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圣经》与《推背图》预言的...

《圣经》与《推背图》预言的应验与变换1

47
图1:《启示录》“妇人生子”预言实为天象,精确指向2017年9月24日。(图片来源:大纪元/作者古金提供)

【2020年10月17日】《推背图》和《圣经》,都是当代东西方阅读量最大的书籍之一。《推背图》是唐初天文学家、天象学家李淳风所作(据《桯史》),在北宋时期就达到了家家都有的程度。它预言了从唐初到当代及未来的历史大事,迄今100%应验无失。《圣经》的《旧约》记录了犹太教的起源、发展、劫难,并预言耶稣济世,以及末后弥赛亚救世;《新约》是基督教徒对耶稣传法、使徒传道的记载,其最后的《启示录》预言了末世对救主及其圣徒的迫害,人间的大难与救赎。

拨开历代对《圣经》预言的错解,大家能看到那些西方的经典预言,与东方的《推背图》等预言殊途同归,共同聚焦于当代的劫难与救赎,特别是瘟疫大劫。

(一)室女生子,天象定时

《圣经‧启示录》预言:

“Rev12:1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太阳,脚踏月亮,头上是十二星的花冠。(garland,中译本一直译为冠冕,意境相同)。

Rev12:2她怀孕了,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

Rev12:3天上又现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王冠。

Rev12:4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龙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她的孩子。

Rev12:5妇人生了一个男孩,是将来要用铁杖管辖各民族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

Rev12:6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神给她预备的地方,使她被养活1260天……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意义非凡的预言,因为它事关人类末后的大劫难——“七封印-七灾”,以及“新天新地”——更新后的宇宙展现人间的时刻。两千来年,基督徒和历史学家都想破解它,特别是当代,但是一直都没有成功。人们都知道《启示录》是象征隐喻,但是其中的妇人、龙、大淫妇、巴比伦、所多玛、埃及、耶路撒冷……都象征着后世的什么?天象给出了破解的支点。

图1:《启示录》“妇人生子”预言实为天象,精确指向2017年9月24日。(图片来源:大纪元/作者古金提供)

一个妇人”:见上图1,指室女星座。室女座长期被误译为“处女座”,所以在坊间流行的“星相算命”中称处女座。星相学和天象学是两回事,前者是占卜算命,后者可以展现天道。

怀孕生子”,指木星的运行,在室女的小腹部,“落入小腹投胎(2016.12.28进入角宿)-顺行-留(拐弯2017.2.6)-逆行-留(拐弯2017.6.10)-再顺行下行-出生(2017.9.24)”。见上图,10个来月,犹如怀孕-生子的过程,比喻很贴切。

木星以外的其它四颗行星,金星、水星、火星、土星,它们虽然也经行室女座的范围,但是它们的“顺行-留-逆行-留-再顺行”的范围,不是太长就是太短,无法吻合“室女怀孕生子”的腹部区域和时间,所以,这个隐喻只能是指木星。

“身披太阳,脚踏月亮”:见上图,指太阳在室女座的肩上,月亮在室女座的脚下。星星的位置表示时间,所以,这个室女生子的时间,精确地指向了2017年9月24日0~10时(东八区),超过这个时间范围,月亮就跑出室女的“脚下”到天秤座里边去了。

头上是十二星的花冠(garland”:见上图,指此时刻,室女座头上方有12颗亮星,形成似冠冕的形状。

星星的亮度,天文学以“视星等”来划分,即目视星星的等级,星星越亮,星等值越小。太阳为-26.7等(负值),满月为-12.6等,金星最亮时-4.9等。全天空有一等星21颗,二等星46颗,三等星134颗,四等星458颗,五等星1476颗,六等星4840颗。1等星的亮度是6等星的100倍,6等星以下,肉眼基本上看不见。

图中室女座的头上,是狮子座,狮子座在室女座的头部只有10颗亮星(4等以上),并且不呈冠冕形状。但是,2017年9月24日,水星和火星行至这里,正好和其中3等以上的4颗亮星,构成冠冕的骨架(图中黄线的交点),另外6颗4等亮星点缀在周围(图中白线的端点,2号星接近水星,但有距离),构成12星的花冠。

可能有读者会问:天象是循环的,你怎么认定就是2017年9月24日?历史或者未来,如果还有别的时间,能吻合上图“室女生子”的天象,那就可能是别的时间啊?

(二)室女生子与木星循环

木星在古代叫做岁星。中国古代天象学除了有28宿,还把星空等分为12星次,木星大约12年左右转一周天,约每个年岁经过1个星次,所以又把木星称作岁星。但这只是木星的运行周期,并不是留守周期。

在天象学上,行星的运转周期意义不大,留守周期意义重大。木星留守,一个循环周期大约344年。见图1。

也就是说,每隔344年,木星留守的位置基本又回到了原位,虽然1673年也形成了“室女生子”的样子,但是头上只有4颗3等以上的亮星和6颗4等较亮的星,构不成冠冕,此外,月亮、太阳的位置也相差很多。

有人猜测:“处女座生子”的天象,是不是对应耶稣降生的西元元年前后?

