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他们喝下“防疫人员”给的药...

他们喝下“防疫人员”给的药 尸横遍地

44
日本街头(示意图/非本文图片/图片来源:Pixabay)

【2021年2月21日】COVID19病毒在全球延烧,疫情带来的恐惧,很容易让社会也陷入动荡之中。几十年前,日本曾发生过一起骇人的集体谋杀案,嫌犯靠乔装成防疫人员,让受害人喝下所谓的“防疫药水”而瞬间倒地身亡。案发后虽然有人被捕入狱,但坊间却一直认为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他/她至今仍逍遥法外未受到应有惩罚。这起事件就是日本著名悬案——“帝银事件”。

日本悬案“帝银事件”

根据日本媒体“文春Online”报导,这起杀人案发生在1948年1月26日。

当时,位于东京都丰岛区椎名町的帝国银行分行,在接近打烊的时刻前,突然进来一位男子。

该男子约45岁、穿着西服带着红袖章,他一边向店员散布名片(名片上写着“厚生省厚生部某医学博士”)一边寻找分行行长。不过当时因为行长腹痛,所以由代理分行长接待。

男子声称,附近有四人感染了痢疾,其中一人曾来过这家银行,他接到驻日盟军司令部(GHQ)的指示,前来分发预防药,消毒班稍后也会过来。

随后,男子拿出了一些药物。

他宣称药物共分两种,第一种药物和牙齿的珐琅质接触时会有疼痛感,因此要直接吞下;第二种药物则要在一分钟后再服用。

在他率先示范过后,包括一名职员的小孩在内的16人(8至49岁),都照着吩咐喝下药水。后来,据幸存者的描述,喝药时他感觉非常痛苦,就像是不能喝酒的人突然喝烈酒一样。一分钟后服用了第二种药之后有人提出要去漱口,中年男子同意,但是在走向厨房的过程中,职员一个接一个的倒地身亡,尸横遍地,惨不忍睹。

男人越过倒在地上的尸体,到银行柜台后方,拿走了16万4千元的现金和1万7千元的支票,离开了银行。而那张支票在第二天于安田银行(现富士银行)板桥分行被成功兑换。支票的背书上地址、姓名分别写着“板桥三之三六六一”(板桥三の三六六一)、“后藤丰治”,调查表明这是一个不存在的地址和人名。

大约是4点左右,一个清醒过来的银行职员,忍着体内的剧痛爬到了银行门口呼救,这才吸引了路人立刻报警。

在场的16个人,11人当场死亡,包括一个8岁的女孩(一名银行职员的女儿),还有一人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去世了。

在这场灾难性的抢劫案中,活下来的仅有4个人而已。

事后检验结果,发现这位男子发给大家的药物,其实是具有强烈毒性的“氰化钾”。

谁是真正的凶手?

根据幸存者的回忆,绘制出了中年男子的肖像。根据安田银行代理分行行长的回忆,兑换支票的人身高约5呎3吋(160公分),肩膀圆厚,说话不带口音。

因为犯人使用氰化物作为犯罪工具,731部队的相关人员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经过大规模的排查后发现,案发前曾发生过两起类似的案件:

1、安田银行荏原分行事件:

1947年10月14日下午3点左右,一名中年男子来到安田银行荏原分行,向职员分发“厚生技官医学博士松井蔚”的名片。然后声称曾有痢疾患者来过这家银行,应GHQ要求大家服用预防药物。分行长立刻报警,警方派了一位姓“饭田”的警员去了解状况,发现当地并无痢疾的疫情,饭田来到银行向此人询问,此人态度强硬,还斥责饭田糊涂,并说GHQ即将派遣吉普车来此消毒,于是大家都纷纷相信,然后像帝国银行事件中那样,让大家依次服用两种药物,所不同的是职员们喝下药后没有出现异常状况。调查发现,确实有松井蔚这个人,而且的确是厚生省的医生。

2、三菱银行中井分行事件:

1948年1月19日下午关门的时候,有一个中年男子用类似的手段声称要让大家服下药物,并分发了“厚生省技官医学博士兼东京都防疫课山口二郎”名片。但是因为声称一位痢疾患者来过这里存钱,该患者特征与行员的印象不符合,而受到了行员们的质疑,于是此人只是在地上撒了点透明的药水就离开了。这一次的名片是伪造的假名片。

警察们在仙台找到了松井蔚博士,博士本人有不在场的证明。

根据博士的回忆,他印制了100张名片,其中有6张还没有发出去。搜查班结合博士的记忆对剩下的94张进行了搜索,结果找回62张,证明24张丢失,另外8张因不知去向而成为重点盘查对象。最终,北海道小樽的56岁蛋彩画画家平泽贞通成为了怀疑对象。他曾在一艘渡船上与松井蔚博士交换过名片,但是以钱包被盗为理由未能拿出名片。1948年8月21日,警方在小樽市逮捕了他。

争议与审判

幸存者看过平泽的相片后,未得出确定的答复。平泽在刚遭到逮捕时否认控罪,但却于9月23日作出招认的供词,10月12日被起诉。12月20日,平泽在东京地方裁判所判决时又进行了翻供,1950年7月24日地方裁判所一审判决死刑,1955年4月7日向最高法院上诉遭到拒绝,5月7日被确定为死刑。在之后的岁月里,平泽不断进行上诉并3次试图自杀,但都自杀未遂。一直到1987年5月10日,已届95岁的平泽才在八王子医疗监狱内因病去世,此时距离死刑判决已过去30年。

对平泽的审判存在诸多争议,例如警官平冢八兵卫在办案过程中以刑逼供,平泽本人也患有科尔萨科夫症候群的后遗症,他的不在场证明是当时他自己处于家中,但因为证人都是直系亲属因而没有效用。

平泽也没有使用氰化物的知识、经验和获取氰化物的途径。有些人认为平泽的被捕只不过是为了转移对731部队的注意,直到他死后仍有人在争取为其翻案。

被指为真凶之人物

在平泽贞通死后15日,也就是1987年5月25日,与搜查本部合作之一位侦探伴繁雄在电视上露面,强调真正之犯人不是平泽,而是一名前陆军高官。

参与调查的成智英雄在后来一份声明中说:“对于像平泽这样一个不懂毒药的人,帝银事件是不可能的,真正的犯人来自前秘密单位”,并写道:“调查了731部队五十余名成员之经历、不在场证明、个人形象后,只有S中校(事发时年龄51岁,事发后第二年生病)符合搜索条件。”但是,隶属于731部队其他人员,无法识别出与S中校同名的人。成智英雄可能使其他人对以及姓氏相同、名字相似之两人以上不同人士感到混淆。此外,《陆军医学目录》中,S开头之人物只有两位。

在事件后6年,也就是1954年(昭和29年),茨城县发生了使用氰化氢之大规模谋杀事件。有律师对于该事件进行调查,因为它与宣称来自公家卫生单位,并对受害者投毒之帝银事件非常相似。但由于被捕嫌犯服毒自杀,使得此一调查没有进展。

如今,70多年过去了,如果平泽贞通真的是无辜的,那么真正的凶手或许早已不在人世,但是他犯下的恶行就算在今天提起,也仍旧让人毛骨悚然。

真相到底如何,可能除了凶手本人,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中国人有句古话:“善恶终有报,人不治天治。”相信凶手即便能逃得过人间的惩罚,但却躲不过阎罗王对其最后的审判。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翛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