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項专题 世卫顾问:可信证据显示 冠...

世卫顾问:可信证据显示 冠状病毒由实验室泄漏

13
世卫顾问杰米·梅茨4月4日接受采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1年4月5日】(本台记者凌杉综合报导)4月4日(周日),世卫组织(WHO)咨询委员会顾问杰米·梅茨(Jamie Metzl)称,由于“压倒性”的间接证据,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泄露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可能性比世卫目前支持的假说“更有可能”。

此前,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关于病毒起源的报告,该报告将动物传染给人类称为最有可能的疫情大流行病来源。报告还对不同假说的可能性进行了排名,并声称病毒最有可能通过中间人畜共患源从蝙蝠转移到人类,而蝙蝠到人的直接传播是第二大可能原因,第三可能是从冷链食品传染人。报告最后称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的理论被认为不太可能。

梅茨告诉澳媒《天空新闻》(Sky News),事实上世卫组织没有进行这项调查,报告是世界卫生组织和他们的“中国同行”的“独立咨询委员会的联合研究”。他表示,目前的报告不能将其视为权威。

“核心问题是,任何对疫情起源的研究都需要彻底研究所有的可能起源假说”,他说,“如果说我们只研究人畜传播和冷链,而甚至不会动一动手指头来研究实验室泄漏假说,这不可能是可信的结果。”

他称,“在我看来,整个联合团队的研究是不可信的,也是无效的,因为他们只研究了一些假说,而没研究其他假说,然后就有胆量对不同假说的可能性进行排序”。

梅茨先生说,支持实验室泄漏理论的间接证据是“压倒性的”,包括马蹄蝠的证据。该种蝙蝠被确定为SARS-CoV-2(中共病毒)病毒的遗传源,生活在中国云南的偏远洞穴。

“武汉远远超出了它们的生活范围,武汉没有马蹄蝠”,他说,“而武汉有中国唯一的四级病毒学研究所,而且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蝙蝠冠状病毒收藏。”

“我不能肯定SARS-CoV-2是从实验室意外泄漏开始的,但间接证据确凿”,他表示。

“最重要的是,从第一天开始,中(共)国就开始了大规模的掩盖(疫情),包括销毁样本,隐藏数据库和其他记录,以及监禁记者”,梅茨说。

责任编辑:施恩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