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吴嘉隆:新疆棉风暴是以政治...

吴嘉隆:新疆棉风暴是以政治理由实现经济目的

30
台湾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图/新唐人)

【希望之声2021年3月27日】(本台记者杨正采访报导)日前中共组织“共青团中央”透过微博发起了对声明拒用新疆棉的瑞典公司H&M的声讨,这股新疆棉风暴迅速蔓延至耐克、阿迪达斯等众多国际品牌。外界注意到,H&M公司的声明实为一年前发布,为何现在提起旧事,掀起一轮抵制外国货的风暴?

就相关问题,《希望之声》记者采访了台湾总体经济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候选人吴嘉隆先生。

记者:中共发起抵制外国货的目的是什么?

吴嘉隆:表面上是一种民族情绪的宣泄,中国的大国崛起产生的自信,好像跟外国的势力产生了摩擦对撞,所以就找一些外国企业,比如说下架,不再买类似这种。通常的理由就是政治方面,比如说,这次欧洲对新疆侵犯人权的事情做了制裁,中共就反制裁报复,报复以后,欧洲就更生气了,所以他约见中国驻外大使,9个国家约见,然后把欧盟原来跟中国要签的投资协议搁置,应该是不会过了。习近平花很多力气去争取的,所以现在的事情就变成好像扩大这边矛盾。中国原来想争取欧洲一起对抗美国,至少分裂美国和欧洲的关系,可是现在看起来欧洲站回美国这边。这里有个逻辑要讲一下,就是欧洲起先会摆出向中国亲近的姿态,叫作亲中路线。比如说德国要卖汽车到中国,因为现在发达国家的汽车已经饱和了,只有中国还有成长性,德国的汽车工业很重要,汽车带动机械、钢铁等等,所以德国想卖汽车到中国市场,所以德国总理就去访问中国,跟中国做交情,可是这样美国就跳起来了,美国就要出来讲话,打招呼了。可是中国为了留住欧洲,留住德国就会给好处,给一些经济利益,这个时候可能美国就会加码,还是有一些其它的威胁等等,欧洲这个时候就回到美国这边,经常是这样。你看英国本来说要给华为来投标的,结果也是不让华为进来。所以欧洲国家一开始都是向中国亲善,然后等美国来加码、来叫价,最后欧洲就回到美国这边。都这样玩,一路玩到现在。

那俄罗斯更严重,俄罗斯要跟中国谈去美元化、人民币国际化,这个是在挖坑给中国跳,因为挑战美元地位,美国绝对会干到底的,这个是死路一条的。中国喜欢人民币国际化来挑战美元,俄罗斯就在这方面给中国劝进,让中国去跟美国对抗,美国当然会拉拢俄国,中国也要拉拢俄国,俄国就变成两边都得利。俄国巴不得中国跟美国有矛盾,有冲突、对抗,情况就变成很复杂,变成说,美国把所有盟友都团结起来,所以你现在看到欧洲在新疆棉这个问题上跟中共有了摩擦。可是这个问题是这样,因为从2019年台湾总统大选,大陆就开始把陆客台湾的自由行砍掉,团客也砍掉,不让来了,这个东西当时是政治上的理由,就是要对蔡英文政府警告,不让她搞台独。后来澳洲那边说要独立调查病毒,中共就不买它的牛肉,不买它的红酒、龙虾、农产品还有铁矿等等,打击澳洲的经济,也不让游客去澳洲旅游。其实从日本到英国到法国,一些私营的百货公司原来是大量的中国游客来的,可是现在都不见了。因为有很多护照这类限制不能出国旅行,这个就是在限制观光的外汇支出,有这样的一个经济效果。就是它跟外国的摩擦都是以政治上的理由,但是经济上的结果是一致的,就是要控制外汇支出。

后来我就去调出一些财务报表,中国人民银行财务报表里面,它的外汇存底本来有3.1兆美元,现在有3.2兆美元,增加了1000亿,但去年贸易顺差加上外来资金流入,加上在国外发行美元债券,取得的美元资金大约有5000亿美元,可是中国人民银行的外汇存底只增加了1000亿美元,这引起人们质疑,是不是资金外流,有资金在外逃。再仔细解剖下去,外汇储备的3.2兆或者3.1兆这个水平,里面借来的,就是在国外发行的美元债务,大概2.1兆美元左右,这样扣下来的话,手上可运用的大概就1.1兆上下。可是这里面包括外来直接投资,把钱带进中国,然后换成人民币在国内使用的外来直接投资,这部分金额根据大陆内部的估计大概是1兆美元。当然现在外资在撤离,不会全撤,就算撤一半好了,1.1兆去掉这5000亿,还剩6000亿左右。可是现在中国的农产品进口,加上能源天然气跟石油的进口就超过4000亿,另外晶片、原材料、工业设备的进口,也要超过2000亿到3000亿,这些加起来,手上的6000亿就差不多用完了,所以外汇是很紧张的。所以现在中共宁可保外汇储备,不能像以前那样。听说原来每个人可以有5万美国的结汇额度,现在都不让结了,有人美元存款存进去,要提美元都不让提了,改为人民币。也就是说,从种种迹象看出来,中共在收紧外汇储备,保护外汇储备,所以理论上来讲,应该是外汇储备不够用。所以从这个迹象看出来,它是用政治上的理由,把很多外国品牌下架、不卖,其实就是有节省外汇支出,控管外汇支出的效果。每一个事情各有各的理由,对澳洲、对欧盟、对美国也好,各有各的理由,保护国家主权、尊严或者民族主义情绪,归根结底最后效果都是在控制外汇。

