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为中共效力的红色特工 后来...

为中共效力的红色特工 后来怎么样了(3)

分享
没有道德观念的政治立场,不仅会断送一个国家、民族的未来,也会断送一个人的前途。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没有道德观念的政治立场,不仅会断送一个国家、民族的未来,也会断送一个人的前途。

(接上文)

领导北平地下党的刘仁

刘仁,1927年即加入中共,曾在内蒙古、张家口、北平等地从事秘密工作。1935年被派往苏联受训,回国后是北京地下党的主要负责人。

国共内战时期的北平城内,无论是在国民党的军政、学校、厂矿、报社里还是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刘仁领导的中共地下党。中共最后得以顺利进入北平、天津,刘仁领导的3千多中共地下党立了大功。

1949年以后,刘仁曾任中共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北京市副市长。

1966年,刘仁因参与《二月提纲》被监督劳动、隔离审查,后被关押到市委办公楼内的一个厕所里,接受“群众专政”,其妻子甘英被批斗打骂。以后刘仁多次被批斗、游斗,据有关档案记载,从1967年4月到10月的半年内,刘仁被批斗46次。每次批斗,刘仁都是深低头、大弯腰,承受拳打脚踢、百般侮辱。

1968年1月以后,刘仁被关进秦城监狱,开始了5年的监狱生活,罪名是“勾结美国特务”。

1972年底,刘仁妻子甘英第一次获准到秦城监狱探视,发现刘仁已被摧残得不像人样。由于长期戴手铐,双臂不能插入袖口内,冬天的棉衣只能披在身上,双脚因长期戴脚镣,已经磨烂。经常的体罚打骂虐待,致使刘仁的心肝肺胃都受到损伤,最后住进了北京市第六监护病房,病历上不准写姓名,只准写他的代号“6808”。家属拿回他狱中的衣物,发现已全部发霉,毛裤、棉裤上有大小便的残痕,上衣有斑斑血迹。

1973年10月26日,刘仁被折磨致死,但其家属被通知要严格保密,不能向别人讲,也不许戴黑纱。因为不准说死者的真实姓名,火化后,骨灰也没有姓名。

“平反”后自杀的关露

关露曾是颇有名气的女作家,她与张爱玲、苏青、丁玲齐名,是当时上海文坛“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电影《十字街头》的主题歌即出自她的手笔。

关露崇拜马列,热爱共产党,写“进步”诗歌,曾经为了“革命”事业,打掉了两个孩子。

关露25岁入党,并加入“左联”。 1939年冬,关露奉叶剑英和廖承志之命,受潘汉年、吴成方领导,在上海从事情报工作。因精通日语,她被潘汉年派入日本特务机关做间谍,打入“岩井公馆”,利用色相窃取绝密情报。关露获得的情报,使得江苏、安徽境内的新四军多次躲过了日军扫荡。

因关露一家与汪伪政权特工头子李士群曾有私人关系,中共决定,派关露打入李士群的“七十六号”特务机关 ,卧底在李士群身边,充当中共与李士群之间的联络人。

关露陪李士群四处交际应酬,利用李士群的关系,她获取了很多重要情报,潘汉年向延安提供的大量日伪军事动向的情报,都有关露的功劳。她帮助策反李士群,促成了潘汉年与李士群会面。

两年后,关露被命令进入日本文化界,假扮“汉奸”为中共搜集情报。在无条件服从组织工作需要的信条下,关露进入日本大使馆及海军报导部合办的《女声》杂志任编辑,很快就成为主编,她以此作掩护,为中共搜集日伪机密情报,

1943年8月,为借机接近日本共产党、探听日本左翼的动静,关露在上级指示下,赴日参加了“大东亚文学者大会”并发言。

扮演汉奸文人的角色,使关露遭到左翼朋友的鄙视及世人的诟骂,同时,紧张危险的间谍生活,使她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开始出现幻觉。

期间关露多次要求调离上海,不再从事特工工作,均被组织拒绝。1943年秋,关露想去根据地,邓颖超派人转告她:中共上海地下党需要关露留在上海继续为党工作。

中共三谍关露(中)、袁殊(右)、胡均鹤(左)在抗日时期帮助潘汉年勾结日伪出卖国民政府军情。(图片来源:大纪元/网络合成图)

