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王维洛:人为拉闸有隐情 “...

王维洛:人为拉闸有隐情 “电老虎”和李克强踢皮球

41
1月8日,中共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各地务必保障民生用气用电用煤,决不允许人为断供”。(图片来源:美联社)

【希望之声2021年1月19日】(本台记者王倩、金朝衍采访报导)自从中共11月6号宣布暂停澳洲煤炭进口后,中国很多地方供电不足,冬至当天,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发布《新时代的中国能源发展》白皮书,随后开始拉闸限电。从浙江、湖南、江西,到广东、上海、北京,在这个最寒冷的冬季,全国各地大面积的停电,让民众叫苦连天。

然而,中共在“白皮书”里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GDP增加,发电机的装机容量也一直在快速持续发展。现在它的风电、水电、太阳能、煤炭发电,以及电网,几乎都是世界第一。

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对此表示,中国发电能力过剩,但利用率却只有不合常理的35%,水力、风力、太阳能发电的利用率受天气影响,可能会偏低一点,但也不可能低到这么多。原因是国际煤炭价格上涨导致了发电不足,供电的公司以此要挟政府涨价。而澳大利亚的煤炭价格8个月内从每吨600元提高到850元,上涨三分之一,是中共政治原因造成的。

王维洛:“老板当然不愿意干,就你政府给我的多少指标我就尽量满足你,李克强你说生产多少,我就生产这么多了,对不对。他只有说,你李克强你把这个价格给我松了,比如说煤那边涨多少,你这边让我电价也涨多少,那我就发电呀是不是?我现在是发多少我赔多少,发的越多我赔的越多,这个价格是谁打起来的?是中国自己打政治仗打起来的对不对?这不是你自己找事情,没事情找事情?你让人家的船,几十艘煤船,都有几万吨、十几万吨的装煤的船,在中国的港口外面停了8个月,你这8个月人家跑,能跑多少趟啊对不对。他每跑一趟的钱,都得你,最后你卸的时候,都得你赔呀。”

王维洛表示,中共总理李克强说,“不要人为的拉闸。”这说明存在着人为拉闸的现象。因为中共的电力是垄断的,经济是计划经济而不是市场经济,计划经济就是要有意制造短缺。

王维洛:“市场经济的话,那你这里缺电的话,我就会给你,就有新的填上去的,对不对?有个新的老板他就投资,投资了它就上去了。但中国是不行的。这个电是垄断的,电力是垄断的。它把中国的供电的公司给它分做五个供电的公司,但实际上都是归国家发改委管的,价钱也是国家发改委管的。中国的电网是一个电网,就一个电网公司,因为世贸组织没有规定电网是可以几个公司的,它供电一定禁止你垄断,那么中国就装作是不垄断。”

王维洛说,中共以前有段时间装门面,声称搞市场经济,今年抛出“十四五计划”,又回到计划经济的老路上去了,因为市场经济威胁到中共政权的稳定。而现在的缺电就是计划经济的一种现象。

王维洛:“那么市场经济吗,很多台湾的老板就到大陆去开店啊,你那么大的市场。那为什么现在那么多台湾老板都逃回来了?对不对。它那儿最后做的不是市场经济呀,对不对。它做的是计划经济,它让你完蛋你就完蛋,所以台湾老板又回来了,又逃回来了。你这个台湾老板到我大陆来生产东西,你搞市场经济,你影响到我政权的稳定啊。什么时候政权最稳定?它就是觉得,你离开我政府不行了的时候它最稳定。”

王维洛表示,很多经济学家认识到,社会主义经济的特点就是人为制造物资的缺乏,引起社会两级撕裂和严重贫富不均。在凄风苦雨中悲鸣的永远是最底层的百姓,而不是官员。

王维洛:“其实中国的这个生活用电的这一块,占中国的这个电能消耗是很小的一块,很小很小的一块。但是它也是所有的消费者里面地位最弱的一块。它要关的话他就先关你这个生活消费的这一块,它只有20%几。别的国家这个生活用电将近要到50%几以上,生活用电用的多。而中国是生活用电用的少。中国是工业用电用的多,农业用电其次,最少的是生活用电。”

中共“白皮书”出台之前,王维洛发现一条奇怪的消息,说中国电网欠下巨债,贷款无力归还。而中国电网作为绝对垄断、别无分店的公司,制造这种舆论的目的只可能是为了涨价。另一个来自科研报告的较早的消息则是说,从2012年到2019年,中国发电机装机的造价翻了一番。其实也是在为涨价做舆论准备。

对此,王维洛认为,中国的电价已经很高了,一般的老百姓、贫困户有的时候真的用不起。政府扯来扯去踢皮球,民众只是镰刀下的韭菜而已。

王维洛:“那么在一个没有市场经济的情况下,你在垄断的情况下,那么你就是他手下的韭菜了。他要怎么收割你就怎么收割。你叫(苦)也没有用的,对不对。哪怕上海都停,北京都停,它也只是停一部分居住区,而且那一部分居住区肯定都是收入最差的那些人住的地方,而不是那些我们领导住的。我们领导怎么不叫(苦)呢,我们领导,因为他不会感觉到这个问题呀是吧。李克强说的“人为拉闸不行”,“人为拉闸不行”,(电力公司)他说,煤太贵了,我买不起怎么办呢,对不对,又把球给踢回到李克强那里去了。”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倩、金朝衍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