记者:这种抵制外国货的方式对它自身的经济发展会不会起到反作用?比如说,中共希望促进消费拉动经济。

吴嘉隆:它要搞内循环,坦白来讲,就看消费能力。因为就业的问题、出口的问题等等,它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这里还有个更严重的问题,它那个债务危机,就是国营企业的美元债务,还有地方政府发的债,都有还债的压力,中央财政压力很大,所以我觉得,不管它表面上政治、军事怎么弄,它金融层面的这个效果,综合起来就是指向控制外汇的开支。举个例子,香港的外汇储备是4400亿到4500亿左右,听说汇丰银行已经无担保的放款给北京4000亿美金,只留下4、500亿美金给香港的周转之用。现在要把香港内地化,改成一国一制,将来成立第五个直辖市,香港和深圳合并,然后珠海跟澳门合并,全部加起来四个地方大概人口2千万,成为第五个直辖市,这样的话,港币就不用发行了,香港的外汇储备就拿来支持人民币的发行,所以等于香港的外汇储备就吃掉了。现在的情况就是中共在想方设法留住外汇储备,包括一个新的举动就是开放金融业务,让外国金融机构来设点,来做生意。国外金融机构来的话,一定要带进外汇储备。以前不愿意开放金融市场,现在就准备开放,表面上是满足美国的压力。所以你会发现,中共想方设法在支撑它的外汇储备,如果被人家看出来外汇储备不够用的话,严重的资金外逃会爆发,这个叫作金融风暴、金融危机,到时候就麻烦了,人民币汇率就要跳水了,就要大跌。现在的人民币汇率还算强的了,可是这个是外强中干,因为汇率的压力非常之大,将来外资要撤,然后你进口需要美元的话,到时候问题会爆发,所以现在尽量在撑住。

然后国内自己的话,人民币的债务,像地方政府的债,以前靠卖土地来解决地方财政,现在土地也不太好卖,现在维稳的经费超过国防经费,中央要来承担维稳的开销,所以可能有很多变相的课税,变相的加税,这个问题会爆发,比方派党组进驻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干脆就拿钱走人了,很多类似的现象,其实就是中央财政告急、外汇也告急,从这里看出来,经济、财政的问题,可能才是习近平要关起门来好好对付的一个问题。

记者:您刚才提到中欧投资协议被搁置,在您看来,这对中共是否是个意外的打击。它在对欧盟采取报复制裁之前,有这样的心里准备吗?

吴嘉隆:对,你说的没错,这算是一个意外的结果。但是如果我们看欧洲的大国博弈的逻辑,基本上就是我刚才讲的,先亲中,然后站队美国,它是两边不得罪,但是它不能够跟美国切割,中共想把欧洲拉过来的话,可能要付出很大的利益来勾兑,但是欧洲拿了利益之后,不见得就真的能够和中共勾兑到底,这里面要了解欧洲的政治逻辑,欧洲的国家安全是被美国保护的,欧洲最后不可能跟美国唱反调。但是中共有时候想要拉拢欧洲国家嘛,包括德国、法国、意大利这些大国,甚至包括英国,但是没有用,它不了解这一点,欧洲表面上跟美国起先稍微有一些摩擦,但是中共想要利用这个摩擦的话,并不容易,因为欧洲跟美国毕竟合称叫作西方国家,他们的宗教跟文化,还有经济利益等等,都是一起的。何况欧洲接受美国军事保护,日本也是一样,日本也接受美国军事保护,它们不可能最后和美国撕破脸,不可能。所以欧洲和中国谈好的投资协议,对美国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和刺激,我在包围中国经济,然后你欧洲跟它签投资协议,等于是开了一个缺口,所以美国会说你不要这样干,然后欧洲就找个理由,我制裁你,刺激你,中共就反过来报复,一报复以后,欧洲马上加码。我看这个就是一个套路。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