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新西兰作家提拯救美国的九大...

新西兰作家提拯救美国的九大建议

47
为了避免美国被社会主义毁掉,新西兰作家近日提出9大建议。(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0日】(本台记者梁鵬綜合編譯)新西兰著名作家、电影制片人特雷弗·劳登(Trevor Loudon)近日在英文大纪元网站撰文,提出了将美国从社会主义深渊中拯救出来的九条建议。

以下是他文章的全文翻译:

尽管我是新西兰人,但我非常了解美国及其美国人民。我曾去过美国的48个州,并向这个令人惊叹的国家的500多名观众发表过演说。我的演说始终如一:美国正在走向残酷的社会主义革命暴政,如果美国垮台,每个自由国家都会随之崩溃。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呢?可以拯救美利坚共和国吗?老实说,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提出一些步骤,至少可以给美国一个反击的机会。

一、面对现实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仍然不承认这样的事实。许多人认为军方秘密地控制一切,伸张正义和川普(特朗普)的总统职位得以恢复只是时间问题。他们有一个“秘密计划”,大家就是要“有信心”。事实是,川普在自己的政党中被共产主义者、全球化主义者甚至叛徒组成的联盟打败了。现在,“深层政府”几乎完全控制了一切。

即使如果我们将来仍能进行有意义的选举,川普也不会在2024年之前的任何时间重新上任。

民主党为了确保自己永远不会败选,他们计划给2,200万非法移民选举权,废除选举人团,通过波多黎各和哥伦比亚特区建州再增加至少四名极左翼参议员,并让数以百万计的第三世界难民和非法移民涌入美国。他们还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推行投票“改革”,即大规模邮寄投票,取消身份证要求等,以保证民主党的永久控制权。

如果民主党可以废除参议院的阻挠,并将至少四个左派的“大法官”送入最高法院,那么,如果我们依靠传统的政治方法,那么几乎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制止这些事情发生。

事实上,我们正在实时进行由中共推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

军队无法拯救我们,川普也没有办法。相反,我们要依赖爱国民众来保护川普和武装部队不受民主党/共产主义者的无情攻击。

只有当足够多的美国人面对这些令人不快的事实时,那么,我们才能有希望。

二、停止所有对暴力的鼓吹

暴力不会拯救美国。残酷的现实是,巴拉克·奥巴马总统用八年的时间将左倾的政治人物取代了爱国的将领。他做得很“出色”。如果爆发暴力事件(愿上帝禁止),军队将与现政府站在一起,而不是与起义的人站在一起。

有没有人认为俄罗斯、中国、古巴、朝鲜和伊朗会在他们的民主党朋友被爱国起义击败时袖手旁观?他们无疑将利用这一机会一劳永逸地消灭他们的“主要敌人”。

当心任何在网上公开或私人聚会上煽动暴力的人。尽快远离他们。他们充其量是天真的绝望者,而最糟糕的却可能是政府派出的挑衅者。

左派在祈祷出现“右翼的暴力”。这将为他们大举镇压美国爱国者提供借口。这个国家要么被和平地拯救,要么根本无法拯救。如果爆发了重大暴力事件,那一切就完了。

话虽如此,《第二修正案》必须保留。武装平民即使面对生物战或核袭击无能为力,至少可以制止专制。美国人应该保持自己的枪支并时刻努力确保他们永远不必对自己的人使用武器。

三、恢复所有红州的选举诚信合法性

如果选民的信任在数月内仍未恢复,那么共和党注定会失败。民主党将继续投票。大批共和党选民将留在家里。他们将不信任选举,并将拒绝参加选举。我们已经在乔治亚州参议院选举中看到了这种结果。

目前有30个州由共和党立法机构领导。有些人已经在调查如何解决选举程序的缺陷。除非公众大量参与,否则大多数将是粉饰。注意:如果由此得出的建议不包括取消电子投票机和重罚有组织的选民欺诈行,那么这很可能只是一种粉饰。

爱国者必须首先恢复红州的选举诚信合法性,然后扩展到蓝州的红县,然后是2022年之后的整个国家。

当务之急是我们开始参与这个过程。

四、立即关闭共和党初选

这应该很容易,但是没有人去谈论它。美国只有五个州真正关闭了共和党的初选。这意味着在大多数州,民主人士和独立派(甚至是共产主义者)都可以在共和党初选中投票,而他们确实可以这样做。在全国各地,共和党的敌人在共和党初选中会选出最弱小,最无用的候选人。

