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新闻 四面楚歌 逃亡雷诺-日产-...

四面楚歌 逃亡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掌门人卡洛斯·戈恩再遭当家起诉

分享
逃亡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前掌门人卡洛斯·戈恩再遭当家起诉。(网络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6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法国雷诺公司(Renault)周一(24日)宣布,对逃亡黎巴嫩的公司前总裁、雷诺·日产汽车·三菱汽车联盟前掌门人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已经展开其滥用公司资产的司法调查,在此框架内,雷诺对戈恩提出附带民事起诉。此前法国政府加大了对戈恩担任雷诺首席执行长期间开支的调查力度。

雷诺翻脸 将参与对戈恩诉讼要求赔偿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雷诺公司周一称,该公司已经提出一项民事当事人申诉。2月19日,法国已正式对雷诺汽车前任董事长兼行政总裁戈恩展开司法调查,并委托预审法官指挥搜查。该法国汽车制造商表示,他们已收集了足以将调查提交给法官的证据。此举将使调查人员能对调查投入更多资源并将调查范围扩大到海外。

雷诺公司在公开声明中表示,“本公司作为民事当事人行使权利……并保留在调查定案后,讨回损失和损害赔偿的权利”。

报道说,位于巴黎地区的南泰尔法院已经委托多名经济和财务专业预审法官组成的专案组,就“滥用公司资产,严重滥用公司资产;严重背信,隐瞒罪行;严重欺诈、利用、洗白贪腐行径”对戈恩2009年到2020年的相关行径展开司法调查。

根据雷诺内部调查,查明戈恩曾向位于阿曼的销售代理店铺支付不透明款项。此外,他还向在凡尔赛宫开办的个人婚宴挪用了公司资金、因私人事宜使用公司飞机等。雷诺已在去年(2019年)向法国检方汇报了相关事情。

巴黎检方正在进行的另一项调查也是关于戈恩滥用公司资产,以及“严重贪腐”,涉及以RNBV公司名义签订的合同。这家位于荷兰的企业老板是戈恩,明面上是雷诺-日产联盟的子公司。前总统萨科齐任内的司法部长、现在的巴黎市长候选人达蒂(Rachida Dati),与萨科齐任命的ONDRP(法国国家犯罪与刑事处罚观察所)主席、犯罪学家鲍埃(Alain Bauer)被指分别通过RNBV公司以“律师费”等名义收受上百万欧元。

四面楚歌 超级巨星曾上演神奇逃亡大戏

戈恩是黎巴嫩后裔,出生在巴西。在一家法国精英大学毕业后,他开始在米其林轮胎公司工作。1996年换到法国雷诺公司就职,在这家公司他因为极端的改革措施被称为“成本杀手”。戈恩乐于结交权贵,是法国总统府的门客。

1999年雷诺与日产联盟。当时这家日本汽车巨头深陷危机。当时还是雷诺副总裁的戈恩被派往日本。他用了16年的时间帮助日产摆脱危机,重新跻身全球一线的汽车制造商。日产随后收购其日本竞争对手三菱汽车34%的股份。

2001年起戈恩担任行政总裁CEO,2005年开始又兼职雷诺CEO。2016年年末他担任三菱汽车公司董事长。2017年转任日产汽车公司董事会成员。仅仅是2017年至2018一个财年,他就赚了1700万美元。外界估计他的财富约为1.2亿美元。

在被日本检方盯上之前,戈恩身上的最大光环是汽车业传奇经营者、日产汽车“拯救者”。1999年,雷诺向负债严重的日产汽车注资,戈恩作为雷诺副总裁出任日产首席运营官,2001年成为日产首席执行官。2005年,戈恩成为雷诺首席执行官。2016年,日产收购三菱汽车公司,戈恩出任三菱汽车董事长。在戈恩的带领下,2017年、2018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全球销量超过丰田汽车。戈恩的职业生涯达到高峰。

很长时间以来,戈恩都被看作是汽车行业的超级巨星。然而,这位日产之神近几年从权力巅峰跌落下来。戈恩在2018年11月和2019年4月在日本两次被逮捕,缴纳巨额保释金后获释。之后,他上演了一出神奇的逃亡大戏。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说,安全摄像头记录下了戈恩离开家的镜头。他抵达东京的品川站,从那里乘火车前往了新大坂站。又乘汽车前往了关西国际机场附近。之后他登上了一架私人飞机。65岁的戈恩拥有法国、巴西和黎巴嫩三重国籍。抵达黎巴嫩后,戈恩公开召开记者会,坚称自己的清白。

