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 【視頻】向松祚2019年再...

【視頻】向松祚2019年再度發表驚人演講

分享

【2019年01月22日讯】在上海1月20日舉行的中方信富策略發布會暨鬥牛財經峰會上,中國知名經濟學家、國際金融戰略專家向松祚再度發表驚人演講。向松祚分析了中國2018年經濟下行的四大原因,認為2019年要謹防明斯基時刻。

向松祚開篇說,2018年到目前為止的經濟下行到什麼幅度,中外研究機構都有數據,但沒有共識。他去年的演講中曾引述中國權威機構發布的數據稱GDP增長率1.67%,甚至為負數。

向松祚演講重點談到4個因素造成了2018年的中國經濟下行,其中有三個國內原因,一個國外原因。

去槓桿造成企業資金鍊斷裂

國內第一個原因是,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嚴監管,造成很多企業面臨資金鍊的問題,很多企業面臨資金鍊斷裂。但這並非出現金融風險的主要原因。

企業不賺錢 總債務突破600萬億

向松祚說,所以中國第二個根本問題是中國資本市場,去年一年跌掉30%,市值縮水7萬多億,按照過去十年算,中國十年的股市下跌同美​​國1929年崩盤有的一比。

向松祚質問,為什麼中國企業槓桿這麼高,負債這麼高,過去十年以來,中國企業高速擴張,資產擴張,負債擴張,但靠的不是技術、增長動力、利潤和自有資金,而是靠的銀行借錢,靠發債,靠影子銀行。

向松祚說,中國債務規模的惡性膨脹到什麼程度,沒有一個人說的清楚,作為在銀行工作這麼多年的經濟學者,他也說不清。

向松祚說,前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曾多次提到,中國債務的總額已經突破600萬億,並多次說,“像中國這樣上上下下,政府、公司、個人,全部都通過債務的泡沫,通過槓桿在擴張,這種經濟模式能持續下去嗎?如果能持續下去,就是天理不容”。

中國的很多企業,通過債務的瘋狂擴張,報表很好看,資產快速擴張,幾百億,幾千億,幾萬億,但卻不賺錢。

向松祚接著說,為什麼中國的股市不行,中國股市最根本的麻煩是企業不賺錢,他曾經碰到江蘇一家銀行董事長,他在蘇寧,非常吃驚發現,江蘇是全國經濟第一大省第二大省, 利潤超過10億人民幣的企業找不到幾家,鳳毛麟角。在A股裡面能找到幾個?

消除私有製雜音 至民營信心遭受重創

但他認為,這兩個原因還不是最重要,第三個最重要的,就是去年出現了消除私有製的雜音,造成民營企業的信心遭受重創。他認為這也是造成2018年中國經濟下行最重要和最要命的原因。

外部原因就是貿易戰,其實是一個黑天鵝。

向松祚說,這4個原因,看似都是黑天鵝,都是沒想到的。然而這4個原因背後深層次的根源,實際上是長期的,所以中國經濟下行有它長期的因素,只不過2018年又與短期的因素疊加起來。

2019年 謹防明斯基時刻

展望2019年,向松祚說,上述的4個原因,第一個問題就是民營企家業的信心是否能恢復。他認為,可能有部分恢復,但世界上的事物是不可逆的,一旦杯子打破了就很難復原,如同兩個人談戀愛,一旦把心傷了, 就很難回到原來的狀態。

第二因素是金融的去槓桿,當局連續出台一系列政策,也會起一定作用,但不能全部發揮作用。 “因為現在的政策根本執行不下去。根本是這麼多年的快速擴張,快速的加槓桿,相當一部分企業已經陷入了資產負債表的困境,資產負債表衰退,雖然監管部門出台優惠政策, 很多民營企業已經沒有能力再去融資,再去投資。”

第三項就是股市能否起來,中國股市的核心問題,2017年上市公司全部利潤3.3萬億,上市的四十幾家銀行和上市的房地產公司快拿走全部利潤的2/3,其它公司哪有利潤可賺,並且很多上市公司的利潤是造出來的。 1444家上市公司的全部利潤加起來比不上一個工商銀行,這麼樣的利潤結構怎麼可能有牛市?

向松祚說,2019年還有幾個非常非常嚴重的灰犀牛,並舉例了“房地產”。他表示,對人口大幅度流入的城市,也許房價不再下跌。但現在中國有幾個城市仍存在人口的大幅度流入?

向松祚提醒說,現在中國老百姓的財富80%是房地產,房地產的市值已經高達65萬億美元,相當於全世界所有發達國家約一年的GDP總和。

對於未來,他認為,中國的企業家和投資者,應該把注意力、精力真正放到創造價值、創造財富上來。

向松祚在演講中說,中國人“玩槓桿, 玩債務,玩金融,最終是建立在沙漠上的海市蜃樓,很快要全面崩塌,這個崩塌就是明斯基時刻”,前央行行長周小川多次警告說,中國是完全有可能出現明斯基時刻的。

向松祚解釋說,如果突然有一刻大家意識到,你所購買的資產變得一錢不值,會瘋狂地逃走,所有的金融是建立在資產的信心之上的,當有一天人們對所有的金融資產,對股票、房地產、基金、銀行、證券公司都失去信心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逃得出去,這就是明斯基時刻。

向松祚的演講出來後,再度引發轉發和關注。有推特網民留言說,“剛看完向松祚2019年的最新演講,感覺有點悲哀:他不斷在問大家’到底是什麼原因?’我相信當時在座的人包括他,都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中共的專制體制,只是無人敢直接點破。關於這個中國當下所有問題的根源,政商精英們都非常清楚,但還是只能發出擦邊球式的聲音。他們也知道船必沉,無解,只能各自珍重。”(大 紀 元)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