年被中共欺骗、耍弄之后的一个全世界自由国家的觉醒。

现在美国从川普总统到蓬佩奥到很多的人,越来越能区分中共与中国和中国人民,您觉得这事如何发生的

陈光诚:我觉得这也是中共不断作恶的一个结果,这也是天道使然吧,因为毕竟善恶有报。人神共怒的共产专制政权不可能永远嚣张下去,如果那样的话,还有天理吗?所以它可能需要在某一个历史时刻就是要有人站出来,把这个问题点出来,然后让大家注意到,然后世界形势发生变化,最后把这样一个残害生灵、人神共怒的邪恶政权扫尽历史的灰烬。这个可能既是自然,也是必然吧。

CNN说您逃出中国来到美国时候,是奥巴马拜登政府(的帮助),但后来您对于前政府有众多的批评,现在您也非常支持川普政府,如何看他们这样的评论?

陈光诚:如果他们今天给我邀请,让我去民主党代表大会讲话,我也会讲的,我也支持他们啊,但我讲的内容还是批评中共啊,这有什么不可以啊?人家邀请我去,我当然要去啊,为什么你觉得我是支持他们呢?这不存在这个问题啊。我讲的是共产党啊,提醒的是全世界人民,包括美国人民在内,要注意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对我们的威胁、渗透、腐蚀,它是人类的公敌。我们不联手把它扫进历史的灰烬,它就会影响我们的民主自由。

我们的生活已经改变了啊,共产红毒肆虐世界,中共病毒让我们现在出门不得不戴口罩,大家现在见面打招呼各种方式都变了,大家没感觉到吗?所以这个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我还是那句话,他现在邀请我,我还会去,我也还带着这个稿子,我可能会改一改,也可能讲得更狠,只要他们愿意我讲。如果把我去就视为一种支持的话,那我也去,我也支持他们。

我就觉得在我这里,不管是什么党,他只要支持人权、捍卫普世价值、捍卫自由、支持正义,真正站在正义一边,而不去考量自己的一些东西,我就会支持。这个没有好怀疑的。

我刚才看见推上有人说,他们也在播这个会议,为什么到我演讲的时候,他把我那段不播呢?什么原因呢?

(多家主流媒体不转播陈光诚的致辞)

不播致辞的是什么媒体?

陈光诚:你可以去查一下,他们在播这个东西,为什么就不愿意播我讲的这个东西?我讲的是批评中共的,你为什么不愿意播?怎么理解?我的理解就是你怕中共不高兴吗?还是怎么着?我不知道,反正我只是说这些东西。

总而言之,谁反对中共,谁支持人权,捍卫普世价值,我都会和他们一起做。

CNN报导说,在准备发言之前,您批评奥巴马和拜登政府的绥靖政策,允许中共渗透和腐蚀全球的社区,您如何看待?

陈光诚:在稿子里我写的是,以前的政府,我并不是专门就指奥巴马政府,所以当然也包括他们在内。为什么也包括他们在内呢?比如有一次,我来华盛顿,我一个朋友就觉得美国作为一个民主的灯塔,我来华盛顿,他们应该出来接见。于是一个大的金主去联系他们,他们就发短信说,千万别带你朋友来,太敏感了,共产党会疯的。你说这个不是绥靖是什么?怕共产党干什么?你生活在一个民主国家。所以我批评他绥靖,我是有根据的。

事情发生在哪一年?

陈光诚:2013年的1月30号吧。

大家会记得的那时是奥巴马、拜登政府,希拉里做国务卿的时候,您逃出了中国。如何评价他们在其中所做的事情?

陈光诚:首先,对于所有帮过我忙的人,我都会永远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个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有些人做了些不应该做的,背叛美国价值的一些做法,我也直接就批评,这个也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再者,我觉得,美国做什么,可能这个人啊,关键受到中共的教育,中共那时候教育的课本中,把美国的行政说成一个翘翘板,好象哪个党竞选成功了,掌握权力可以为所欲为。其实我们看到这完全不是这样的,不管你哪个党进入白宫,国会对它有一个强大的监督作用,媒体对它有一个强大的监督作用,它必须追随或者跟随美国的立国之本,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如果它背离得太远,人们就会批评它,就会杯葛它。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希拉里当时决定帮忙,那是因为出于这样一个考量,因此,我非常感谢美国这样一个伟大的国家,这样一个自由的故乡、英雄之邦,这个是没有错的,我觉得,当时发生的那种状况,我没看到,说行政部门以外,美国国会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希拉里当时去北京的时候,记者要求采访,结果国务院就下达一个命令,就是所有美国驻中国的记者不能去采访,只能随团跟着他们到北京的记者去采访。当时有记者就跟我说,你说他们不在中国,他们怎么能比我们更了解中国?他们问的问题会更深刻吗?这是那个记者当时亲口跟我说的。

