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儒雅的大明朝文人(下)

儒雅的大明朝文人(下)

25
明仇英昼锦堂。(图片来源:国立故宫博物院提供)

府州县学校

接上文)当时朝廷设立十三个布政使司,分管天下140府,193州,1138县。另有边疆少数民族的(羁縻)府19,州47,县6。县以下还有卫、所的行政区域划分。从洪武三年开始,全国各地的府、州、县甚至卫所均开始兴建学校。其建置为:府管辖的学校设教授(领国家俸禄的学官,以下同),州设学正,县设教谕,各一名(相当于现在的校长)。俱设训导,府四名,州三名,县二名。生员(学生)之数,府学四十人,州、县以次减十。师生按月供给食米,每人六斗,有司给以鱼肉。学官的月俸按级别不同而有所差别。据《明史‧选举一》记载:“生员虽定数于国初,未几即命增广,不拘额数。”也就是说,学生的数量虽然在洪武初年有定制,但后来随着全国人口的增加,读书之风气在全国盛行,学校学生的数量就没有限定得那么严。由公家提供膳食补贴者称为廪膳生(廪生,有定额),定额之外的称增广生(增生),自己解决吃住,但可根据学习成绩成为廪膳生。

又据《明史‧选举一》记载:“生员专治一经,以礼、乐、射、御、书、数设科分教,务求实才,顽不率者黜之。”从汉唐以来,学生入学时,均于《五经》中选取一经先学习,学通一经后,才能学其它的书本,资质鲁钝之辈,有可能穷其一生都不能学通一经。因为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四书》、《五经》每一本书的内涵都很大,并不是现在的人想像的那么简单;当然对古代的名家而言,就不同了。唐‧王维曰:“岂学书生辈,窗间老一经”、唐‧李商隐:“当为万户侯,勿守一经帙”、南宋‧文天祥:“辛苦遭逢起一经”等等均言其事,这是古代读书人必经的一个过程。

明朝的地方学校将科举考试中必考的项目,礼(礼仪)、乐(音乐)、射(射箭)、御(骑马)、书(书法)、数(算术)设科分教。也就是说,除了《五经》中的一经必学之外,这五科也是必学的课程。教育学生务求其成才,顽皮不遵守学校规章制度者予以斥退。刚入学的学生称为附学(附生),吃住必须自家解决。各地设提学官,每年给府、州、县的学生举行考试,称为岁考。根据考试成绩分为六个等级,一二等(学生)皆给赏,三等如常,四等挞责,五等则廪、增递降一级,附生降为青衣,六等黜革(开除学籍)。经过考试,有可能附生、增生成了廪生(由公家提供膳食补贴,也称为秀才);而廪生也有可能降级甚至被黜革。岁考一二等的学生,才有资格参加乡试。中试者即称为“举人”,乡试第一名称为“解元”。举人才有资格进京入国子监深造,或直接参加礼部的会试及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

明代对学校的教官也有一整套严格的考核制度,不仅有文化考试,而且还要依据所教学生出人才(中举及中进士)的数量评定成绩,不合格者一样会被黜革,丢了“铁饭碗”。

学校对学生的管制更为严格,“生员入学十年,学无所成者,及有大过者,俱送部充吏,追夺廪粮。(《明史‧选举一》)”也就是说,十年寒窗,还考不上举人,或犯大过的,都要送去各衙门当小吏使唤,拿一点微薄的俸禄,过此一生。以前曾经吃了国家多少粮食的,全部要退还给国家。什么是犯大过呢?凡接受赃款赃物、奸淫偷盗、冒充他人籍贯、嫖宿娼妓、居丧之期娶妻妾,犯事严重者,“直隶(京城)发充国子监膳夫(伙夫),各省发充附近儒学(学校)膳夫、斋夫,满日(期满后)为民,俱追廪米。犯轻充吏者,不追廪米。(《明史‧选举一》)”

南京国子监

上面所讲述的是地方学校的规定和教学内容。而京城的国子监学风就更浓厚,规定也更严格,因为能进入国子监的学生一般都算是朝廷的后备官员了。国子监的学生主要有几种来源:举人称为举监(生),只要是在地方考中举人的,都可进入国子监深造,当然也可直接参加进士的考试(会试),会试落第的举人一般也都进入国子监再学;而直接由府州县保送的生员,称为贡监(生);朝廷有品级的官员子弟入学的称为荫监(生);富家子弟援例捐纳财货入监读书的称为例监或捐监(生);不管是怎么进入国子监的,都要有一定的学习基础,目不识丁的人是进不了国子监的。

南京的国子监就等于是大明朝廷唯一的一所大学(永乐十八年迁都北平后则有南北国子监之分),校长称为(国子监)祭酒,还有司业及监丞、博士、助教、学正、学录、典籍、掌馔、典簿等教官若干人。每月的初一、十五全校放假一天,除此之外,每天都要上课。国子监分成六个堂,名曰率性、修道、诚心、正义、崇志、广业。每个堂再根据学生的人数分为几个馆,类似于我们现在学校的班级。每天早晨,祭酒、司业坐堂上,属官自监丞以下至典簿,以次序肃立堂上。唱名,诸生上前作揖毕,教官质问经史,监生拱立听命应答。然后再回馆授课。

学习的内容除了《四书》、《五经》以外,兼及刘向的《说苑》,以及朝廷的律令、书法、算术、洪武十八年朝廷颁布的法律文件《御制大诰》。每月测试学生《五经》、《四书》义各一道,诏、诰、表、策论、判(案)、内科(朝廷内法律条文)二道。每日练习书法二百余字,以二王(王羲之、王献之)、智永、欧体、虞体、颜体、柳体的字帖为法。每次考试都会计积分,文理优秀的每次计一分;次者半分,再次者没分数。一年中积分达到八分的监生,不用参加进士的考试就可直接授予官职。比如:“洪武二十六年,尽擢监生刘政、龙镡等六十四人为行省布政、按察两使,及参政、参议、副使、佥事等官。(《明史‧选举一》)”