1945年日本投降后,关露被列入国民政府的惩办汉奸名单。与日本人打交道本来是服从中共的指示,但中共没有为她洗脱罪名,她被转移到了当时的苏北中共占领区。到淮阴第三天,关露就被隔离审查,精神受到很大刺激。接着,她又收到相爱多年的王炳南的绝交信,终于精神崩溃。

关露与王炳南相识于抗战前夕,1946年再度相逢后,她与王炳南情投意合。当时正在重庆的王炳南曾打算去看望关露,与她定下终身,在上飞机前一刻,他被邓颖超拦下,邓颖超说,“恩来和我反复研究,认为关露是个好同志,但由于她的这段特殊经历,在社会上已经造成不好的名声,群众以为关露是文化汉奸,而你又是长期搞外事工作的,群众都知道你是共产党。如果你们两个人结合,将会在社会上产生不好的影响。”王炳南遂给关露写了绝交信。王炳南后来还说,让一个已经驰名的左翼作家去当“文化汉奸”,“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现在看来这样的安排是不妥当的。

后来关露多次发表诗作,被《新华日报》社长范长江要求另换署名,说如果共产党报纸上出现关露的名字,就会在群众中造成不好的影响,有人会以此为口实攻击共产党 。

1949年以后,为掩盖通日的丑闻,中共不承认关露的地下党员的身份,而且,从“整风”、“反胡风”、潘汉年案、“反右”直到文革,关露不断地受到政治审查、拘押及监禁,她被捕关押四次,多次陷于精神崩溃。

1955年受潘汉年案牵连,关露被逮捕入狱,狱中她复发精神分裂症。获释后,回到电影剧本创作所工作。不久受丁玲牵连,关露写材料交代问题,1958年电影局要求关露退职。

1967年,关露再次被关入秦城监狱。监狱中,关露捡到一根铁钉,她每天打磨这根铁钉,最终将之打磨成一支小针,用来缝补衣服。

1975年关露被释放,出狱后一度被送入养老院。后来她用补发的工资买了香山的一座带小院的平房,条件简陋,厕所在房子外面,连自来水都没有。

1980年,关露患脑血栓,记忆力受到严重损害,手不听控制。关露中风后,全身疼痛,无法入睡。文化部终于借给关露一间宿舍,在北京东四头条203号的筒子楼里,宿舍在一楼,紧挨公共厕所。冬天暖气不热,需要另生煤炉取暖。

1982年3月23日,组织部派人向躺在病床上的关露宣读了“平反”决定,称关露的历史已经查清,不存在汉奸问题。43年的汉奸骂名,10年牢狱,终于昭雪。

当时,12平米的宿舍里,连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都没有,帮她整理文稿的朋友只能靠在床上写字,关露写过几次申请,希望能多一间房,但房子一直未能解决。

写完了回忆录及有关回忆潘汉年的文章后,1982年12月5日,关露服安眠药自杀而死。她穿得整齐而干净,两手叠放在胸前,脸色苍白而平静。

周围人都很震惊,因为没人听她抱怨过一句。有人想给关露守夜,但房间实在太冷,就锁上门,所有人都走了,只有一个朋友送的塑料娃娃,最后陪伴着关露。终年75岁的关露,终生未婚,无儿无女。

救过周恩来的黄慕兰

黄慕兰出身名门,受“革命”思潮影响,19岁就加入中共了,20岁就担任了汉口妇女部的部长。

后来黄慕兰与中共中央机关报《民国日报》主编宛希俨结婚,被安排做地下特工。她学会在圣经上用米汤写文件,常常去旅馆对接头暗号、在码头逛荡等待联络人。1928年,她生下儿子,不久,宛希俨在赣南领导暴动时死亡。

之后黄慕兰接到组织调令,她把儿子送到婆家,只身前往上海,任中央委员会机要秘书,成为中央特科成员,兼任机要交通员。

次年经周恩来批准,黄慕兰与中央委员贺昌结成“革命伴侣”,后生一子,因“革命需要”,她不能亲自抚育孩子,襁褓中的儿子就送给了别人。不久,贺昌调往中央苏区。

离夫别子的黄慕兰与潘汉年单线联系搞地下活动。关向应被捕后,她依潘汉年指示,不惜一切代价营救关向应。

当时上海滩有个律师叫陈志皋,其父亲陈其寿在法租界当了18年刑庭庭长,在上海司法界有很高威望,黄慕兰认为可以借助陈氏父子营救关向应。于是,黄慕兰打扮成一位上层妇女,出面去找陈志皋,后来在陈志皋及其父亲的帮助下,关了近半年的关向应终于被释放。

