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四川蓬安强迫“脱贫”内幕曝...

四川蓬安强迫“脱贫”内幕曝光

49
从学校可以看出,大量最困难的家庭及他们的幼童从今年年初以来,实际上处境更为困难。(微信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28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党媒近日宣布,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但中国农村被脱贫内幕陆续曝光。四川蓬安河舒镇原尖峰社区二社村民黄常碧被纳入建档立卡扶贫户后,官方却不闻不问,由于房屋破损无力维修,最后造成黄常碧居无定所,而黄常碧看病所欠下的借款至今还没有还清。更严重的是黄常碧因没有按当局的意思签“已经脱贫”的立卡户名册,被当局雇佣流氓威胁恐吓,他被逼无奈只好签字。

据“民声观察”11月27日报导,50多岁的四川蓬安河舒镇原尖峰社区二社村民黄常碧,有3.3亩的承包地。由于多病丧失劳动能力,而孩子又长期在外打工,只能挣到一个人的生活费,根本不能照顾黄常碧,所以在2016年黄常碧被纳入建档立卡扶贫户,享受每月兜底保障300元的扶贫补助,2020年涨到390元。

成为建档立卡扶贫对象后,地方政府不问不管,也没有安排扶贫解困的帮扶人。直到2019年7月,安排一位中学老师代为帮扶。帮扶的方式也就是隔段时间通知黄常碧,到社区领生活用的米面油。

此前,由于失地加上房屋破损无力维修,黄常碧向当地政府申请维修资金,可是基层官员迟迟不做答复,修缮计划也就一拖再拖,直到房屋彻底坍塌成为废墟,黄常碧再无任何期待只好到处流浪居无定所。

2019年4月,黄常碧突然生病,因居住地和户籍地不一致,黄常碧不能被医院正常接收入住。为此,黄常碧反复向县乡两级领导反映,但当局只给解决了部分医疗费用,至今,黄常碧还没有还清欠下的私人借款。他所享受的扶贫兜底保障待遇,和帮扶人前来看望慰问送的米面油水果等,远远不足以抵消借债看病的医药费用。

而在一次“复工复产脱贫攻坚“现场演练问答会上,由于黄常碧和家属没有按照当局的意思作答,被严厉训斥是与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背道而驰。黄常碧又因不按当局的意思签“已经脱贫”的立卡户名册,被地方政府雇佣流氓,深更半夜到黄常碧居住地,进行恐吓威胁,他处于无奈和恐惧之下只好签字。

“民生观察”指出,这是一个建档立卡贫困户被脱贫的真实内幕,底层民众的社会现状。

习近平于2015年11月23日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时,审议通过《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提出5年内实现脱贫,扶贫开发工作被指为“啃硬骨头”。

2017年10月,十九大上,习近平表示,将脱贫列为主要目标,2020年实现农村贫困人口全数脱贫。

贵州11月23日宣布清除“最后9个深度贫困县”,为中共“脱贫大跃进”画上句号,中共官媒随后宣布如期完成脱贫任务。

不过,李克强5月底透露,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现在碰上疫情,可能更多人会返贫。财新网早前则称,中国有9亿多人月收入不足2000元。

也有在大凉山做救助义工的梁先生对《大纪元》说,自从政府在当地精准扶贫后,很多人更穷了,许多人一年也吃不上几餐大米饭,小孩七八岁了也没洗过澡,卫生纸都没见过。

自由亚洲电台自贵州遵义桐梓县九坝镇的官员刘先生处获悉,从学校可以看出,大量最困难的家庭及他们的幼童从今年年初以来,实际上处境更为困难。

以当地一所乡村小学为例,共47名学生中绝大多数是留守儿童,跟随年迈的爷爷嫲嫲生活,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孩子都到镇上就学,但这些孩子毫无选择,只能留在条件很差的村小,有的孩子上学甚至需要步行2、3个小时:“4年级最大的年龄是11岁,幼稚园的4岁左右,远的同学要走两三个小时,大多数的学生,要么就是父母在外打工,要么就是母亲生下他之后,就离家出走的那种。很多都是爷爷奶奶带大。早上的话都是要求小孩在家里面吃了来,他们有条件的同学呢,可能就是5毛或者1元,买一点零食,他们的花销总体来说,接近于无。”

不仅贵州,湖北十堰市竹溪县周先生透露,疫情爆发以来,物价上涨、就业困难,官方所谓的新农村建设扶贫提供的帮助非常有限,根本没有解决持续就业和发展的可能。

甚至在并非贫困地区的江西九江,当地市民李先生也表示,一些底层民众的困难加剧,官宣全国脱贫基本属于自欺欺人:“这等于就是宇宙级笑话,标准是他们制定的,它要这样认为,那也没办法。有的家庭已经到了很困顿的地步,勉强能温饱,作得一塌糊涂。”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