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文革养“忠字猪”等荒唐的献...

文革养“忠字猪”等荒唐的献忠心

文革时期养“忠字猪”跳“忠字舞”等荒唐的献忠心运动。(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自中共建政后,毛泽东的地位在中共党内无人可及。其由谎言编织的光环使中共的追随者和被欺骗的民众将毛视为人民的“大救星”,但是由于苏联于1956年谴责了斯大林及其个人崇拜,中共对毛的个人崇拜也暂时放慢了步子,并官方正式表态对此进行了批判。

可是,毛对此却不以为然。他在1958年的讲话中说,要区分正确的和不正确的个人崇拜。如果一个人掌握了真理,就应该崇拜他。很显然,毛认为自己就是掌握了真理的那个人。因此,他不顾反对之声,发动了一个又一个运动,以确立自己的权威。

毛的这种心理为林彪所深知。60年代初,刚刚接替彭德怀任国防部长的林彪率先在军队开展了神化毛的运动,并推广到全国。1964年5月,军队率先出版了《毛主席语录》。在这本很快便以“小红书”著称并被人们顶礼膜拜的书的前言中,林彪宣称“毛泽东同志天才的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并告诫人们要 “读毛××的书,听毛××的话,照毛××的指示办事,做毛××的好战士”。随之,全军掀起了学习毛著作的热潮。在其后的3年时间里,军队出版了数十亿册的《毛××语录》和大约1.5亿册的《毛泽东选集》。

到了1965年,毛和毛思想已经完全被神化,并且在文革期间达到了顶峰。街道上、房间中,到处挂着毛的塑像和照片,毛的“红宝书”遍地都是,而且到处盛行着“早请示”、“晚汇报”,大会小会敬祝“红太阳万寿无疆”,男女齐唱“语录歌”,老少共扭“忠字舞”等。显然,毛本人是非常赞同这种个人崇拜的。他在1965年与美国记者斯诺的谈话中提到,个人崇拜是一笔政治财产,而且他认为赫鲁晓夫的下台就是因为他没有个人崇拜。

本文说的是文革中围绕“忠”字的荒唐事。彼时,农民交粮叫“忠字粮”,积肥叫“忠字肥”,各种各样的工艺品叫“忠字品”, 汽车、火车、轮船、机器上也挂上了大大的“忠”字,有些地方还养“忠字猪”,当然影响范围最广的是“忠字舞”。跳“忠字舞”最狂热时,不分男女老少都要跳。

别出心裁养“忠字猪”

2016年10月大陆杂志《老照片》刊登了这样一则荒唐的旧闻:1966年,沈阳郊区,公社要求社员家家必须养“忠字猪”。 具体做法就是在每头猪的脑门上用红笔写个“忠”字,再框上一个心字形,然后用剪刀搞出层次,美化一番,以表达对毛的忠诚。

当时有个比较倔的农民刘全有说:“忠于毛**,不能人畜不分。”他马上被打成了“反革命”,天天挨批斗。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也提到,贵州省都匀专区特产“忠字猪”。至于“忠字猪”的结局,就没有人知晓了,估计是献给毛做红烧肉了。

狂热跳“忠字舞”

网上曾流传着这样一张照片:火车旁边一大群人正在跳“忠字舞”,神情各异。图片旁边的说明是:1967年,乘客在营口火车站停车时必须全体下车跳“忠字舞”,向毛表忠心,之后才能上车。这样的情景在呼和浩特、沈阳等多地出现过,其荒诞非今人所能理解。

所谓“忠字舞”,顾名思义就是向毛表忠心的舞蹈,因为动作简单易学,所以中国男女老少都会跳。其舞蹈动作粗放、夸张,大多采取像形表意、图解化的表现手法,近似于广播体操,但又非常粗糙、僵硬、稚拙、单调、机械,缺乏美感。

跳“忠字舞”最常用的歌曲是《敬祝毛××万寿无疆》,因为这首歌的唱词与动作容易协调。当唱到“我们有多少知心的话儿要对您讲”时,跳舞的人要双手按着自己的胸部;当唱到“我们有多少热情的歌儿要对您唱”时,要把两手放到腮帮,仰头望,手指呈放射状的一闪一闪;当唱到“千万颗红心”时,两手的拇指和食指合并,合成一个心的形状比在胸前;当唱到“要献给您”时,跳舞的人单腿的脚尖跳跃着,另一条腿不断后踢,双手把那一个心形向右上方一下、一下地送上去……歌曲结尾时,跳舞的人要右手高举红宝书,自上而下,一顿一顿,作叩首状,口中反复高唱“万寿无疆”。

其景之荒诞,其动作之可笑,尤其是万人齐跳时,犹如群魔乱舞。有网友撰文称,当时的“忠字舞”,几乎是人人必跳。在所谓“跳好跳坏是水平问题,跳不跳是对伟大领袖的感情问题”的思想指导下,每天早晨,很多城市中随处可见跳“忠字舞”的人群。在一些地方,还出现了红卫兵在各个路口设岗,拦截过往行人,让他们跳一段忠字舞,方可通行的怪诞之事。

报刊的“忠”字宣传

文革时的报刊自然也极力宣传“忠”字活动。《文化大革命十年史》中曾提到几个例子,一个讲的是某生产队69岁的“贫农老大娘”刘奶奶,一个大字不识,但一年多来终于背熟了《老三篇》和一百多条毛语录,报导中写道:刘奶奶日间读,夜里睡不着觉也读,忘了就喊人教。孙女玉珍跟她睡,每夜要喊起问十来遍,闹的孙女睡不好觉。刘奶奶亲切的对孙女说:“玉珍,你教奶奶多读一个字,就是向毛××多献一份忠心,就是向刘少奇多射一颗子弹。”

还有一个例子说的是某山村,学习毛思想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青年社员李发中,一次打石头,被飞起的石头将脑袋砸出了一个大口子,后来受到了感染,头部肿的很大。在医生来给他看病时,他从口袋中拿出毛语录,用尽全力高呼“万岁”。

再如社员王增福家半夜失火,他什么东西也没拿,只拿了毛语录出来。当人们问他保护毛语录的事时,他表示“房子可以烧,毛××的宝书万万不能丢”。

结语

推动毛崇拜走向高潮的林彪死的不明不白,享受千万人崇拜的毛也去见了马克思,那个年代的“忠字舞”、“忠字猪”等荒诞事也成为了后人的笑柄,但是可叹的是,对毛的崇拜迄今在中国大陆还有市场,而究其原因,就是中国人还未对毛的罪恶进行清算。或许这一天已经并不遥远。

 

(转自大纪元)
作者:林辉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