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习近平女儿及姐夫个人信息泄...

习近平女儿及姐夫个人信息泄露 24年轻网民集体获刑

135
牛腾宇托人带出的纸条,披露在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和逼迫认罪。(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希望之声2021年1月27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因公开习近平女儿及姐夫个人信息,24名未成年人及在校学生遭中共重判。其中“恶俗维基”网运维人员牛腾宇被指是主犯遭判14年。牛腾宇母亲表示,中共曾成立专案组,下大力度抓捕这些少年,并使用酷刑逼供手段,逼他们认罪。

广东省茂名市茂南区法院在2020年12月30日一审重判24名年轻人在一宗网络案件中罪成,其中9名是未成年人。年仅20岁、被指控为“主犯”的“恶俗维基”站长牛腾宇获刑14年,其他23人也获不等刑期。

自由亚洲电台1月26日报导,这宗被指高度政治化的案件,因习近平女儿习明泽及习近平姐夫邓家贵的个人信息被公开而起。日前牛腾宇及其他获刑者的母亲均拟提起上诉。

牛腾宇母亲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因习明泽及邓家贵信息遭泄露,炮制政治大案。在无法抓捕在境外的网站主理人的背景下,负责案件的广东茂名警方不惜移花接木,将“恶俗维基”替代实际涉事的“支那维基”,抓捕大批“恶俗维基”会员,以此作为中共建政70周年大礼向中央呈报,其后茂名警方受到嘉奖。

牛腾宇母亲表示,牛腾宇在2019年8月初被抓,因为习明泽的照片被人传到“支那维基”网站上,被中央发现之后成立一个专案组,然后在全国出动大批警力抓这些会员,但是经过严格审讯后他们都是无罪的,各地警方就给释放了。唯独茂名警方想立功,它就移花接木嫁祸“恶俗维基”,把其会员全部给抓了,茂名警方在利益驱使下昧着良心把案件拔高,宣称献了一份中共建政70周年大礼,上报至中共公安部“破获了一起与反华势力相勾结的恶势力集团大案”。

牛腾宇在单亲家庭长大,跟随母亲到河南焦作生活,因学籍问题于13岁辍学,其后自学计算机知识,于2014年获得西安中国网络安全技能大赛第三名,虽然获多所大学招揽,但为了照顾家人,牛腾宇选择放弃进入大学的机会,靠编写软件为生。牛腾宇母亲确信儿子绝不可能做违法事情,她谴责当局使用酷刑逼供手段。

她表示,这些孩子们根本就不是上传照片的人,而是代罪羔羊。他们给这些孩子找证据,把他们关押在看守所里,那里边剥夺人权,就跟纳粹集中营一样,就每天对他们逼供诱供、威胁恐吓等,特别是牛腾宇,让他承认自己是主犯,他说我不是主犯,就这种情况下就开始打他、吊他,不让他睡眠;他现在一条胳膊被打残了,然后就是挨饿,特别残酷的手法,曾经打得他晕过好几次,打晕之后再用凉水给他泼过来,然后逼迫他承认自己是主犯。

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认为“恶俗维基”等网站,运作多年未见司法部门以涉及侵犯公民隐私对网站进行惩处,只是在涉及习近平家属信息之后才被定为专案,这完全是一个政治案件。即使当事人真的上传了公民个人信息,也应该依据法律做出处罚,而不是做出政治报复式的重判。

居住在纽约的中国民主党成员陈闯创也表示,“人肉搜索”在中国网络比比皆是,该案被政治化操作的整个过程,只是因为涉及习近平家属信息。案件也折射出在中国的数字集权下无人是安全的,而最大的侵犯公民隐私权正是中共当局。

代理此案的数位律师因受当局施压已经退出,目前该案已送至二审法院,未来将委讬数名人权律师提起上诉。

早在2019年10月,中共官媒声称,中国多地警方破获透过互联网浏览或观看“反华”、“仇华”信息案件,指控“恶俗维基”网站将服务器搭建在境外、充斥反华反动言论,并且网站上还有大量“非法获取的公民个人信息”。官方报导未透露案件涉及习近平家人的内容。

据称习明泽、邓家贵信息最初源于“支那维基”网站词条;随后,中共公安部和国安部成立“1902136”专案,并交于各地警方办理案件,广东茂名市茂南网警大队亦为办案单位之一。

后来,仅做过200多个有效“恶俗维基”词条的牛腾宇被定为主犯,被控“寻衅滋事”;在去年12月30日开庭前再被增加两项罪名“侵犯个人信息”和“非法经营犯”罪,合并获刑14年及处罚金13万元。

有网友揭露,广东茂名警方诱捕在国外的主谋不成,只抓到在上海的主事者,上海原公安高层龚道安在接受贿赂后放人。为栽赃牛腾宇成主谋,把他在逮捕以后关在看守所里改为监视居住提出看守所,从而单独施加酷刑40天,刑讯逼供造假证词。

从2014年起,中国大陆和海外的网友搭建和运作被称为“恶俗圈”的三大网络平台,包括“恶俗维基”、“支那维基”和“红岸基金会”。“恶俗维基”在网站强调其宗旨是“揭露并记录事实”。

据报,1992年出生的习明泽是习近平的独生女儿,小名木子,大名习明泽,习明泽在美国留学时神秘低调。美国《纽约客》杂志曾引述消息称,习明泽利用化名在哈佛大学主修心理学和英文,了解她真正身份的人不超过10个,仅限于亲密的友人和几位教职人员。

据海外中文媒体曾报导,为了确保习明泽的生命安全,中央警卫局明令不能流传出半张她的相片。而外界也只能看到她幼年和少女时代的照片,近年来的样貌,除了与她最亲近的家人和亲友外,几乎无人知晓。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