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牛腾宇母亲披露儿子受虐更多...

牛腾宇母亲披露儿子受虐更多细节 肖彦锐家人也遭威胁

66
牛腾宇(中)“恶俗维基”创办人肖彦锐(右)(图片来源:网络)

【希望之声2021年3月7日】(本台记者杨正采访报导)因习近平女儿个资泄露引爆的“恶俗维基案”中,被警方定为“主犯”的牛腾宇的律师日前披露,牛腾宇遭公安脱光衣服拍照羞辱及火烧私处。3月6日,牛腾宇的母亲再向《希望之声》记者披露了更多儿子受虐的细节,包括被警察摸身,做下流动作,多次被打住院等。 而且包括最新聘请的律师在内,牛腾宇的律师已有5位因遭到官方威胁,被迫退出辩护。“恶俗维基”网站创办人肖彦锐因海外发声,其家人遭到警方恐吓。

牛腾宇的辩护律师包龙军3月2日南下广东茂名,到看守所再次会见了牛腾宇。期间牛腾宇再披露遭受酷刑的细节。牛腾宇的母亲得知儿子遭公安脱光衣服拍照羞辱及火烧私处后晕倒在地。

牛腾宇的母亲6日告诉本台记者,“我昨天咋晕倒了,我一下回忆起我之前被威胁掉的律师,去见了腾宇回来跟我说,你家腾宇一直用手堵他胳膊,他那有烟头烫伤的那些部位,他不让告诉你。还有一个(和牛腾宇)同监室出来的一个人跟我说,你家孩子在里边脚一直流脓,你想办法给他买点药,他被注射了什么什么东西了,脚一直烂,在佛山的时候。我回忆起这些,我就有点受不了了。”

牛腾宇的母亲说,那个姓陈的警察侮辱牛腾宇的一些细节,媒体还没有报导出来,“姓陈的这个家伙,脱光(牛腾宇的)衣服,还说你怎么长得这么细皮嫩肉的,你如果是个女孩多好呀,今天我就怎么怎么啦。然后他就摸我家孩子,做那些下流的动作。这个姓陈的还非常恐怖的笑着,说一些污言秽语。烧你,你疼,他还在那笑。”

后来牛腾宇的母亲又对记者补充说,那个和牛腾宇同监室的人还告诉她,牛腾宇在佛山被监视居住后,送回佛山南海区看守所时,遍体鳞伤,疼得不能翻身,他绝食抗议,看守所带他去医院做了鉴定。他被办案警察打得多次住院,头晕头痛、胸闷气短,晕倒多次。有住院记录为证。看守所的所长及管教都很同情他。

牛腾宇被关到佛山南海区看守所期间,警方从电脑系统里消掉他的名字,给他编了个代号MM20,监室号623。

牛腾宇的母亲说:“我又问了有关专家,说是你看薄熙来他们这些所谓政治犯,他也没有编个代号呀,给你家孩子居然从网上把名字也消了,给编成代号,哎呀,挺恐怖的。好像咱们家孩子就能把整个地球炸了的那种恐怖,比拉登还恐怖。”

她还透露,她聘请的最新一位来自山东的律师又遭官方施压退出,“我的律师昨天下午的时候,又被威胁了,就是我第五位律师又退出了,现在正在这发愁找不上律师呢。昨天下午淄博的司法局又找他了,逼着他必须退出。”

此前,曾有报导披露,该案的二审法院欲不开庭审理,书面驳回上诉。牛腾宇的母亲告诉记者:“在媒体的影响下他就暂停了,这段时间他一看好像是外边没有啥新的东西,就又开始行动了,昨天有一个家长他律师,威胁他律师说,限他两天之内必须把辩护词给交上来,如果不交的话,就吊销律师的证。这是一个迹象,就是他们又打算不开庭了。要是正式开庭是不需要提前交辩护词,直接开庭辩护,让你书面交了的就是不开庭。”

“他见不得人,他不愿开呀,第二审一开庭的话,那肯定他这个漏洞百出的,就被推翻了,他也怕这个外媒呀,一旦记者都来了该咋办。因为一审的时候是秘密开庭。第二审他怕曝光,他还是怕把他的邪恶曝光在阳光之下。”

牛腾宇的母亲还透露,广东警方为了阻止现旅居日本的“恶俗维基”网站创办人肖彦锐发声,多次到其老家重庆恐吓他的母亲。

“大年三十那天,人家妈正在山上祭祖,他们跑到山上把人家妈带走了,讯问了一天又放了,他还发声,第二次他们又飞到重庆,还是广东公安厅的人,又飞到重庆,又去找他妈,去了两三趟,对他家威胁、恐吓、金钱利诱,给你家孩子下了红通,骗她嘛,又去折腾了一番。(警方以为)只要把肖彦锐吓唬住,就没事了。”

此前,肖彦锐曾披露,办案公安分别向广东省公安厅和中共公安部发送阴阳文件,构陷牛腾宇成为主犯,以及习近平女儿个人资讯实际上是有人从中共警方内部购得,和被警方判刑的24个“恶俗维基”网站相关年轻人无关。

“恶俗维基案”10位家长早前发表公开信,指出全案判决充满漏洞与不公,24名年轻人成了政治案的替罪羊,此案将成为中国法律史上的奇耻大辱。

 

责任编辑:李娜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