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瑞典生活随笔】遭遇瑞典便...

【瑞典生活随笔】遭遇瑞典便衣警察(原创)

146
遭遇瑞典便衣警察。(示意图,与本文无关,图片来源:pixabay)

【欧洲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3日】我曾与瑞典便衣警察有过一次近距离接触。

那是刚来瑞典不久,一个落叶纷飞的季节,我为了方便接送孩子,就买了一辆二手车自己开,但因多年没有正式开车而且也不太熟悉瑞典交通,就找了一个技术极好的朋友帮我复习一下。

我们看中了一处位于湖边的偏僻的停车场,在傍晚时分去练习。两天过去了,我奇怪怎么这个停车场一直都没有车停靠,就算偶尔有几辆车过来,也是停不久就开走了。我们当然乐得如此,不用担心剐蹭别人的车。我暗自庆幸自己的运气真好,找到这么好的一个地方练车。

到了第三天,停车场依然没车,我们练了一小时后,忽然看到开来了一辆普通的越野车,我们就等著看它停在哪儿,好避开它再继续练。可没想到它冲着我们直开过来,在距离我们15米的地方停下来,也不停进车位。下来3个瑞典人,一男两女,全是又高又壮,男的一米九几,两个女的也都在一米八以上。他们下车后迳直朝我们走来。

此时天色已暗,该停车场面朝湖背靠山,深秋的傍晚人迹罕至,我们两个的身高和他们一比,真是弱不禁风啊。我不禁担心起来:要是他们抢劫,我们可招架不了,怎么办?我赶紧让教练把车窗关上,好增加一点安全感,再看教练也是一脸紧张。

他们三人很快到了车前,左右分开,男的走到教练一侧,一个女的走到我这一侧,另一个女的绕到车尾去了。这下完了,两侧车门已全被控制住,后面还有一个堵住了,想往哪开都来不及了,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

窗外那个高大的男人敲了敲车窗,示意摇下车窗。这种情况下,抵抗是徒劳的,于是我只好照办。我摇下车窗后,他们出示了证件。我心中慌乱加上近视没看清楚,问教练,好在他比较冷静,看清了,说:“他们是警察。”我这才松了口气。但又不解,既然是警察为什么不开警车,穿警服啊?害得我们虚惊一场。于是就想打开车门下车了解为什么要找我们。但就这一开门,差点惹祸。

那位女警官立即左手按住车门,不让我打开,右手撩起衣襟,亮出腰间的手枪,貌似随时准备拔枪。教练在美国住过,生活经验丰富,一看这情景就赶快提醒我:“别出去!她以为你有威胁,会掏枪的!”这一叫把我吓得不轻,赶紧缩手回来,老老实实坐在车里不敢乱动了。

然后他们开始查验我们的证件,询问我何时来的瑞典,为什么会开车到这里。我们一一回答后,他们的态度缓和下来并告诉我们,半小时以前有人打电话投诉说我们在这里长时间开车,行为极可疑,他们怀疑我们这车是偷来的。因为瑞典人学车都是去驾校练,直到拿到驾照才上路的。这时我才明白他们刚才为什么那么严厉地控制我们,原来是把我们当偷车犯了。

他们还通过互联网核查了我的身份以及车辆是否买过保险等等细节,在确定没有问题后,才礼貌地向我们告别并提醒我们,这里不可以练车,会影响附近的居民停车。我这才明白这两天为什么一直没车停这儿,可能是附近居民怕我开车时不小心撞到他们的车。而当有人打电话报警时,警方又推测涉及刑事犯罪,所以最后就出动便衣刑警了,这样,假如我们是罪犯,他们可以第一时间控制住我们,把办案的风险和成本降到最低。你想想,如果是真的罪犯,看到警车来了,可能会开车逃跑或暴力抵抗,那时警察可就要费事多了。

事后我们不由得感叹,这些警察还真是擅长计划,先把最坏的情况想到,并准备好,然后用最高效的方式去解决。现在回想起这番经历,别有一种感触。用刑警来处理一个开车扰民事件,确实小题大做了。但在情况不明时,做出充分准备也是可以理解的,何况他们处理事情时还是很有礼貌的,不像国内的警察那么粗暴凶恶。

作者:雨莲

点阅【《瑞典生活随笔》全部文章

(作者授权欧洲希望之声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标题和链接)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