所以这样的事情,我就持批评态度。所以我对同一个人,在不同事情上的一些决定,我该批评的批评,该称赞的称赞,这个我觉得是作为一个人应该有的东西。所以你不要因为他做了好的事情,把坏的也掩盖起来就不说了,做了坏的事情,他再做一件好的事情,我们也就不说,那也不行。所以这样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我应该感谢的就是美国这个国家,我应该感谢的是美国人民。

而且这个问题有很多细节,大家如果想了解,可以去读我的回忆录,关于大使馆的那一章,里头有很多故事,大家读了以后,可能你就会知道。如果你不读,那你可能就真的没办法理解。背后实在有太多大家完全想象不到、不知道的一些故事,你读了以后,你就明白了。

如何看美中关系、中共的问题在这次美国大选中的角色或位置

陈光诚:第一,我从来不认为有真正的中美关系,一直以来都是共美关系,实际上是共产党在和美国打交道,中国人民根本连说话的权利、机会都没有。更没有代表来要按照人民的意志去做,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中美关系。那么,之所以今天走到这样的一天,我觉得是共产党作恶多端,现在全世界已经不再容忍。那么共产党将会为它原来做的一切恶包括在中国、在国际上将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开始了。所以我觉得,共产党对全世界的威胁,美国人也意识到了,意识到了就必须改变,这就是美国。

所以我觉得,究其根源,就是共产党逆天而行所致。

华裔美国人在总统大选的时候如何选择,怎样面对?有些华人就觉得,你把新冠病毒叫China Virus或者说CCP Virus的话,好象自己会受到影响,中国人形象会受到影响,如何看待?

陈光诚:我没觉得会受到影响,我就是说它是共产红毒,或者中共病毒,这影响什么?共产党通过垄断权力,制造这种病毒,然后让病毒传到全世界,这就是共产党的责任,这个跟我们华人有什么关系啊?共产党代表我们吗?我从来没投票给它,它绑架我还差不多。所以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完全不必有这样的感受,相反华人朋友在这个问题上要清醒的认识到,共产党这样一个人神共怒的邪恶政权,不可能长久下去,我们必须尽早的与它切割,而且要从历史的高度、从正义的角度来做出选择。美国如果绥靖政策即使回来,对中国人民,对世界人民都是个灾难。美国继续强大,站起来,和其它民主国家一起,把共产专制政权扫进历史的灰烬,这是全世界人的福音。

为什么认为美国不能再继续这种绥靖政策?

陈光诚:这个共产红毒已经说明问题了,导致美国10多万人死亡,这还不是一个血的教训吗?911才死了多少人?相比共产红毒,珍珠港才死了多少人?所以这个我觉得已经是清醒的告诉全世界,原来的那种以为共产党只会迫害中国人民,不会迫害到世界人民的那种隔岸观火的心态,我觉得现在大家应该改变了,无论朝野。

对华人朋友的建议

陈光诚:我就想跟听众朋友们说,再弱的光也是划破黑暗的利剑,我们只要坚持、只要努力、只要勇敢的向邪恶说不,那么我们就会赢得最后的胜利。政治问题很多时候关键就在于再坚持一下。

事件回放:

在周三的演讲中,陈光诚表示:「站出来对抗暴政不容易,我深知这一点」。他说,当他在中国大声疾呼反对中共的一胎化政策和其它对民众的不公待遇时,他遭到当局的迫害、殴打、被投入监狱和软禁在家。直到2012年4月,他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获得庇护,终于逃离中国。

「我永远感谢美国人民欢迎我和我的家人来到美国,在这里我们是自由的。」陈光诚说。

他说:「中国共产党是人类的敌人。它不仅恐吓自己的人民,并且也在威胁世界的福祉。

在中国,任何信仰或信念,没有经过中共批准的——宗教、民主、人权——就可能锒铛入狱。整个国家生活在大规模的监视和审查之下。」

「美国必须用其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价值观,聚集其它民主国家的联盟来制止中共的侵略,」陈光诚说,总统川普在领导这一切,我们需要其它国家加入这场战斗,为我们的未来而战。

他再次重复 「站出来对抗暴政不容易。我深知这一点。」「但是美国总统川普为我们展示了战斗的勇气,我们需要支持他,投票给他,为他而战,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而战。」

陈光诚来自中国山东,因眼疾未治,自幼双目失明,他没有经过专业法律训练,自学法律知识为村民和残疾人士维权,被誉为“赤脚律师”,曾入选美国“时代”杂志2006年时代百大人物。 陈光诚因为在2005年揭露山东省临沂市政府强制堕胎遭软禁,2006年被捕入狱,2010年刑满回家后继续被软禁,2012年他进入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寻求庇护,5月和家人一起抵达美国。他目前在华盛顿DC的美国天主教大学政策与天主教研究研究所担任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