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无锡70名访民联署 举报政...

无锡70名访民联署 举报政府以黑恶手段“维稳”

47
2021年2月19日,江苏省无锡市访民联名举报当地政府用黑恶手段对访民实施维稳。(图片来源: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1年3月1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2月27日,70名江苏省无锡访民联名签署的举报信被披露,这些人曾经并正在遭到中共无锡地方政府跟踪、监控、拘禁、拘留、刑事迫害。信中曝光了在无锡两会期间,访民遭到无锡地方政府实施黑恶手段进行两会“维稳”。

无锡维权人士沈爱斌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近日,无锡警方在陆续约谈举报信上联署的访民,做笔录问他们“谁让你签字的?”。中共无锡政府对维权人士的镇压、迫害惨无人道。

沈爱斌指出,这些地方官员利用访民赚钱,访民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了。无锡两会期间,当地公安分局派人(警察和保安公司的)来监视他,专门在他家门口建了岗亭,开始有六、七个人,现在有两、三个,只要他出去就阻拦他,还安装了高清摄像头。

他说,“去年他们监视我的时候,三班倒,每班六个人,每个人400元,后来减少为两班倒,每班两个人。我问监视我的人,拿多少钱,他告诉我,一天150,可以申请到180元,有30元的伙食费。他们中间会有多少的利益勾当?!”

沈爱斌透露,无锡锡山有一对夫妻,派出所竟然派出两家保安公司,一家看男的,一家看女的。而且将他们家对面的房子租下来,专门监视他们。这是哪个法律赋予公安、政府做这些事啊?这些维稳费其实是可以陆续解决访民反映的问题,可是他们宁可花十倍的维稳费,也要镇压我们。这就是邪恶的政权。

沈爱斌表示,我们还是会坚持去北京上访的。去,是为了自己的尊严和公平正义;不去,就是等死!我知道不能解决问题,但是我要发出声音,我要反抗,作为我活在这个世上的价值和意义。

沈爱斌披露,2009年,上访的人,还能买票去北京上访,访民可能会被绑架回来,或者回来后被关黑监狱。可是现在,访民只要刷身份证买票,或者人脸识别的时候,就会被控制住、被镇压。所有访民的信息都被拉入了全国公安系统的黑名单。”

沈爱斌反映很多访民会遭遇封号、删贴,甚至因在网上发表言论被警察找上门恐吓、威胁的现象。

他透露,“更可悲的是,我们目前的举报信发到微博、微信上,马上就被删贴,再转发就发不了了。哪有你说话的地方?!去年3月份,有一位无锡访民唐国芬(音)在微信上写信征集签名,马上有大批的人被公安局传唤。”

沈爱斌愤慨地表示,“这么多人反映问题,这些公权不去调查,反而颠倒过来,威胁、恐吓反映问题的人。这个国家哪有我们生存的空间啊?我真的很悲观、很绝望。我真的希望来一颗原子弹,掉到我的头上!”

江苏省无锡维权人士沈爱斌,因长年无偿为无锡乃至全国的弱势访民提供法律帮助,遭到无锡腐败贪官的报复,两次被判刑坐牢,长期遭监控、窃听。甚至他未成年的女儿(2003年出生)也遭到当局构陷入狱,被判刑二年八个月。

中国的访民不断遭到打压,据美国之音报导,2021年1月4日,59岁女访民杨浩刚到北京信访局,就收到家乡黑龙江饶河县859农场派出所发给她的短信。当局称其上访是为了谋取“不正当利益”,严重扰乱“社会秩序与国家机关工作秩序”,必须立即停止非法上访,否则将对她进行法律制裁。

江苏省如皋市维权人士夏明礼,2020年底去北京上访,去年12月30日在北京丰台区被家乡赶赴北京的公安和居委会人员强行押回江苏。他的妻子孟海霞对美国之音说:“行政拘留的理由是,多次去国家信访局上访,扰乱国家信访局的单位秩序,行政拘留十天。上访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啊!信访局开门不就是让老百姓说理吗?”

人权活动人士胡佳表示,他曾在北京中央和国家机关信访部门外面见过年近90岁,身体佝偻的拄杖老者,一生40多年马拉松上访。各地访民反应的案件,大量涉及地方官员,久拖不决,因为中共信访机构、法院和地方官员“沆瀣一气”。

胡佳说,北京处理信访案件的周期一般几个月,举报信最终会回到被举报人手里,信访办一般只是要求地方就案件协助办理。也就是说,大量上访案件将回到原案发地,说到底,上访并不根本解决问题。

胡佳说,与无数各地截访事件有关,中共当局动用维稳经费共同应对访民,维稳促使民间打手,即黑保安公司应运而生,成为中国信访制度衍生出来的特殊行业。他本人亲眼目睹全国各地驻京办事处人员或雇佣的便衣,在国家信访部门外面,通过口音和相貌识别,现场甄别本地访民,然后将他们强行带走,或者监禁,或者立即把他们送回原籍。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