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 民选村长被迫流亡二十年 刘...

民选村长被迫流亡二十年 刘华力挺川普

74
刘华和丈夫岳永进一直流浪在北京。(图片来源:大纪元)

【希望之声2020年11月13日】(本台记者韩梅综合报导)美国2020总统大选因民主党大肆欺诈舞弊成为全球焦点之际,中国一对赢得村委选举却不得不流亡20年的夫妇发声支援川普总统,并寄望中国未来也能有真正的选举。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受害人、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主要讲述人刘华最近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她见到的中国网民都心向川普,因为川普是公正选出来的,拜登是作弊的:“我心里始终有信念,川普一定能选上来。这些(共产)幽灵,把这些诡异的、阴谋的、夺权的手段都转移到美国去了。他们作弊,是他们一贯的套路。这个非法选举,跟大陆是一样的。作弊也没有用啊,美国是一个民主法治国家。我始终坚信川普能上来,会告他们,会一查到底,这牵涉到美国每个公民的个人权利问题。”

刘华和丈夫岳永进就饱受选举黑幕之苦。

刘华讲述,他们夫妇原住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红菱镇张良村。 2002年村干部非法卖地及非法转包土地,“那年冬天,他们偷偷出卖土地,也不通过老百姓。我和我丈夫俩带领村里的老百姓,就把前书记给罢免了”。

刘华夫妇决定出面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并把村里二十年的帐目送到沈阳市荣政会计所审计,“村里老百姓他是不知道的,告诉他们土地有土地法。我又组织村里的农民买了好多土地法的书,让大家看,让大家脑海里有法律意识,我们还要去打这场官司”。

按村民自治法,村民有权罢免有贪污及违法行为的村书记。同年7月,前村委会包括书记、村长在内共17人全部被罢免。次月岳永进以490票当选民选村长。

刘华回忆,这是老百姓首次依法选举,“村里都有三分之二选我丈夫…这些年一直搜刮老百姓的财产,一直割韭菜老百姓都苦透了…等我们告完状、审计报告以后,老百姓的水电费原来是一块钱一度电(人民币,下同),现在才几毛钱,他种地就能挣钱了”。

与此同时,张良村的官司也打赢了。经审计发现原村支书王景财贪腐300万元,牵涉省至镇百名官员行受贿。

但贪腐官员无恙,刘华夫妇却开始遭受迫害。

刘华说,当地镇政府发话称要把他们两口子全抓去坐牢,“我们村里老百姓吓得就说,哎呀,可别在这待…一会车来了抓法院你俩都去坐牢了,别干了,快走吧,我们俩就逃出来了”。

刘华岳永进自2004年4月起开始到北京上访,每次回村都遭警察强行绑架,拉到派出所然后劳教:

“2013年抓我一次;2016年我们俩被劳教了,都被劳教一年;2009年8月5号我到北京国家信访局上访,又给我抓住劳教一年;2010年12月,我和丈夫在北京上访又被抓回去了,我丈夫劳教一年半,给我劳教二年。”

“给我抓回去,五天五夜不让睡觉,给我坐老虎凳,老虎凳都是不锈钢的钢板,拔凉拔凉的,三月份天还冷,在家睡觉从被窝里抓走的,我现在两条腿都完了。”

风湿风寒令刘华几乎失去劳动能力,在2014年因为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又被打击报复,被拘留37天。

岳永进也被陷害致残。刘华透露,村委办公室故意在风雪天拖地开窗,让石瓷砖结薄冰,“我丈夫不知是计,滑倒撞上柱子,给他左腿整成三级残废。这二十年上厕所都是蹶着上厕所,从而腿都蹲不下。给我俩都整残疾了,这就所谓他们说依法治国、依法选举,中国有人权,简直在那瞪眼说瞎话”。

艰难维权10余年后,中共公安部终于在2016年2月确定辽宁省从镇政府到省公安厅均存在侵权违法行为。有了结论后,夫妻俩就申请国家赔偿,至今没有回复。

刘华倾诉这20余年来独裁制度给他们夫妇带来的悲催生活:“我们一年年都舍不得买一块肉,吃菜一天就花个三块五块,就晚上吃一顿菜,我老公出去打工晚上回来我给他做一顿菜。那怎么办呢?我也不能挣钱。唯一我就是靠拔火罐、按穴位减轻点疼痛。”

“这一个选举就给我选了二十年,苦了二十年。20年我也得坚持啊,他们没有法律,都是靠权力、靠造假,靠作弊。这么整人。这回川普选举国内有人站在拜登方面,昧着良心说拜登上来好,怎么好啊?!大家都在受苦,保护自己都保护不了,整个权利都就被他们强奸了,生不如死活着。”

她说,“他们就这么恶劣,就这么卑鄙。所以我特别理解川普的苦难。这些邪恶的幽灵、魔鬼没有他们不敢干的。我们在大陆这边的人特别渴望自由、渴望民主,我们每个都渴望有自己的选票、有人权,可以有自己的权利。”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责任编辑:李帅)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