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专栏 特异功能起死回生法轮功村干...

特异功能起死回生法轮功村干部明真相

60
法轮功学员绘画:真相福音送山村(明慧网)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9日】(本台记者玉洁综合报导)秀英生活在河北山区的大山深处,她从小身怀异能,但贫困的生活,病痛的折磨一直伴随着她的大半生。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法轮功传入了她的小山村,她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她也明白了人生意义和活在世上的使命。

让我们来听听秀英讲述的故事。

身怀异能  苦难的前半生

我出生在深山沟里一个很贫穷的农民家庭。从我出生,苦难就一直伴随着我。我上面有一个姐姐,没有成活。奶奶为了让我能活下来,给我起了一个很不好听的名字,认为贱名好养活。我虽然活了下来,可是我一身是病,气管炎、脑膜炎、双肩周炎、血压低、心脏病、痔疮等等。每年过了大年初一,我就象被用胶粘到了炕上一样,一躺就是大半年,没有一天好日子过。

小时候,我常常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家墙上有一张画,里面有一个小女孩。每当我病重时,她就高高兴兴地走下来。5岁时,有一次我病得很厉害,我看见自己和小女孩一起出去了。我飞了起来,穿过彩云,穿过蓝天,来到一个很大的大花园,里面有千姿百态的鲜花,还有很多树,树上长满了很多鲜果,没有人看管。我说:“我不摘。”刚说完,一个白胡子老人出现了,他右手拿着一个拂尘,往左胳膊上一搭,说:“我在这。”过了一会儿,他说:“你还得回去。”就来了一只凤凰,我骑着凤凰回来了。回来后,我仍然躺在炕上,依旧痛苦,三天两头地断气。

出嫁时,有人说我丈夫娶了一个“骨尸”。我到处烧香磕头、拜神求佛,哪儿有庙会,不管多远,我都去,没有我不拜的“神”,没有我不求的“佛”。可这一拜,我的病不但没好,还添了个能给人“看病”的怪毛病。谁来我都看,挥手之间一看就好。我还不贪财,什么都不要人家的,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

一般人以为有了会治病的“功能”是好事,其实不是。因为给别人看好了病,别人走了,我的病却越来越重,别提多难受了,我常常断气。有一次,我又断气了,家里人都认为我真的死了,为我准备后事。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又醒过来了。就这样,我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了45年。

师父从死神手里救出了我

上个世纪90年代,法轮大法在我地区的平原传出。逐渐地,山区里的人也有所耳闻。有人向我介绍说:“法轮功可好了,什么疑难病都能治。”开始我不相信。我想,我什么神都求过了,谁都不管我,什么招儿都试过了,全都不管用。我没有一点生的希望了,我已经是个棺材瓤了,就等死神来接我了。可是,这口气就是难咽。

1999年正月初二,亲戚来劝我,说:“山下正在办法轮功学习班,人可多了,都说好,去试试吧。”家人也劝我。我躺在炕上,有气无力地看着家里人,他们都用期待的眼光等着我回答。无奈中,我答应他们去试试,反正我是快死的人了,再折腾一次也无妨。

正月初九,我在家人陪同下,下山去求法轮功。因为学习班已经开始了,我到那里的时候,只剩下3天了。一进这屋子,我就感到迎面有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使我这连四两劲儿都没有的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屋子里坐了很多人,在听法轮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音。辅导员叫我坐下盘腿,我一盘就盘上去了。辅导员叫我听师父的讲法,我就开始仔细听。一上来,就听师父在讲杀生的问题,说炼功人不能杀生,杀生会造很大的业。我一听,茅塞顿开:“我是不是以前杀了很多生命?现在这些生命都来找我要债来了?我这么多病,是不是在还债呢?”我越听越入神,越听越爱听。我全神贯注、完全溶入到师父的讲法中去了,我把周围的一切全都忘了。

听完了师父的讲法,辅导员问我:“听得怎么样?”我说:“太好了!我来的太晚了!”辅导员说:“没关系,有书,也有磁带,可以回家自学。”我又问了很多问题,和辅导员聊了很久,辅导员就让我在他家吃饭。3天后,学习班结束了。

这3天,胜过一百年。我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再也不是愁眉苦脸、有气无力、说病就死、绝望的人了。我感到我有活力了,有精神了,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心里有说不出的愉悦。我请了12本《转法轮》(法轮功指导修炼的主要书籍),准备拿回村里给大家看看。

我没上过学,一个字都不认识,只好把《转法轮》拿给大伯哥,让他给我念。当大伯哥念到“释迦牟尼”时,他说:“我不认识这几个字。”我说:“我看看。”我一看,张嘴就说:“这不是念释迦牟尼吗?”大伯哥很惊奇,我也觉得很奇怪,我这从来没有念过一天书的人,只听了3天师父的讲法录音,竟能认这些字了。

通过学习《转法轮》,我明白了过去用功能给人看病是非常危险的,对自己身体损害很大,甚至会致命。而法轮功是佛家功,是真正的佛法修炼,初期修炼时,师父就把修炼人的病根去掉了,是净化身体,为的是让人能够修炼。所以,很快我的病全都没了。

几十年病魔缠身、即将入土的人,现在又死而复生了,是师父把我从死神的手里救了回来,无病一身轻的滋味,让我内心高兴得无以言表。

那时,我们吃水要到山下去担。有一次,我挑着两大桶水,从山下往山上走,感到轻飘飘的,一点儿也不重。有一个妇女看见了,说:“你担这担子,象是走在云里一样,哪是走在山路上啊!”