监生不仅吃住无忧,而且还可给假省亲、结婚、奔丧等。每逢大节庆时均给赏钱。但管理也很严格,监生中,每班选一人当“斋长”,配合教官督促诸生功课。衣冠、步履、饮食等各个方面,都必须严格遵守礼仪法度。晚上一定要在监住宿,有故而外出必须先报告给本班教官,并让斋长带领请假的监生将事由报告给祭酒批准。监丞负责记录每一个监生的过错,有不遵守规章者书之,三次犯错的责罚,四次犯错的监生就遣送回原籍。使用学校的堂宇宿舍,每天的饮食澡浴,都有严格的规定。回乡省亲、婚姻等,以道路远近给予期限。违限者谪贬到远方的衙门当小典史,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当上正式的有品位的官员了。

正因为有这样的学风及严格的管理,所以历科的进士及状元大多数都是出自于太学(国子监)。比如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88年)廷试,明太祖亲自阅卷,国子监的监生任亨泰被认为是“对策详明,以天下为己任”,擢为一甲第一名(状元),太祖敕令在太学中建状元坊。洪武二十三年,连中三元的状元许观,也是经过太学深造后考中的,所以他的名字也被镌刻在太学的状元坊上,以后就成了定制,凡是经过太学深造后考中状元的,均在国子监中立状元坊。

科考取士

明清时期,正式由国家举行的科考分为三级:乡试,会试,殿试。乡试一般是三年举行一次,由各府州在八月份左右举办,乡试合格者即称为“举人”,乡试第一名的称为“解元”。举人及国子监中学习优秀的监生才有资格参加第二年二月份在京城由礼部主办的“会试”,会试合格者称为“贡士”,都可参加当年四月初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殿试分为三甲:一甲只有三人,第一名状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赐“进士及第”。二甲多人,赐“进士出身”。三甲则赐“同进士出身”。二、三甲第一名一般称为“传胪”。殿试只用来定出名次,能参加的贡士通常都能成为进士,不会再有落第的情况。

由礼部主办的在京城举行的会试分为三场,一般是以二月初九日为第一场,过三日为第二场,又三日为第三场。初场试《五经》中的经义二道题,《四书》义一道;第二场论一道;第三场策一道。中试后十日,复以骑(马)、射(箭)、书(法)、算(术)、律(令)五事试之。都合格了才算是“贡士”,会试第一名的称为“会元”。然后参加殿试,以确定中进士的名次,“贡士”一般都会中“进士”。殿试中一甲第一名者称为“状元”。如果能够一身兼解元、会元、状元的,就是“连中三元”或称“三元及第”。大明朝近三百年的历史,三元及第的仅有两人,商辂,许观。

文武全才的大明朝文人

从以上的简介中我们可以看出,明朝的整个教育体制是中国历史上最完备的一个朝代。因此,在这种教育体制下造就出来的人才也一直被后世所称道。以下笔者只简单介绍几位。

大名鼎鼎的解缙(公元1369年—公元1415年),洪武三十一年进士及第,官至翰林学士。他不仅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诗歌、书法、散文等方面有很高的造诣;而且为人耿直,刚正不阿。他是《永乐大典》的总编纂,著名的对联:“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即出自解缙之手笔。

杨慎(公元1488年—公元1559年),明朝的大文学家,书画家,与解缙、徐渭被后世称为明朝的三大才子。正德六年(公元1511)年状元,授翰林修撰。为官禀直方正,又以忠言直谏为后世称道。

王世贞(公元1526—公元1590年),明朝文学家、史学家。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官至刑部尚书。他以诗文望重于世,与李攀龙、谢榛、宗臣、梁有誉、徐中行、吴国伦并称明朝“后七子”。他提倡“文必西汉,诗必盛唐”的复古文风,独领当时的文坛二十年。

还有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的传奇人物——“吴中四大才子”唐寅(唐伯虎)、祝允明(祝枝山)、徐祯卿、文徵明。

大明朝的教育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注重文武双全的人才培养,不仅在府州县学校的教学内容中就有武学方面的课程,而且在乡试及会试中都要考骑马和射箭等武学科目。因此,纵观大明朝约三百年的历史中,能被称为军事家的几位朝廷官员,大多数都是进士出身,如于谦,永乐十九年(公元1421年)进士,官至宰相,明朝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诗人,相信很多人还会记得于谦写的《石灰吟》:“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毛伯温,正德三年(公元1508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明世宗有诗赞其曰:“大将生来胆气豪,腰横秋水雁翎刀。”翁万达,嘉靖五年(公元1526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他曾亲自带领大明将士驰骋疆场多年,打了很多胜仗,使敌军闻风丧胆。袁崇焕,万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进士。卢象升,天启二年(公元1622)进士;史可法,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进士,等等。还有大家都耳熟能详的郑成功,也是科班秀才出身,十五岁即成为廪生;只是因为时局的原因,朝廷没有再开进士科考试了。抗倭名将俞大猷,早年也是科班秀才出身,后来又改参加武举考试,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获第五名武进士。

中国古代的教科书,不仅教给人做人的道理,还教给人治国安邦的政治军事才能。笔者上面所列举的大明朝著名的军事家、将领,每一位又都是有节气的文人,深受后人景仰。(全文完)

作者:佚名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推荐阅读  以德感人的王烈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