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新闻 网络热传视频戳中泪点 牵出...

网络热传视频戳中泪点 牵出中国残疾人生存现状

26
美国残疾人通过标志(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0年8月2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国残疾人生存现状不断被聚焦,当今中国残疾人的教育、就业、生活仍受到大面积限制。日前,两名中国陕西的残疾人想办理结婚却因女方言语和智力多重残疾无法领证引发舆论热议。之后,网络又热传一段一位双臂全失的残疾人努力做农活养女儿的视频,很多网友表示看完很心酸;还有网友通过比较西方国家对待残疾人的现状表示这是中共体制之恶。

近日,网络上的一则视频引发一些网友的关注。视频中,一名失去双臂的男子将铁锹绑在腿上将地上的土铲到了车上;另一个片段显示,该男子用身体顶住铁锹,将车上的土铲走。在男子旁边,有一个5、6岁的小女孩疑似是男子的女儿,也拿着铁锹帮忙,画面戳中不少人的泪点。

发布视频的网友说,这对父女如果生在英国。会有一套免费三居室。室内安装各种残疾人保护和方便设施。会有看护上门免费照顾孩子。会给爸爸免费安装假肢康复。政府负担一切学费生活费到女孩18岁,基本就是政府养到底了。女孩18岁以后自立。爸爸还是政府养到死。不用孩子负责,这就是民主。

还有网友在视频下方回复称:“如果中国实现了宪政:每年可以省去万亿的维稳费用同时也避免了千百万的冤民访民;每年可以省去千亿的撒币同时可以赢得国际尊重、友谊;每年可以省去三万亿的党务人员工资与花销同时可以解除中共的洗脑毒化教育;省下的钱足够全民免费医疗全民国家养老全民免费教育–中共是缠绕在中国人民脖子上的毒蛇!”有网民赞成的回复称:“中共体制就是最大的毒瘤”。

还有网友看完视频表示心中很难过,也有人追问该男子是哪里人,想帮助他们一家。

该视频的热传也令中国残疾人现状再受关注。有网友还提起了2年前发生的“南京无人认领女尸案”,受害女童璇璇牵出了中国残疾人生存艰难的冰山一角。

被害女童璇璇出生于2010年,一出生就发现“不正常”,后经诊断患有肺病和脑瘫,并患有智力障碍,其父母在孩子两岁时离婚。常年照顾璇璇的奶奶后来也因癌症病倒,不堪重负的爸爸和爷爷最终溺死了璇璇。

然而残疾儿童被害案的悲剧在大陆时有发生。2010年,轰动一时的“慈母溺子案”就已经引起了极大关注。母亲韩群凤照顾两个脑瘫儿子13年,为此辞去工作,连房租都无法负担,最终溺死两个儿子后自杀未遂。

据中共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2月,中国残疾人总数在8500万字左右,媒体视野之外,还有多少被残疾人拖垮的家庭我们不得而知。

美德日加等国的多种制度支持残疾人

与中国残疾人教育、就业、生活遇到困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西方国家对残疾人的制度支持。在日本,盲人占道的事件几乎不会发生,医院都设有针对残疾人的康复科。

在德国,未成年残疾人的社会保障资金几乎完全来自政府财政。残疾青少年可以进入康复中心、特殊教育学校等接受教育和康复。通过教育康复和技能培训,达到劳动年龄、能够找到工作的残疾人会进入劳动领域,成为各项社会保险的保障对象。不能找到合适工作的青年残疾人,或者实在不想工作的,从21岁开始自动成为法定养老保险的保障对象,由养老保险基金按月发给相应的残疾年金。

经过职业培训的残疾人,德国政府会专门为之介绍工作。按德国法律规定,只要是合适的行业,凡用工数超过20人,都应提供至少5%的岗位给残疾人。政府还会为残疾人购买特殊办公设备,进行必要的医疗整形、康复治疗等,以便于残疾人能适应工作。如果残疾人失业,还会获得各种保险金。德国目前已经形成了由法定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法定养老保险等多项社会计划共同分担,联邦劳动局、法定保险机构和社会救济部门等多部门分工协作的残疾人社会保障系统。

在美国,如果是脑瘫儿,从确诊到3岁这一阶段,有专业人员免费去“训练”孩子,心理医生免费和家长交流疏导家长心理问题。3岁到6岁的学前教育阶段,患儿可以选择上全免的公立学校也可以到由“政府购买服务”的特殊学前教育机构。而义务教育阶段,公立学院是不允许因为疾病原因拒收任何孩子的,患儿的家庭每年还可以享受一笔联邦教育基金,在新泽西州,这个数字是4万美元。

后续,还有针对性的职业培训、由政府兜底的纯社会福利事业的工厂、福利公寓等等。

按照加拿大的政策,所有出生带有先天残疾或后天致残,需要进行矫正治疗的孩子,检测,治疗,手术,医疗器械全部免费。并自出生起,将会有专人跟踪孩子治疗后成长发育情况,定期与家长保持联系,监测督促康复训练等效果。

这些孩子也将在学校和生活中受到“无差别”对待(歧视残疾人在加拿大是很严重的法律问题),有差别的是他们将终身享有特殊补贴,甚至还有父母因为照顾他无法工作的补偿。

而如果经过治疗仍然没有自理能力,将会有专业机构接手照顾,父母可以随时探望。如果能有自理能力,将有专业人士对他们进行特殊职业培训,让他们和普通人一样拥有一份工作。在加拿大,一个公司优先雇佣残障人士还会有不少优惠政策。

同样的情况在中国,有多少家长可以有能力在最佳治疗时机,自费为孩子做昂贵的修复手术,比如几十万一只的人工耳蜗?而即便是能够缓解残疾的程度,这个社会又能给这些孩子多少机会享有一个有保障的未来,不至于让家人绝望到要亲手溺死自己的孩子呢?这些问题是萦绕在每个残疾儿童家长的噩梦。

世界花剑冠军、奥运花剑冠军栾菊杰上世纪90年代移民加拿大,此举令很多中国人失望,骂她是“叛徒”。曾经采访过栾菊杰的新华社某新闻杂志记者在博客发文指,其实栾菊杰移民,完全因为大女儿是个先天智力残障儿童,在中国既得不到康复治疗,经济上也重负不堪。她眼见着一个著名导演去世后,两个智障儿子受尽欺辱的悲惨生活,才痛下决心移民加拿大,去到一个不光可以给女儿免费治疗康复,更会给予整个家庭未来的国家。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