这就是为什么虽然共和党基层选民是超级爱国的,但在大多数州投票当选的大多数代表却像“进步”的民主党。

共和党的爱国者们,关闭初选吧。这样的初选将变异你们的政党。

五、组织自由州联盟

有志于复兴美国的民间人士需要建立“一个民族内部的民族”。这并不意味着分裂,因为分裂将很快被俄罗斯和中国利用。现在需要重新确认美国宪法第十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利。已经失控的联邦政府将对美国仅剩的每种独立权力进行猛烈攻击。每个有勇气这样做的红州都必须立即开始争取达成正式的联盟协定,以集体反对一切形式的联邦扩张。

这样的正式联盟应从佛罗里达州和德克萨斯州开始,然后通过邀请俄克拉荷马州、平原州、大多数南部州、新罕布什尔州、中西部自由州以及以共和党为首的北部和西部州来发展。

这样的联盟从佛罗里达群岛和墨西哥湾一直延伸到五大湖和加拿大边境甚至阿拉斯加,将整个国家一分为二。

再加上蓝州的红县,例如弗吉尼亚州、马里兰州、新泽西州、马萨诸塞州、伊利诺伊州、明尼苏达州、新墨西哥州、科罗拉多州、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和加利福尼亚州,将创建一个投票和经济集团,华盛顿将很难挑战这样的集团。

当拜登政府最近建议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关闭该州的所有餐馆以减缓中共病毒大流行时,州长礼貌地拒绝了,理由是大规模封锁的无效性和可怕的经济后果。

据报道,拜登曾暗示要禁止往返佛罗里达的航空和公路旅行。这是违宪的。这种威胁也许只能对佛罗里达州单个州起作用。但是无法强加于佛罗里达州、德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以及其它10到25个州的联盟。

从技术上说,美国是各个独立自由州的联邦。现在是时候完全实现这一理想了。

南部各州将很快卷入新一轮的非法移民浪潮。联邦政府将无能为力。德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以及新墨西哥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自由县现在需要准备捍卫自己的边界。这不是联邦政府宪法保护的移民问题,而是州公共福利问题。

当然,拜登政府计划将更多的左翼法官送入最高法院,以使他们实际上想要的任何东西“符合宪法”。但组织自由州联盟甚至不需要上法庭。州政府已经拥有《第十修正案》所赋予的权力,可以废除联邦的权力扩张。他们只需要团结起来,就可以将华盛顿放回宪法规定的小框框中。

勇敢地执行第一修正案(言论自由)和第十修正案(国家主权)将拯救共和国。

六、共和国审查

每个自由国家都应立即着手通过“共和国审查”程序。西部和北部一些州有一个规模很小但正在不断发展的运动,以审查他们与联邦政府的接触,以消除或废除所有违宪关系。

根据《宪法》,各州在技术上高于联邦政府。在“平等立场”原则下,他们拥有独立主权,并且拥有拒绝参与违宪程序的法律权力。

例如,大多数州仅从联邦政府那里获得大约10%的教育预算,但几乎完全服从了教育部的指示。为什么不放弃那微不足道的10%,以换取对所有公共教育的地方控制权?美国正在公立学校失去年轻的一代。每个爱国父母都知道这一点。

这将使父母对孩子的教育有更多的控制权,并恢复公民对自己的政府的控制权。这只花费所在州教育预算的10%,不值得吗?

如果一个自由州愿意反对联邦政府的过度扩张,它们还必须准备放弃违宪的联邦资金。

全面的“共和国审查”审核很快就会将权力移交给所属的州立法机关。

七、组建多州“美国优先”大众联盟

我们需要建立一个“美国优先”大众综合组织,使其能够在共和党内部和外部-甚至在某些地区的民主党内部-开展活动。

该组织应该在联盟的每个州的各级政府中推动美国复兴/美国优先议程。

这样的运动可以在不受到共和党控制的情况下,利用7,000万至8,000万川普选民的力量。

美国优先运动可以团结茶党和美国复兴运动成员、草根共和党人、爱国民主党人和独立党,动员数千万选民将共和党转变成它本来应该是的真正民粹主义和爱国主义的复兴美国党。

米奇·麦康奈尔要准备接招了!

