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世卫将赴中调查 专家组成员...

世卫将赴中调查 专家组成员竟是武汉病毒所合伙人

64
图为疫情期间中共警察在汉口火车站外。(图片来源:AP)

【希望之声2021年1月5日】(本台记者楚云珒综合报导)2021年,中共病毒在英国、南非等国发生变种之时,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团终于将“姗姗来迟”的武汉行提上了日程。众所周知,在过去1年中,国际社会数次要求去中国武汉调查病毒起源,均遭中共当局的拒绝,如今中共却同意的行为相当反常。科学界认为,如果去了武汉,最好能对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简单的法医调查,因为外界对病毒是从实验室泄漏这一说法一直很关注,但专家怀疑所有这些并不在世卫组织调查的议程上。

病毒起源扑朔迷离

2019年底,中共病毒疫情在武汉爆发,由于官方的刻意隐瞒,这场疫情迅速蔓延至全中国乃至全球。既然疫情是在武汉爆出来的,那究竟是什么引发的大面积传播呢?武汉官方在通报中称,中国最早的中共病毒染疫者来自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随后的多例都是在华南海鲜市场工作或有接触史,于是在官方有意无意的带动下,联想起2002年的SARS疫情,认为此次疫情源头是野生动物,中国人有吃野生动物的习惯,因此染疫。不过随后武汉市金银谭医院的医生团队称,早在2019年12月1日他们收治了一名中共病毒患者,此人从未去过华南海鲜市场,家里离市场也很远,最重要的是这位确诊染疫的老人几乎从不出门,这位老人比官方通报的第一个华南海鲜市场染疫者早了8天染疫。今年5月,中国疾控中心负责人高福也称,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动物样本中没有检测出病毒。这也让科学家对于病毒来源于动物的猜测疑惑更多。

如果病毒不是来源自然,那就是人造或着是从某个地点泄漏出来的。很多科学家们去研究了中共病毒的基因组测序,目前尚未有权威的认证表示该病毒经过人工改造。但一些科学家对病毒是否在特定地区泄漏表示出极大兴趣。因为疫情爆发地武汉有一个世界级的高危病毒实验室,就建在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里面。恰巧该所研究员石正丽数年前在云南的一个废弃矿洞里采集到了蝙蝠冠状病毒RaTG13,这种病毒与SARS-CoV-2(COVID-19)的全基因组同源性为96.2%。美国罗格斯大学生物安全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说,“这意味这种病毒目前已知存在于两个地方:云南的山洞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个实验室中。”他说:“它从2013年储存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

石正丽在外界聚焦实验室泄漏病毒时“用生命担保”病毒与研究所无关,她还言辞激烈让外界“闭嘴”,但除了威胁、指责,这篇声明中没有透露一丝反驳病毒与研究所有关的证据。

现在世卫调查团马上就要进入武汉了,如果让这些专家前往病毒所可能会有意外收获。但外界对此并不乐观,因为就在2020年的年末,BBC记者前往石正丽去取样的山洞遭到不明人员的跟踪和干扰,云南当地警察设置路障甚至将一辆大卡车横停在路上,阻挡记者的去路。记者只能放弃这次探索之旅。石正丽还疑似与病毒所官方唱了一出“双簧”,她接受采访时称“欢迎任何形式的访问”,转过身记者就接到病毒所的电话称,那只是石正丽的个人观点。

如果世卫专家团能够在病毒实验室中进行简单的法医调查,这样就最好不过了。法国《观点》杂志引述埃布赖特称,“可靠的法医调查包括访问武汉病毒研究所,武汉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档案、样品、工作人员和建筑物“。 “它应该包括纸质和电子记录的检查,冰箱和冰柜的检查,与人员的访谈,包括施工,维护,清洁,废物后处理,实验室和行政部门的员工,以及这些人的血清学样本和建筑物中的环境样本。 ”但专家怀疑所有这些并不在世卫组织调查的议程上。