见证神奇  村民踊跃学法轮功

当时在辅导员家,我学会了五套功法。我从山下回来后,每天炼功。刚炼第五套功法时,我身体就起空了,我有点高兴,也有点害怕。于是,我一会儿浮起在空中,一会儿又下去了,就这样,我上来下去地来回折腾,就象师父在讲法中讲过的现象一样。以后不管多忙多累,我从不间断地炼功。就是在共产党打压最严酷的岁月里,我都坚持炼。

我这个有名的老病号,学法轮功后一身的病都没有了。这个神奇故事,很快在山村里传开来了。我拒绝给人看病了,谁来看病,我就教她们学法轮功。山里人都朴实好奇,于是,很多人都来了。

我们山村不象平原,山民的房子都依山而造,邻里之间、山上山下说话,彼此都听得清清楚楚。可是要见面,却要走一段时间,因为都是走的“之”字形盘山道,一个村要占几个山头,所以什么事情传起来不容易。尽管如此,我们村一下子就有30多人来学炼法轮功,附近的村庄也有不少人来学炼。

我那时经济条件不太好,我向别人借钱,用几十元钱买了一个录音机,还到山下请了一些法轮大法书背上来。那时交通很不方便,但吃多少苦,我都愿意。就这样,法轮功就在我们这个交通非常不便的深山区,轰轰烈烈地传开了,几乎人人都知道。学炼法轮功的人,每个星期都在成倍的增长。因为不花一分钱,炼功后身体没有病了,健康了,谁不来呀!

尤其在我们这贫困的深山沟里,看病非常不容易,就是有钱看病,行动也不易,更不要说没钱了。看不起病的人,他们简直是得不起病。现在有不出门、不花钱就让你祛病健身的好办法,这强身健体的灵丹妙药,山民们个个欢迎,所以来学功的人真是络绎不绝。

不忘使命 在山村间传播真相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腥风血雨,我们毫无心理准备。炼功点被破坏了,学员们被驱散了。警察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叫我交出大法的书和资料。我决不给他们,我说:“那是我的命根子,我决不能给你们!”警察在我家呆了一个星期,不许我出门。他们搞车轮战都没有把我拿下,最后都走了。我照常学法、炼功,一天也不落。

修炼的路并不平坦,2002年,我出现气管炎的症状,躺在床上一天一夜,喘得非常难受。警察们闻讯来了,他们想趁机诬蔑师父、诬陷法轮功,给法轮功抹黑。他们十几个人围着我,想把我抬出去。我马上坐起来,单手立掌。这时,我的右手掌发出强烈的白光,把警察都吓跑了,以后再也没有人来找我了。气管炎的症状很快消失了。

每隔一段时间,我要到山下去看看,取些法轮功真相资料。人们看我走路轻飘飘的,象20来岁的人,什么病都没有,都知道我还在炼法轮功,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

我明白了法轮佛法修炼有我的使命,我生长在山区,我的使命是要让这一山区的民众了解法轮大法真相。山区这么大,又这么分散,交通还这么不便,我的任务很重,但再难、再重,我都要去做。

我经常天一黑就出去了,下半夜才回来。我全身装满了真相资料,到各个村庄去发。山村的羊肠小道只能走一个人,一不小心,就会跌落到山沟里。

我遇到不同的人,会根据他们的接受能力面对面地讲真相。当我碰到不明真相的村干部,常给他们讲一个故事:山下有一个村的书记,他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乡里一通知要来人抓法轮功学员,他马上就通知法轮功学员:“上面要来人了,快把你们的东西收拾好。”有一次,乡里人没打电话,直接来了,说要找香梅。书记就把他们领到了江梅(另一个人)家。然后,书记说自己要马上去厕所。到厕所后,书记马上给香梅的丈夫打了个电话,说上边来人了,要找香梅。从厕所回去后,乡里人说:错了,要找的人叫香梅,不是江梅。再去找香梅,她早已平安离开了。这个书记现在日子过的红火,工作开展的顺利。因为他保护了大法弟子,得了福报。他又没得罪上级,所以也没有什么麻烦,这村书记还在继续干着。

人们可能很难想象,我曾经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民,现在年已花甲,却学会了操作电脑、打印机,会连网络,还会使用翻墙软件看海外消息,直接上明慧网,可以自己做真相资料了。

明白大法好 全家都受益

炼法轮功后把我身体炼好了,至今一个药粒都没再吃过。不管中共恶党怎么打压,我们全家人都相信法轮大法,都支持我修炼,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全家人都和睦相处。

丈夫不修炼,在打压最严酷的年月,他陪我去发真相资料。有一次,村里的恶党喇叭叫嚣得非常邪恶,我说:“应该给他们一份真相资料看看。”丈夫说:“我去。”于是他拿着一份真相资料去了,很快就回来了。我说:“放哪了?”他说:“办公室没人,就放在他们家桌上了。”迫害严重时,丈夫不让我出去,他替我去发真相资料。

两个儿子、儿媳都相信法轮大法好,支持法轮功学员。他们都工作顺利、生活平安。我的四个孙子都活泼可爱,身体健康,很少生病。

最后,秀英用她做的一首小诗,来结束了她的故事:

半生苦难一身病,求神拜佛天不应。

一朝寻得法轮功,大法师父救我命。

学法炼功修心性,师父让我显本性。

救度众生是使命,坚修大法助师行。

 

责任编辑:李娜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