戈恩出逃后,国际刑事警察组织随即向其发出红色通缉令。由于日本与黎巴嫩没有引渡条约,黎巴嫩不大可能向日本移交戈恩。依据黎巴嫩法律,黎巴嫩公民如果涉嫌犯罪,有权在本国受审。

报道说,此前,日本检方已经对戈恩提出了4项指控:包括隐瞒巨额个人收入、挪用公司资金,向公司转嫁个人投资损失,以及严重背信等。2月12日,日产公司在日本东京的地方法院向戈恩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赔偿8340万欧元的经济损失。日产声称,戈恩此前私自挪用公司资金等“腐败行为”(包括虚报支出、私用公司公务飞机、占用公司海外房产而不付租金等)给日产汽车造成了损失。但他均予以否认。

“去戈恩化”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走向何方

戈恩下台后,履新日产CEO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 2019年秋季也宣布离职,他被认为是戈恩的亲信。西川广人承认多获取了数百万日元的报酬。戈恩另外一个左右手日产汽车高级副总裁哈里·纳达 (Hari Nada) 是给日本检方提供情报的主要人物之一,因为类似指控被降级,但是没有被开除。

到底谁说的算?日本方面仅持有雷诺15%的股份,这些股份也没有投票权。另一方面,雷诺持有日产43%的股份,并希望两家合并。日产并不想合并。

今年2月3日,在联盟运营委员会月度会议上,“去戈恩化”后的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对外发布了全新框架协议。雷诺-日产-三菱联盟方面表示,为进一步强化其商业模式与组织架构。新框架协议将利用各自优势为成员公司创造更多价值,并与之形成战略互补。此外,在这次会议上,雷诺、日产、三菱三家公司重申了联盟在各自战略及竞争力加强上的重要性。

一直以来,自戈恩被捕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未来走向始终受到行业内外广泛关注。为消除戈恩个人影响,联盟积极采取应对措施,在戈恩被捕后的2019年3月,雷诺、日产和三菱三方达成协议,将以联盟经营为核心,成立新的联盟运营委员会。当时,业内分析认为,如果说此前戈恩被捕可能使得联盟瓦解,那么三方共同成立新的联盟经营委员会意味着联盟内逐步达成和解。

随后,联盟还共同投资了一些科技企业诸如The Mobility House,还和自动驾驶企业Waymo达成合作,在以色列特拉维夫设立创新中心,这一系列的反应仿佛在向世人宣布“我们很好”。但自戈恩出逃至黎巴嫩后,联盟关系再次遭到外界质疑,尤其是对比戈恩领导下的销量业绩,数据显示,雷诺、日产汽车与三菱汽车的企业联盟在2019年总计售出1015.52万辆,较上年下滑5.6%,由全球第二跌至第三。

在新框架协议中,除对全球市场进行划分外,三角联盟还将在技术工程研发方面建立“领导者-跟随者”模式,并扩展至整车平台、动力总成及其他技术。换而言之,在特定领域,一家公司将在联盟中负责带头开发各项关键技术,从而实现联盟内技术共享。

不仅如此,新框架协议规定,自2020年起,将雷诺、日产、三菱三家成员公司在欧洲的CAFE(公司平均燃料经济性corporate average fuel economy)积分进行合并。通过合并三家成员公司的FAFE积分,从而适应欧洲排放法规,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三角联盟整体的排放压力。

此外,新框架协议规定,雷诺将成为轻型商用车业务的研发制造领导者,在法国桑杜维尔工厂,开发并生产基于雷诺Trafic平台的三菱厢式货车,销往大洋洲地区。据悉,联盟三家成员公司的中期战略计划将于2020年5月左右公布。

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将资源进行高效配置,将进而实现各成员公司分散风险的“野心”。在三角联盟这个看似很美的规划中,诞生出一种“领导-伙伴式”的合作模式。昔日,联盟掌门人戈恩坐镇联盟,铸造了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成就;如今,戈恩事件背后,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稳固关系也由此成为牺牲品。

据日本东京证券交易所信息显示,目前,在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中,雷诺持有日产43.4%的股份,成为日产最大股东,拥有投票权;与此同时,日产、法国政府各持有雷诺15%的股份,并列成为其大股东。不过,日产并无投票权。此外,日产还持有三菱汽车34%的股份,成为其大股东。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已没有未来。”联盟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在出逃日本后对联盟关系施下了看似“诅咒”的预言,这使得原本已“摇摇欲坠”的三角联盟,蒙上了一层阴影。

专家指出,此前,戈恩或许意识到了这一点。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交错不等的资本结构比例,也成为该联盟始终存在的一颗“定时炸弹”。

 

责任编辑:闻笛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