不是。公元前30年~公元30年,木星都没有这样的天象,虽然公元前48年9月1日有,但是太阳、水星、火星的位置,都和预言中描述的相差很大。而且刚才说过,处女座是误译,应该称室女座,所以,没有必要用这个天象去附会耶稣的降生。

何止是5000年的历史中,前溯1亿年,后推1亿年,也是唯有2017年的木星轨迹,符合“室女生子”、“太阳披肩、月在脚下、12星花冠(两星汇入)”,这几个极为苛刻的条件(年代太久星座形状都变了)。所以,《启示录》预言的时间,无疑是指向2017年9月24日。

(三)历法独特,指向中国

身披太阳,脚踏月亮”,这句预言蕴含历法。地球文明的古代历法,可分为阳历、阴历、阴阳历三种。

1. 阳历:以太阳定年,不顾及天象。

阳历是以太阳定年,一年365天,间插闰年,就像现在的西历。每年同一天,太阳又转到了几乎相同的位置。

阳历不考虑月相,从历法上看不出月亮的圆缺,不能直接展现天象。但是简单方便,为世界通用。

2. 阴历:以月亮定年,也不顾天象。

阴历不考虑太阳,是以月相周期定年定月。每月29或30天,每天的月相一致,每年12个月,这样一年有354天左右,和阳历太阳年误差越来越大,造成阴历的节日会依次出现在春夏秋冬四季,往复循环。当前伊斯兰国家的回历就是这种阴历。

因为不考虑太阳,所以从历法上看不出太阳的位置,也不能表达天象。

3. 阴阳合历,兼顾日月。

阴阳合历,是既体现太阳位置,又展现月相方位。

(1)简单的阴阳历叠加

一些伊斯兰国家,传统的回历和阳历同时并行使用,每一天既能看到阳历,又能看到阴历。虽然这样能看出日月的大致方位,但是无法准确得知天象。

(2)犹太历的阴阳合历

犹太历,是一种阴阳合历,每19年插入7个闰年,这一点和中国传统历法相同,但是它的历法宗旨是以宗教信条为本,让历法的时间安排根据信条调整(如为保证节日而改动年的大小),而不是让人的历法根据天象而变。所以,它也无法准确展现天象。

而且,因为回历和犹太历,总是把新月月牙出现的第一天定为初一(相当于汉历的初二),所以日食会发生在他们的阴历二十九日或三十日。而且他们每天的开始,是日落的时刻,而日落时刻每天都在变化,所以回历的每天开始的时间并不固定(日落的间隔不是24小时)。这样的历法,难以表达天象。

(3)中国的汉历,天人合一,合于天象。

中国传统的历法,农历是俗称,阴历是误称,因为它是阴阳合历,所以称为汉历是妥帖的。

汉历同时考虑太阳月亮的位置。每月按照月相有29或30天,每年12月,每19年插入7个闰月,月的安排以二十四节气为纲。所以,汉历平年12个月354天左右,闰年13个月384天左右。闰年和平年天数差别这么大,是不是不准确呢?

不是,汉历的太阳位置更准确。我们知道清明节一般在西历4月5日,个别会在4月4日,极个别的在4月6日,为什么有这个差别?因为对于太阳的定位,西历并不是特别准确,但是简明;而汉历24节气(如清明)有精准的时分秒,准确展现太阳方位以指导农耕,上合天象,下合物候,因为精准,所以复杂。

而近代中国,从民国时期引进了世界通用的西历,与传统的汉历并行。这样,既借鉴了西历的简明,又体现了汉历的长处——简明地查证月相、方位,能准确地展现天象:如日食总是发生在初一(古代极个别的日食不在初一,是因为历法制定有偏差,没有根据天象修正),月食总是发生在十五前后等等。

可见,《启示录》预言的“身披太阳,脚踏月亮,头戴12星的花冠”:

①定时精确,兼顾太阳、月亮,唯有中国古代传统的汉历——阴阳合历,能符合这个要求;

②简明直观地展现天象,唯有当今中国现行的西历和汉历并行,能做到这一点;

③这在隐喻天象,唯有中国承传了系统、精确的天象文化体系。

由此可见,《启示录》预言指向了当代的中国。从此能看出《启示录》预言的末后的人类大事:大劫难、正邪大战、新天新地,正在和即将发生在中国,而所有的外国名词,都是隐喻象征——历代圣经学者都知道《启示录》用了象征的写法,一度把象征的地点,从字面上的亚洲以色列周边,解读为欧洲大陆,却忽略了中国。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先知,留下很多预言警醒后世,如果《圣经》的这个重大预言喻指中国,中国古代一定会有经典的预言与之呼应。当我们把“室女生子”的天象,换成中国天象文化背景时,大预言《推背图》的一个千古谜团,也随之找到了答案。(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