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生活 【欧洲历史名人系列】米开朗...

【欧洲历史名人系列】米开朗基罗与他的鸿篇巨著

74
米开朗基罗晚年作品《最后的审判》
米开朗基罗晚年作品《最后的审判》(图片来源:pixabay)

(欧洲希望之声编辑综合)米开朗基罗‧博纳罗蒂(1475年——1564年),他是人类艺术史上的一座丰碑。作为文艺复兴时期的三大巨匠之一,他多才多艺,兼雕刻家、画家、建筑家和诗人于一身。他得天独厚活到89岁,度过了70余年的艺术生涯,他以超越时空的宏伟大作,在生前和身后都形成了无与伦比的巨大影响。五个多世纪来,人们怀着敬仰的心情欣赏他的不朽杰作,并被他的盖世才华、坚强毅力和宏伟气魄所震撼。他与列奥纳多‧达‧芬奇和拉斐尔‧桑乔并称“文艺复兴三杰”。

图为米开朗基罗
图为米开朗基罗(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维基百科)

1475年3月6日,米开朗基罗出生于托斯卡纳阿雷佐附近的卡普雷塞 (即今天的卡普雷塞米开朗基罗)。米开朗基罗的父亲,洛多维科·迪·莱昂纳多·博那罗蒂·迪·西蒙尼(Lodovico di Leonardo Buonarroti di Simoni)是小镇卡普雷塞的司法行政官员和丘西的地方行政官员。母亲在米开朗基罗六岁的时候就去世了。从小父亲把他送到一个石匠家寄养,因此他常开玩笑说自己的雕刻天才来自于石匠。13岁,米开朗基罗进了佛罗伦萨著名画家多梅尼科•吉兰达伊奥的工作室,在那里他开始接触了终生所从事的神圣事业,并以神奇的速度掌握了绘画技巧。1490至1492年间,米开朗基罗加入了美第奇家族设立的人文学院,学院倡导新柏拉图主义。米开朗基罗在贝尔托尔多·迪·乔万尼指导下学习雕塑。

米开朗基罗的超群才华备受统治者的重视和赞赏,宫廷中大量的艺术品成了他学习、研究的对象,经常出入宫中的人文主义诗人和学者也给了他极大影响。短短四年中,年轻的米开朗基罗在艺术创作上打下了坚实基础,获得了一个伟大艺术家所必须具备的一切条件。与此同时,米开朗基罗还经常去听宗教改革家、修道士萨伏纳罗拉揭露教会黑暗的演说,这位为了拯救人类命运而不怕宗教法庭审判的修道士给他的心灵打上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米开朗基罗著名作品《哀悼耶稣》
米开朗基罗著名作品《哀悼耶稣》(图片来源:pixabay)

米开朗琪罗生平创作的两个最具历史意义和历史地位的著作离不开他神性的指引。

登峰造极的壁画《创世纪》

1512年11月1日,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Buonarroti)在意大利罗马梵蒂冈西斯廷教堂(Sistine Chapel)建筑的天顶上绘制完成了举世闻名的天顶壁画《创世纪》。

梵蒂冈博物馆是艺术的殿堂,这里最为著名的是西斯廷教堂。就教堂本身来说,西斯廷的规模远不能与近在咫尺的圣彼得大教堂相比,也难与欧洲其它一些有名的教堂相论,但是,西斯廷的名气却是其它教堂不能相比的。米开朗基罗在这里不仅创造了他的奇迹,而且也创造了世界艺术史上的奇迹。

《创世纪》右部
《创世纪》右部(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维基百科)

在《创世纪》诞生之前,历来教堂穹顶画多为宇宙、日月星辰的图案。如此庞大复杂的穹顶壁画的诞生,可称得上空前绝后。关于这件壁画还有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作为雕刻家的米开朗基罗,全身心地投入教皇朱理二世陵墓的雕刻,创造史无前例的雕刻艺术之宫,这使教皇的总建筑师勃拉曼特深感不安,如此下去必将夺去他在教廷的地位。出于妒忌,他极力阻挠米开朗基罗继续陵墓雕刻,唆使教皇强令米开朗基罗去画西斯廷教堂的天顶壁画。

1509年元旦的清晨,米开朗基罗独自攀登上罗马郊外的一座山的峰巅,放眼世界,心情无比激动,他心想:“上帝在创造宇宙时是一个气魄多么雄伟的艺术家呀!”他顿时回想起《创世纪》中的话: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深渊而黑暗。上帝说’要有光’;上帝又说’让一座坚实的圆穹从水中升起与水分开’。上帝称这圆穹为天空;上帝还说:’照着我的形象造人。’因此世上才有了人。”米开朗基罗突然明白了,这正是自己要征服教堂圆顶天花板的主题画,他要以上帝创造的荣光去压倒它。他便决心要在西斯廷教堂天花板上画出创造人类的上帝,同时也画出繁衍的人类,画出具有令人屏息凝神的美的人体,画出人类的弱点和不可摧毁的意志等等,他的才思如泉涌,一发而不可收拾。

《创世纪》左部
《创世纪》左部(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维基百科)

米开朗基罗在绘制这副巨作时,他把自己封闭在教堂之内,拒绝外界的探视和其他助手的协作,从脚手架设计到内容安排、从构图草创到色彩实施,全部由他独自一人完成。其绘画工程之浩大和艰钜性甚难想像。