据《黄慕兰自传》记载:中共中央总书记向忠发叛变的消息,就是由黄慕兰传给潘汉年的,潘汉年迅速通知了周恩来,周恩来立即搬家,地下党的其他成员也马上转移了。若不是黄慕兰的情报,中共在上海的中枢机构可能就垮掉了。

《黄慕兰自传》称,1931年12月,康生和潘汉年开车接黄慕兰去见周恩来,到后康生和潘汉年两人离开。周恩来先是表扬她成功营救关向应,又说顾顺章叛变后敌人四处造谣,说周恩来已叛变自首。周恩来问黄慕兰,能用什么巧妙而有效的办法替他辟谣?黄慕兰提出,可由陈志皋律师代表他用“伍豪”的笔名发一则启事,后来黄慕兰通过陈志皋出面,委托法国籍律师巴和办理《周少山紧要启事》,驳斥敌人污蔑的内幕背景,周恩来对此十分满意。

1933年,陈志皋正式向黄慕兰求婚,当时黄慕兰前夫贺昌还在苏区。因一直惦记着贺昌接自己去苏区,所以黄慕兰迟迟未予答复。中共认为,如果能与陈志皋组成家庭,可以掩护黄慕兰的身份,更好地开展地下工作。于是中共替她做决定,让她嫁给陈志皋,虽放不下对贺昌之情,黄慕兰只好服从安排。1935年5月,她与陈志皋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这一年3月,贺昌遭遇国军伏击死亡。

婚后,黄慕兰奉命脱党,出入上海名流社交圈,她先后以银行家、慈善家、国民党特派员等特殊身份为中共工作,期间遭受国民党的牢狱之灾,坐牢两年后被保释。

1949年以后,陈志皋、黄慕兰都未得重用,没有获得组织上的工作安排。后陈志皋前往香港。

1955年,黄慕兰因潘汉年案入狱。1963年,她被宣判为叛徒、特务、反革命,所幸同年被长子接出监狱。期间陈志皋曾托人带信要她去香港,她未同意。

1966年8月“破四旧”时,黄慕兰被红卫兵强行剃头、坐禁闭、睡板凳、双手反绑示众。一次她被红卫兵抽打,断掉了三根肋骨。1967年,黄慕兰再次被关入秦城监狱,八年后才被释放。之后黄慕兰不断申诉,多次上诉,甚至到北京上访,希望恢复她的党籍、明确党龄问题。

上诉一直无果,直到1980年,两次被中共下狱十七年、已经73岁的黄慕兰才获得一纸平反书,后居住在杭州一普通的居民社区里。

金无怠

深藏美国情报部门几十年的金无怠,被普遍认为是周恩来亲自委派和安插的中共间谍,中共先后为其提供了100万美元以上的报酬,一说是15万美元。

1985年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了金无怠,他被指控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金无怠承认自己确有间谍行为,声称自己对中美两国建交有功。

金无怠自称:“我提供了美国方面愿意修好的情报,毛泽东才做出了邀请尼克松访华的重大决定。”朝鲜战争期间,金无怠把大量美军情报转送到中共军队高层手中,其中包括共军战俘“反共”名单。美历史学家及情报部高官说,金无怠的间谍活动,是导致朝鲜战争延迟结束的重要原因。

金无怠盼望中美能像美苏一样交换间谍,他曾托妻子前往北京见邓小平,希望中共能与美国谈判,以释放魏京生为交换条件,让自己回到中国。

然而,中共完全否认与金无怠有任何关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称,不认识这位自称是中国间谍的金无怠先生,“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出来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和任何其它国家派遣过任何间谍。中国政府不会承认这件反华事件……”

1986年2月,绝望中的金无怠在监狱用塑料袋套在自己头上,窒息而死。(全文完)

参考资料:
潘汉年《我在特科时期的反间情报活动》
李凯所着《隐蔽战线史话》
洛杉矶时报《前中情局雇员为中国做间谍33年》
《洞孔中的历史》
柯兴《关露传》
凤凰卫视5月24日《凤凰大视野》
凤凰卫视6月16日《我的中国心》
胡绣枫《回忆我的姐姐关露》)
《黄慕兰自传》

 

 

作者:段玉成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