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数百中国公民联署促出台政府...

数百中国公民联署促出台政府法 要求纠正冤假错案

30
在京访民2019年2月10日要求官员公布私人财产(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2月22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在中共两会召开前夕,300多名中国公民联署公开信,呼吁当局尽快出台《政府法》,对于民众投诉的由于官员玩忽职守等造成的冤假错案进行纠正,并阻止未来冤假错案继续发生。

据人权网站《维权网》报导,来自河南、山西、四川、湖北、黑龙江和新疆等地的300多位中国公民近日联署公开信,要求尽快出台《政府法》,对于官员玩忽职守等民众投诉的冤假错案进行惩处。

这封致“中共中央”的联署信要求对涉法、涉诉信访实施“一体化网络军管”,从中央到地方上下联动,把冤假错案列入司法公开的听证程序。联署信要求当局,尽快出台《政府法》以监督、约束政府官员的玩忽职守行为,确保每起案件的审理公平公正,防止欺上瞒下、造假询私舞弊、玩忽职守等事件的发生。

联署信强调,无数的访民在维权路上奔走了几十年无结果,很多访民被公检法联合构陷入狱,各地政府严重侵犯人权,这些官员必须得到清算并追究刑事责任,必须给受过伤害的访民以精神补偿。而各地公民联署签名,要求尽快出台《政府法》目的不仅是为了及时纠正冤假错案,更是为了能阻止冤假错案的发生。

参与签名公开信的湖北潜江访民伍立娟对美国之音表示,目前签名已经有400多人,陆续还会有更多的人参与。而呼吁信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出台《政府法》,监督政府官员作为,确保每起案件都能得到公平公正地处理和审理。

她表示,“目的就是为了能够及时纠正冤假错案,更明确的就是阻止冤假错案的发生。因为这些冤假错案主要发生源于公检法联合制造冤假错案。执法的抓人,检察院违法公诉,法院再枉法地判决,使这些维权人士、访民、公民入狱坐牢,问题得不到解决。”

伍立娟本人从2004年起,因潜江工商银行强制买断工龄被“下岗”后,一直在寻求法律维权,案件走过当地政府、仲裁、法院、中级法院、省工行、国家信访局、公安部、中纪委、最高法的所有法律程序和上访窗口。最初的问题不仅没有得到解决,反而又增添了更多的被非法拘留的行政诉讼案件。

伍立娟表示,维权16年来,多少次被截访者绑架软禁、刑拘劳教,遭到殴打,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本来简单的劳动纠纷案得不到法律明确的支持,而公安、检察院、法院一条龙“违法”执法。

中国每年都有大批的上访者到北京伸冤。不过,批评人士表示,高层敷衍的同时,地方则竭力利用截访、打压、拘留、关黑监狱等手段试图“解决”上访者,而不是解决上访者提出的问题。

伍立娟表示,国家信访局官员曾标榜很多的上访问题得到解决,实则不然。

她说:“每年两会的时候,信访局局长答记者问时都说,我们的信访案件解决了多少多少,80%、90%。我们的上访人次都下降了。这些人数下降都是各地打压、关押,进行拦截。很多人都不能去北京,所以说这些数据在下降。其实没下降的,不是它解决问题了。”

另一位来自山西的公开信签名者也表示,他就是希望能够通过出台《政府法》,用法律监督和约束官员要依法行政,认真对待和处理民众的问题,纠正冤假错案。就像他本人的案件被法院不顾事实地枉法判决,而多年来他坚持向多个有关部门维权都得不到解决。

他说,“法院的判决纯粹是写聊斋,写鬼话,写谎话,纯粹是编造的。这个判决书纯粹是枉法的。可是你去告,去纪检、检察院、法院的纪检工作组、人大去反映官员的违法,去告这个法官,告上多少年就跟不告一样,根本不起作用。老百姓要告官员,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很难很难起作用。”

近几十年来,中国各地政府因强征强拆、司法腐败等,导致大陆各地冤案丛生,冤民遍地。

签署公开信名单的北京访民吴秀兰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因政府非法变更她的宅基地使用权,她十五年来无家可归并丧失劳动能力。吴秀兰多次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状告政府但均未受理。不仅如此,北京警方还屡次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她说,“我信访上访十五年了,始终没有人理睬这个事。逢年过节、动员会议的时候,就以维稳的方式限制我的人身自由。据他们说,我的问题虽然不大,就是不想给你解决。”

哈佛大学政治学博士顾为群表示,依托于互联网,此次来自中国各地的维权人士集结之快、规模之大令人叹为观止。

他对自由亚洲说,“他们的诉求等于说是《政府问责法》,不管最终结果怎么样,这反映了中国人民在法律观念方面的新的觉醒,也是公民意识的新的觉醒。”

顾为群说,这份三百人的联署名单代表着中国目前存在基数庞大的对自身案件存在异议的维权群体,印证了中共司法体制存在结构性问题:“中国没有司法独立,而且整个司法制度都是为执政党所控制,而且司法制度中又有很多腐败的法官、检察官,又和执政党串通,造成审判不公,是一个非常大的结构性问题。中国司法制度不改革,错判这种情况始终都会出现。”

不过也有观点认为,在中共治下,所谓司法制度改革也只会是换汤不换药。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