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热帖:武汉肺炎竟然是中共用...

热帖:武汉肺炎竟然是中共用来对付美国的生化武器?

分享
中共大力研制生化武器(图为病毒示意图, 来源:pixabay)
(编者注:此文为微信网文,疑似知情人揭露武汉肺炎病毒背后的中共生化武器黑幕,内容可信度较高。)

武汉肺炎背后的惊天秘密

(以下所有文字,均来自了解中共病毒武器研究内幕的知情人。)

海湾战争后,中共感到在国防技术上和美国差距非常大,便加大力气,试图在超限战、核武器、潜艇、情报、生化武器等方面寻找非对称优势。

生化武器方面中共广泛研究过化学武器、细菌武器、病毒武器、基因武器。其中数支团队长年攻坚病毒,包括中国两所公开的P4病毒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

有趣的是,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和日本731细菌部队的基地,都在哈尔滨平房区,相距不过两三公里。中共继承了日军禽兽细菌部队部分设备,开办了自己的细菌研究所,现在则主要是病毒研究。

另外还有数间解放军直属研究所,包括解放军总医院的传染病研究所。但专门的武器性质病毒研究所,一般由一个团队,挂靠上述大型机构,实验室往往设在深山老林,人烟稀少地方。

多年来,中共精心研究过天花病毒、埃博拉病毒、艾滋病毒、西班牙流感病毒、汉坦病毒、狂犬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马尔堡病毒、疯牛病毒、登革病毒等。他们对所有致命病毒感兴趣,越毒越有兴趣。

2003年的非典,让他们看到了冠状病毒的可怕传播力和致死率。之后他们设立了多个科研团队,大力攻坚致命冠状病毒。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他们的主要兴趣,不是研究防御冠状病毒的治病方法,而是如何提高该病毒毒力,如何更加隐蔽、更加大规模的致病。也就是寻找武器级病毒,并将之武器化。

病毒武器化的主要方向,一是提高致病毒力,即致死率;二是潜伏期的改变,即能够操纵病毒潜伏期的或长或短;三是潜伏期的传染性和传染力;四是病毒隐蔽性,即不能让人发现其为人造病毒及人为传播。

中共在多间病毒研究所和实验室,反复研究各类致命病毒,在人体和动物间的传播,在空气、水体、飞沫、接触、体液间的传播。通过病毒在宿主细胞的变异,以及人为基因操作、组装,努力试图研制出理想的武器级病毒。

武器级病毒,一旦秘密的,不露痕迹的散布在敌国,轻则一场瘟疫,一场大规模社会混乱,经济倒退;重则大量人口死亡、病伤,甚至因之灭国。而如果在军营传播,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这种武器的危害性、隐蔽性、使用便利性,大大超过核武器和化学武器,是一种绝佳的非对称武器,可令弱国面对强国赢得巨大非对称优势。

中共研究病毒武器,主要假想敌就是美国。据透露,在中美贸易战的最困难时期,中共曾考虑过使用病毒武器,搞乱美国。

知情人言,有中共将军曾叫嚣,埃博拉级病毒武器就是他们的新时代核武器。“这玩意才是真正的四两拨千斤,灭一国于无形间,不费吹灰之力”,“我们要拥有自己的毒蛇部队!”

中共未曾有机会将病毒武器应用于敌国,但却很早就开始应用于谋杀政敌、重要异己份子。近年多起政治犯、异己份子的可疑死亡,背后都有生物武器的影子。

在美军热衷于钻研无人机导弹定点清除时,中共特工另辟蹊径,发明了一个新词——“生化刺杀”。监狱和看守所,是他们很好的人体试验场所。

P4病毒研究所,即最高级别—四级防护的病毒研究所。P4=Protection 4,即BSL 4,生物安全四级。石正丽团队主要目标就是研制武器级冠状病毒,SARS和MERS病毒都是她的研究材料。

这类实验室中国公开的就两所,亚洲也不到10所。其中供实验用的病毒,以及实验动物,必须最高级别管理控制。

但由于管理混乱,中国病毒研究机构发生泄露并不罕见。经常发生实验动物流入民间,甚至市场。武器级病毒泄露,与核泄露无异,甚至危害远大于核泄露。

武汉病毒研究所位处武昌区小洪山中区44号。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位于江汉区发展大道。二者仅一江之隔,相距不过10公里。

此次武汉肺炎瘟疫,致病原因恰就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石正丽团队研究的冠状病毒,爆发地恰是与其仅一江之隔的华南海鲜市场。难道是巧合?问题没那么简单。

原本为美国人量身定制的武器级病毒,由于管理不善,通过实验动物蛇,意外流入海鲜市场,坑害了几十万中国人。

可以再说一次“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如今,中共军队病毒专家,少将陈薇进驻武汉,接管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好明证了该研究所的军方背景。

现在,他们所要做的,一是管控这意外的人造瘟疫,二是严守机密,绝对不能让世界知道,武汉肺炎是中共的人造病毒武器泄露所致。

 

(转自:新唐人  原标题:热帖:中共生化黑幕 接管日本731 发明生化刺杀)
责任编辑:苏漾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