这期间,米开朗基罗天天仰卧在18米高的台架上,以超人的毅力夜以继日地工作,当整个作品完成时,37岁的米开朗基罗已劳累得像个老人了。米开朗基罗正是用这种生命的代价完成了天顶画,那种不朽的宏伟、富丽和庄严,仰望教堂天顶,没有人不发出奇迹的赞叹。这四年多的日日夜夜在极度艰苦的绘制劳动与开阔丰富的创作灵思中所经历的艰难历程,是人无法想象的,而这种超强的毅力正是源于米开朗琪罗对上帝的信仰。

生前最后的巨著《最后的审判》

《最后的审判》取材于《新约圣经·启示录》中的故事,描绘世界末日来到时,耶稣再临,并亲自审判世间善恶。

教宗克莱孟七世委托米开朗基罗在西斯汀小堂的祭坛墙上绘制湿壁画《最后的审判》,然而,克莱孟七世在委托之后不久就死去了。保禄三世继任,并为米开朗基罗的创作提供了支持和帮助。壁画在1534年开始绘制,1541年10月最终完成。这件作品规模宏大,占据了西斯汀小堂祭坛的整座墙。

米开朗基罗晚年作品《最后的审判》
米开朗基罗晚年作品《最后的审判》(图片来源:pixabay)

壁画以端站在云际的耶稣为中心,他年轻健壮、神采超凡,大公无私,有力的右手往上一抬,主持正义发出判决,指引修善者升回天堂,好人会有福报,蓄势的左手掌向下推压,制止邪恶,指示罪人沉降地狱,作恶者会有恶报。他抬起的右手仿佛一挥下来,瞬间即作出世间一切的最后裁决,一切终成定局。在这气势磅礡的架构中,无限慈悲与威严同在,人们看到了神的庄严伟大,明了善恶必报的结果。

圣母在耶稣的身旁悲悯俯视人类,圣安娜和十二门徒与殉道圣人们环绕在耶稣的周边。耶稣右下方、十二门徒之一的巴托罗谬手里提着一张他殉道时被割下的人皮,这张人皮的样子画的是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自己的容貌。巴托罗谬承受苦难、即使被活剥一层皮也要坚持自己的信仰理念,终得返回天国。米开朗基罗在此以自己的容貌作为巴托罗谬殉道时被割下的人皮样貌画出来,显示出米开朗基罗追随使徒寻道的决心。他有着无尽、强大的期望和等待着被救赎的心。

米开朗基罗在1536年至1541年间所绘壁画最后的审判。图示部分为巴尔多禄茂手提人皮,人皮的面部是米开朗基罗的自画像。
《最后的审判》——图示部分为巴尔多禄茂手提人皮,人皮的面部是米开朗基罗的自画像。(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维基百科)

因为人是神按照自己的样子造的,人的行为善、恶,在冥冥中都有神在鉴察,神将在最后的审判日按正义来裁决一切。人在人间吃苦受罪的是俗称“臭皮囊”的躯壳,堕落的人类,唯有解脱了罪业和净化心灵,才能返回到其创造者面前。在最后的审判中,心灵光明、正义的人必进入永生,领受到从主神而来的喜乐与丰满的荣耀;那些不识神的,不善的、作恶的人,必将在痛苦中偿还罪恶,或受永远灭亡的刑罚。

画作中吹起长长号角的天使,召告所有的生命都要受审,米开朗基罗也表现了被审判的人面对审判时,在各自位置的情感反应和姿态。其中那被审判有罪、怀着恐惧与惊慌的灵魂,面对着要被载到地狱里去的时刻,充满了绝望与痛苦。

《最后的审判》——画作中吹起长长号角的天使,召告所有的生命都要受审
《最后的审判》——画作中吹起长长号角的天使,召告所有的生命都要受审(图片来源:公有领域/维基百科)

《最后的审判》充满了力与美,但是其中呈现的裸体人物画常遭“道德沦丧”的批评。

米开朗基罗的朋友瓦沙利便记载着:米开朗基罗创作《最后的审判》时,教宗保禄三世和掌礼官塞西纳一同参观当时还未完成的作品,当教宗询问塞西纳意见时,塞西纳说其中的裸体画“登不了大雅之堂,不能放在教堂,只适合放在公共浴池或酒店里。”米开朗基罗听了,恼怒地将地狱中的审判官迈诺斯的脸画成塞西纳的面貌,身上缠着大蟒蛇。塞西纳苦苦哀求教宗和米开朗基罗都无法改变这件事。不久,米开朗基罗从搭的很高的作画脚架上摔下来,跌伤了一只脚。

在米开朗基罗去世之后不久,教宗便下令给所有的裸体人物画上衣饰或腰布,但是在1980~1992年间修护西斯汀礼拜堂的湿壁画时饰布被清除,所以这壁画是在梵蒂冈博物馆的监督下于1993年被恢复了。

神传文化裁定善恶中不断告诫人们:人心向善或恶的选择,将决定人生命的最后去向。观赏美好的艺术作品能洗涤、启发人心,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流传至今,各个时代观看的人都赞叹不已,不仅仅是因为其画技高超,而且是因为画中有令人深思的内涵。

 

推荐阅读  日本艺术家创作的“气球雕塑”惟妙惟肖 好像被赋予了生命
(欧洲希望之声编辑综合,转载请注明欧洲希望之声及链接)
责任编辑:静惜

点阅【《欧洲历史名人系列》全部文章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