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频遭打压 外媒:中国维权律...

频遭打压 外媒:中国维权律师失去基本权利

17
卢思位(左)与任全牛(右)两位律师被吊销执照。(图片来源:希望之声合成)

【希望之声2021年3月31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12港人案”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卢思位等人最近连续遭遇打压。他们对外媒讲述,中国维权律师甚至已经失去基本生存权。

四川律师卢思位因承办“12港人案”,年初被当局吊销律师执业证。他3月28日发消息透露,他当天准备于傍晚飞赴北京,去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但中午时分国保致电要求见面,之后当面警告他不得前往美国大使馆办理签证,也不会准许他出境。

尽管卢思位表示该要求违法,但警察警告他,如执意前往,相关部门已做好所有预案,他不可能在成都双流机场顺利出行。

北京人权律师陈建刚曾因代理多起敏感案件遭当局以家人及孩子的性命来要挟。陈建刚被迫于2019年携家人逃离中国,在美利坚大学法学院做访问学者。他在推特上表示,卢思位律师在走两年前他走过的路,而他当年在首都机场被北京警方拦截并险些被抓,时隔两年,卢思位律师连北京机场都走不到。

陈建刚3月29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卢思位律师不仅已经失去了工作的机会,而且被剥夺了出境、学习的这种权利。他现在连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没有,就是按照国保威胁的,如果他执意要去北京去办签证,那下一步就要对他采取强制措施,各种预案都已经做好了。律师的生存环境,不仅仅没有了工作的机会,而且面临着被抓去坐牢的危险。当然他是一个案例,其他许多人都陷入了这种境遇。”

他还提到河北维权律师卢廷阁。卢廷阁律师3月27日准备乘高铁到河南郑州代理一起房屋遭强拆案,却遭警察以涉嫌“寻衅滋事”为名从车站带走传唤,被限制人身自由7个多小时。

卢廷阁获释后表示,他在派出所内作了不到20分钟的笔录,询问他3月20日发的一条推文,然后就把他放在露天所谓办案区,四周环墙,上有铁丝网,说是一直在请示领导。在被限制自由的7个多小时期间,不给饭,无法与外界联系,去厕所要2人看着,直到深夜近11点半才被放出来。

卢廷阁还表示,他的当事人、原知名调查记者石玉(本名施平)和谢艳玲告诉他,原定周末前去郑州商讨他们案件的其他几个律师都被阻止了,当地警察还警告了他们本人。

陈建刚认为,卢廷阁律师的遭遇表明,律师的基本人身自由的权利、安全的权利都没有,就不要说执业的权利、工作的权利。而且该案还反映出,被拆迁人的法律权利也同样得不到保障。

任全牛律师也在年初被吊销律师执业证,最近,他作为合伙人之一的河南轨道律师事务所被当局要求“自行解散”。

任全牛告诉德国之声,当局是通过律师协会的副会长将消息透露给他的律所成员。他透露,该副会长当时在桌上用水写下“部”这个字,暗示要求自行解散的指令是由中共司法部下达的。

任全牛向德国之声表示,山东律师袭祥栋的律师事务所也被解散,有部分律师认为这波行动是北京高层的意思。他说,中共政府现在已不采用2015年“709大抓捕”时的方法,而是以各种理由通过行政方式吊销律师执照,接着要求整个律师所解散:

“我认为未来两年,维权律师可能都会面临很严重的打压,甚至有很多人不一定是被吊销执照。从我们这个所的案例来看,当局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用各种方式威胁我们,说如果我们的律师不从律所转走,未来这些律师若想换律所也会没地方去。我觉得未来很多维权律师都会面临类似情况。”

卢思位则向德国之声表示,经历过去几年政府的打压后,现在维权律师的社群已几乎“乾掉”,中国国内的敏感案件也找不到律师代理:“中国当局的整个管控力度不停升级…我认为中国当局打压维权律师会成为常态,维权律师的群体会慢慢消亡。在这样的情况下,剩余的律师在代理敏感案件时,会因面临高压而对分享讯息有所顾忌,导致社会对良心犯的关注度降低。”

他还透露,目前不少敏感案件也出现被司法机关拖延的情况,在案件抵达法院后数月仍未正式开庭。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