川普已经在审查候选人,以反对在2020年大选后出卖自己基层选民的共和党国会众议员和参议员。

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优先运动成员应该登记成为共和党人,并在2022年初选中淘汰数10个出卖原则的共和党人。到2024年,美国优先/美国复兴运动可能会“拥有”共和党的每个级别。共和党需要美国复兴运动比美国复兴运动需要共和党品牌更甚。

当前,红州有将近70名极左民主党议员。仅恢复选举的诚信合法性就可能在2022年击败其中的几位。

在每一场竞选中,由川普支持的复兴美国运动候选人都可以翻转更多选区。于2022年夺回众议院,使拜登成为“跛脚鸭”总统,将是绝对可行的。

八、抵制/大规模抵制

爱国者应该放弃谷歌、脸书、推特等,转而使用更诚实的社交平台。他们还应该热情地支持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所做的努力,一起惩罚那些“消声爱国者”的大型高科技运营商。如果有25个或30个自由州做同样的事情,那么“技术巨头”将很快成为“技术小头”。

爱国者需要在全国范围内组织抵制非爱国公司,并支持忠诚爱国的美国公司(如My Pillow和Goya Foods)。

一些当地组织已经在草拟“不友好的”公司和替代方案的名单,因此爱国者可以停止支持他们的敌手,并在支持复兴美国的公司更多的消费。

有序地锁定打击脆弱的非爱国公司也是明智的方案。

想象一下,如果现在有8,000万复兴美国爱国者决心开始在全国范围内抵制一家这样的公司。抵制行动将无限期地进行下去,直到目标公司破产或为“消声爱国者”行为而道歉。同时可以考虑让每个美国复兴运动成员的家庭都可以同时承诺今年购买至少一种被消声的爱国公司的产品。

比如说,可以考虑在4月1日锁定打击一家不爱国的公司,然后在5月1日另一家,6月1日又一家,等等。在两到三家公司倒闭或道歉之后,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大公司开始退出“消声文化”。

爱国人民在这个国家拥有消费能力。我们需要饿死敌人并支持我们的朋友。

同样,爱国者需要在一个国家内部建立一个国家。

还应该考虑到,每个美国爱国者都尽可能地抵制所有共产主义中国的商品。检查那些标签!在2021年购买中共产品就像在1939年购买纳粹产品一样。这是不道德的,是在自我毁灭。

中共病毒刚刚破坏了美国经济。然后,中共又煽动了大规模的“黑命贵”骚乱。然后又是中共操纵影响2020年大选。

现在是美国人停止资助他们的头号敌人-中国共产党的时候了。

九、清除州一级的恶意外国影响

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公布了一项立法,以大幅度减少中国共产党在佛罗里达州的活动。该立法还针对其他几个敌对国家,包括俄罗斯、伊朗、叙利亚、朝鲜、古巴和委内瑞拉。所有这些国家都干涉了美国的内政。

2020年12月,川普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透露,中国共产党正在针对数十名国会议员及其助手进行“大规模影响力运动”,包括试图进行勒索和贿赂。

当前,成千上万来自敌对政权的外国公司正在购买土地、食品生产设施、技术公司、教育设施和基础设施。

数以万计的外国特工为了中国和其它恶意国家的利益,正在笼络了不爱国的商人、不道德的政客和同情他们的记者。

拜登-贺锦丽政府将不会采取任何行动在联邦一级制止这些活动,但自由州仍然可以做很多事情。

如果每个自由州都能镇压外国贿赂、腐败、间谍活动和颠覆活动,这将改变这个国家。

如果数百名腐败的学者、记者、商人和政客(来自两党)受到曝光和惩罚,那么这个国家很快就会在道德、经济和政治复苏的道路上步入正轨。

你怎么看?

当然,单靠这些步骤并不能挽救美国。但我相信,这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我会跟进并提出进一步的建议和计划。但目前,我很乐意在“评论”部分中看到您的意见、建议和批评。

感谢您的阅读。一位感恩的新西兰人,愿上帝保佑美国。

注:特雷弗·洛登是来自新西兰的作家,电影制片人和公共演讲者。30多年来,他研究了激进左派、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及其对主流政治的隐性影响。他以《内部敌人:美国国会中的共产党员,社会主义者和“进步”人士》以及同类主题的纪录片《内部敌人》而闻名。他最近出版的书是《白宫红人: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的共产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安全风险》。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