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武汉医护:我已写好了遗书

武汉医护:我已写好了遗书

分享
武汉肺炎依旧严峻 (AP)

武汉肺炎爆发以来,武汉市的医护人员超负荷工作。2月6日,武汉某医院工作人员芹芹(化名)向本报吐露心声,她感觉到压力非常大,面对这场失控的疫情,她已经写好了遗书,以备随时可能发生的状况。

芹芹说,他们医院有上千名工作人员,第一线的医护人员“都倒下好几批了”,“(受感染的)估计有60、70个人吧!”“昨天就有一位30多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啪一声,当场就晕倒了,后来发现中标啦!”

她说,当时武汉封城,有些同事被隔绝在外地没有回来,人员本来就不齐,再加上现在能上班的工作人员越来越少,无形当中,每个人的工作压力就越来越大。“我从过年到现在,一天都没有休息,几乎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1、12点。”

“整个城市都封闭了,没有车通行,就是‘限行’,上班很困难。有车的医护人员可通行,但是家里没车的,有的住在医院里,有的家里有小孩,有的要回家喂奶,很困难。”

“之前还有爱心车可以搭,有好心人就开私家车来帮助接送一些同事。但现在搭爱心车的也被传染了,所以政府部门也不让坐了。所以,现在能上班的人数越来越少了,我们能上班的人就累死了。”

她说:“我们真的是可怜死了,医生不够,护士不够,包括女生都要去扛物资,真的是累趴了、累垮了。”

再加上求诊住院的病患不断增加,“受感染的病人人数越来越多,病房就很紧张。医院还腾出了几百张病床。但新病床,没有设备和物资,要到处筹物资,物流又很慢,货物都没有生产出来,真是让人着急死了。”

说到物资急缺,绝对是医护人员的巨大压力。芹芹说,他们医院前几天才收到政府发放的N95口罩,不足人员需求的五分之一,防护服更是短少,光给一个科就不够了。现在防护物资,只能根据医院里不同片区的危险程度来发放。

但是防护装备短缺可能还不是最艰苦的,“我们有一段时间都断粮了。因为各个炒菜、做饭的点,都关了,更不要说吃饭啦!我们现在吃的菜,都是靠捐赠的。”她感叹:“这一段时间,所有的物资,如果没有社会的捐赠,医院早就给你over掉了,早就封掉啦!”

没有特效药 只能先写好遗书

她说,现在受感染的医护人员已经被隔离了,主要是吃药、打针,但能不能治好就难说,“有能治好的人,但是并不确保,谁能说得清楚呢?”

“身体稍微好一点的人,可能就扛过去了,身体质素差一点,或是抵抗力差一点的,就走了,这完全看个人,完全没有特效药。”

她说,虽然知道医护工作很重要,能够救别人,但看到发热求助的病人越来越多,医院里不论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或是内勤人员,大家内心都很煎熬,“每天生活在恐惧中,但是每天都要把事情做到位。”

芹芹叹道:“工作压力非常大,前几天开完会,在回来的路上,都晚上11点钟了,真的是,开着车坐在路边哭,觉得有一种特别无奈的感觉。”

为了不让家里担心,她已经先把后事安排好了。她说:“我跟我妈都说好,我要是over(去世)掉了,我跟律师已经把遗书都写好了,孩子的抚养权等等其它一些问题,其实我每天都想这问题。”

“你问我害不害怕,我也不晓得,因为我不知道哪天就over掉了,因为这个事情(疫情),可能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芹芹说。

 

(转自:大纪元  原标题:武汉医护:前线同事已倒下好几批 30岁小伙突晕倒)
责任编辑:苏晴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