武汉P4实验室真的没问题? 竟获全球顶尖病毒学家联合背书

去年2月,武汉病毒研究所被质疑病毒泄漏后,数位全球顶尖的病毒学家迅速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声明为中国的“蝙蝠女侠”背书,称“坚决谴责关于新冠病毒并非来自自然界的阴谋论”,排除病毒可能源于实验室泄毒事故。从此,有关病毒是否源自实验室事故的讨论成为禁区。

法国《世界报》与《观点》周刊称,在科学领域,任何假设都可以受到反驳。这些专家的强硬态度让一些同领域的科学家感到不寻常。法国国家社会科学研究中心病毒专家Étienne Decroly表示:那份声明一锤定音,令他十分意外,因为这像是在告诉科学界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不应该提什么样的问题,而这与科研精神完全背道而驰。

Jacques van Helden也指出,在科学领域,不意味着假设就是错的。不能反驳的假设是教条。科学领域不能有教条。

声明并非论文 缺乏权威性 第一撰稿人与中国关系密切 

法国《世界报》和《观点》杂志的长篇报导中都发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柳叶刀》上述声明的主要执笔人与中国存在利益关联,并且在署名时为了避免第一作者嫌疑,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四位。

报导称,声明第一作者显示是科罗拉多州大学微生物学家、该校荣誉教授Charles Calisher。但是,根据非政府组织“美国知情权”(USRTK)依据美国信息管理法获得的电子邮件证明,声明的真正起草人是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但他的名字却排列在一串作者名单之后。Charles Calisher也向世界报证明,达萨克撰写了初稿并一直主持到最后发表为止。“作者名单按照姓氏笔画,第一作者是彼得,而不是我!“ 但是,声明起草和署名的方式故意避免被识别出来自任何组织和个人,仅仅表明这是“来自顶尖科学家的一封声明”,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27名联署人中有4人来自生态健康联盟,但他们有意保密这一信息,所有人都声称不存在利益冲突问题。

美国罗格斯大学生物安全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表示,去年3月17日,《自然》科学杂志集团的副刊——《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发表了一篇有关“Sars-CoV-2的近端起源”的文章,本文当时被看作是证明该病毒可能并非源自武汉实验室活动的权威论文,也让一些科学界的质疑失去了线索。但实际上,上述文章及《柳叶刀》的声明并不是基于新的科学数据而经过同行评审的科学文章,而是“仅代表意见”的“论坛”。

声明第一撰稿人被列入世卫调查团名单

报导称,达萨克是本次前往中国进行病毒起源调查的10名专家之一.《世界报》指出,这就涉及利益冲突问题。达萨克不光是生态联盟的总裁,他同时与武汉病毒所有密切的合作关系,在最近15年,他与该所合作发表了20多篇论文,并曾资助武汉病毒所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除此之外,他领导的生态联盟得到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资助,这使得他得以进行在外国的实验尤其是与武汉病毒所针对中共病毒的合作研究。尽管达萨克与武汉病毒所存在着不可否认的密切关系,他对世界报的质疑不予回答。现在,他又成了国际专家团队前往中国调查中共病毒源头的成员,这一处境让许多科学家感到愤怒。

更严重的是,达萨克与武毒所的关系并不是常常予以公开声明,2月19日《柳叶刀》发表声明的包括达萨克在内的27位作者,全都声明与武汉病毒所不存在利益关联。埃布赖特尤其对达萨克出现在前往中国的调查团名单上十分震惊,理由很简单,因为他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病毒学与疾病研究小组的长期合作者。

这位专家认为:达萨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利益冲突,因此他不具备调查资格。他指出,“达萨克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签有合同,并从美国国际开发署获得了两亿美元,也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700万美元的资金。他是本该受到调查的武汉病毒研究所项目的合作者。他自己就应该受到调查!”

 

责任编辑:李娜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