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在丹...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在丹麥宣布流亡

56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在丹麥宣布流亡。右為許智峰。(圖片來源:許智峰臉書)

【2020年12月03日】(歐洲希望之聲記者李曉綜合報導)今天(12月3日星期四),正在北歐國家丹麥的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Ted Hui Chi Fung)在社交媒體臉書(facebook)上宣布流亡,並退出民主黨,稱暫別香港,但未決定在哪個國家停留。許智峯是繼現身在英國的羅冠聰之後,又壹名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繼續為香港發聲 讓全世界聽到香港人的吶喊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在丹麥宣布流亡。(圖片來源:許智峰臉書)

許智峰在臉書上寫道:

離開香港,聽著壹個又壹個戰友被捕、判監的消息,手機傳來市民、好友壹句又壹句“求妳千萬別回來”,這種傷痛,我不懂以筆墨形容,亦強忍不了淚水。

去年反送中與香港人壹起出生入死,在議會奮力抵抗,現在回想,仿如隔世。國安惡法生效後,香港正式墮入港共暴政的統治,很多香港人問:我們仍可做什麽?答案是:在每個公民的崗位上,做力可能及的反抗。

我每壹刻也在問自己,我仍可為香港做什麽?我曾百般掙紮,希望像去年般再在街頭抗爭,刑責也豁出去了。我亦曾嘗試盡力留在殘喘的議會,用僅餘的身位與暴政周旋,如今以上都不太可能做到時,我作為香港人,在我的崗位力所能及的反抗,就是繼續為香港發聲,讓全世界繼續聽到香港人掙紮中的吶喊,在外地自由的空氣中,換取香港人應有的言論自由,在政權手中搶回香港的言論主導權。

流亡不是移民。我永遠不會移民,永遠無法在另壹個地方落地生根,我的家只有香港。這也是我沒有尋求任何國家的庇護落腳的其中壹個原因。我寧願四處漂泊著,等待回家的壹天。

流亡決定倉促,目前我仍未決定在哪個國家停留,亦要先安頓家人,計劃家庭、小朋友的未來、生計等現實問題。

丹麥國會議員發推文歡迎許智峰

12月1日(星期二),丹麥國會議員烏菲·埃爾拜克(Uffe Elbaek)在其推特(Twitter)帳戶上發布推文,歡迎香港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到丹麥的消息。他說,政府將采取壹切必要措施,確保許智峰的逗留。

許智峰和另兩位香港立法會前議員被捕並交保獲釋

11月18日,香港立法會前議員朱凱迪、陳誌全和許智峰等人再度被捕,3人被指於6月4日立法會審議“國歌條例草案”期間,在會議室發生的“臭水”事件有關。

當日下午,三人交保獲釋。這是港府對泛民議員采取的又壹打壓行動。此前,港府和北京聯手取消了四名泛民議員的資格,立法會全體泛民派議員隨即集體辭職以示抗議。

什麽是“臭水事件”?

今年6月4日,香港立法會審議“國歌條例草案”期間,三位議員在會上潑灑臭味液體以表示抗議。陳誌全表示,當天是“六四”事件31周年,同時是港府強迫為“國歌條例草案”立法的日子,他們應當向中共表明,不會接受國歌法,還抨擊中共政權將遺臭萬年,希望阻止惡法鉗制港人自由。不過,該條例草案還是在其後的混亂中獲得通過。

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

自從中共今年6月在香港強推國安法以來,香港政府在北京的支持下,以“愛國”為武器,否定反對派議員的資格,使立法會變成由建制派控制的“橡皮圖章”。

中共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明確表示,要在香港用“愛國愛港者治港”來取代“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香港基本制度。他還聲稱,中共要對香港的政治、教育、司法制度進行改革,要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成為香港資本主義制度的保障。

許智馮是又壹名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許智峰(英語:Ted Hui Chi-fung,1982年6月8日-),現任香港中西區區議會中環選區議員及前香港香港島選區立法會議員。2011年,年僅29歲的許智峰擊敗其他建制派對手,成功出任中環區議員。至2015年,他尋求連任成功。2016年7月,許智峰與單仲偕組成名單競逐立法會香港島選區的議席,而排名單首位的許智峰後以42499票當選,成功晉身立法會

但是目前在香港,許智峰正面對九項刑事罪行,包括與去年“反送中”運動以及今年立法會就《國歌法》發生沖突的案件。他要定期到警署報到,但他獲準保釋,並得到法庭許可,可以因公務理由出境。11月30日,許智峯前往丹麥。

許智峯是繼現身在英國的羅冠聰之後,又壹名流亡海外的前香港立法會議員。

(歐洲希望之聲綜合制作,轉載請註明出處和鏈接)
相關閱讀:
香港監察再籲中共送回12港人 英稱港狀況97後最糟
香港區議會選舉至今 至少54名民主派議員遭控罪
香港泛民主派2名區議員 清晨遭警方突襲拘捕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