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解密 民国时北京的生活水平让人吃...

民国时北京的生活水平让人吃惊

41
分享
民国时北京的生活水平让人羡慕。(网络图片)

据史料分析,二十年代北京“四口之家,每月十二元伙食费,足可维持小康水平”。又,按照《一九一八~一九八零年北京社会状况调查》的结果,二十年代初一个四五口人的劳动家庭父母加两三个孩子,或老少三代每年伙食费一百三十二点四元,也即每月十一元就可以维持了。当时一个标准家庭的贫困线定为每月收入十元(合今人民币三百五十元)之下。

二十年代在北京较为有钱的知识阶层,全家每月必须的生活费(伙食、房租、交通费)八十元已经很宽裕了(合今人民币两千八百元),许多物价比在上海市低廉。而教授、讲师们的收入,普遍在二百元以上,甚至可达四百元(合今人民币一万多元)。因此能够盈余很多钱来购买中外文书籍报刊,并且从经济上提携后起之秀和自费出书。如沈从文、何其芳、卞之琳等都得到前辈们的资助。

四合院模型。(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据记载,北京城内一座八至十间房的四合院,房租每月仅二十元左右;一间二十平米的单身宿舍,月租金四至五元。鲁迅在一九二三年一度租用的砖塔胡同六十一号,三间正房月租金八元。他的女佣除了全包食宿以外月工资仅三元(见《鲁迅日记》)。

出入乘坐“洋车”人力车,费用在城里每次只有一角钱左右;包车每月十元。

民国时的有轨电车和人力车。(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二十年代北京城里公共交通工具是有轨电车,新派的学生们经常乘坐。司机开车后不是按喇叭,而是脚踩铃铛“当当”响,所以人都叫它“当当车”。起初电车的路线有四条,不久扩充为六条,以前门、天桥为中心,环城一圈:

第一路红牌总段,天桥至西直门。共分四段,天桥至前门一段十枚(合四分钱);至西单牌楼二段十八枚(合七分钱);至西四牌楼三段二十六枚(合一角钱);至西直门四段三十二枚(合一角三分钱)。

第二路黄牌总段,天桥至北新桥。共分四段,天桥至前门一段十枚;至东单牌楼二段十八枚;至东四牌楼三段二十六枚;至北新桥四段三十二枚(车费同上)。

第三路蓝牌总段,东四牌楼至西四牌楼。共分四段,东四牌楼至东单牌楼一段十枚;至天安门二段十八枚;至西单牌楼三段二十六枚;至西四牌楼四段三十二枚。

第四路白牌总段,北新桥至太平仓。共分二段,北新桥至地安门一段十枚(合四分);至太平仓二段十八枚(合七分)。

第五路绿牌总段,崇文门至宣武门。共分二段,崇文门至天安门一段十四枚(合五分半);至宣武门二段二十枚(合八分)。

第六路黑牌总段,崇文门至和平门。共分二段,崇文门至珠市口一段十四枚(合五分半);至和平门二段二十枚(合八分)。总之,电车比人力车方便得多,车票也便宜。

北京一般文化人的嗜好是:下饭馆、看戏京戏、文明戏和话剧、电影、泡茶座、逛琉璃厂买书籍、碑帖、文物。

据顾颉刚等回忆:一九一三至一九二零年北京大学食堂伙食费每月六元,六人一桌,六菜一汤,馒头饭随便吃;个人在饭店包伙每月十来元,四菜一汤。花费一元钱就可以请客涮羊肉。

在大馆子请一桌十席,高级的鱼翅席每桌十二元,加酒水小费总共不到二十元,每人二元。鱼唇席十元、海参席八元一桌。最高档粤味“谭家菜”,四十元一桌,主菜是每人一碗厚味鱼翅,可供十一人入席;这属于豪华消费。

至于以平民为对象的中等饭铺,二元钱一桌的“便席”,菜谱有:

(1)四冷荤:四个装熏鱼、酱肉、香肠、松花蛋的拼盘,每盘五分;

(2)四炒菜:如溜里脊、鱼香肉片、辣子鸡丁、炒牛肉丝等,每盘一角;

(3)四大碗:多为米粉肉、四喜丸子、红烧鱼块、扣肉等,每碗二角;

(4)一大件:一个红烧整肘子,或一只白煮整鸡,加一大海碗肉汤,合六角。

这一桌菜相当丰盛,十个人是吃不完的;平均每人二角。

游乐场所又怎样呢?两大著名公园——中央公园(现称中山公园)和北海公园的入门券都是铜元二十枚(或五分钱);公园设有几个著名的茶座,茶水一角,点心每盘一角。文明茶园,可以边饮茶边听曲,每人七分钱。

广和楼戏园(网络图片)

二十年代北京的剧场称为“戏园子”。著名的广和楼戏园门票二角,城南游乐园门票二角,电影院(当时还是无声黑白片)票价一至二角。最贵的演出,票价在一元左右。

根据一九二七至一九二九年的调查材料,当时北京的手工业者、木匠、人力车夫等,每个家庭每年消费约二百元,合每月十七元(含人民币六百元)左右,这是社会下层的水准。而文化阶层,自食其力、自行其是、自得其乐,生活消费比一般高出几倍,都无衣食住行之忧。

作者:陈明远
(转自 阿波罗,内容有删节,标题有变化)
责任编辑:康慧

相关文章

“宁夏王”让妻子装病逃亡美国 带走7.5吨黄金...
views 130
人称“宁夏王”的马鸿逵,曾担任中华民国总统袁世凯、黎元洪的侍从武官,后跟随蒋介石抗战。国民党撤退至台湾后,马鸿逵因西北败局受罚,于是他谎称其四姨太刘慕侠在香港病危,离台赴港探视,后又携带家眷逃亡美国。据说他当时带着7.5吨黄金赴美,不过他至死也没有入美国籍。 “宁夏王”马鸿逵逃美 中华民国时期“...
共军围困长春饿死多少人?真相令人不寒而栗!...
views 246
在共军围困长春的半年中,究竟饿死了多少人?围城开始时,长春市的市民人口说是有五十万,但是城里头有无数外地涌进来的难民乡亲,总人数也可能是八十到一百二十万。围城结束时,共军的统计说,剩下十七万人。你说那么多“蒸发”的人,怎么了?饿死的人数,从十万到六十五万,取其中,就是三十万人,刚好是南京大屠杀被引用...
李叔同为什么出家(下)
views 29
李叔同被称作所谓“新文化运动先驱”,但在“五四”运动的前一年,这位积极探索西方文化的激昂之士,绕了一大圈,却返回了中国传统,而且走得更深更远。 “五四”以后,受实证科学主义的影响,中国人渐渐转向无神论,也就更不能理解李叔同的出家之举了。 杭州灵隐寺大雄宝殿 (Tyg728/Wikimedia ...
面對北京抹黑  港四君子述真相
views 57
  【欧洲希望之声特邀記者梅音編譯報導】香港民主運動的四名資深活動人士,在北京的宣傳運動中成為被抹黑的對象。他們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採訪中,對北京稱他們是香港抗議活動的幕後策劃者的說法進行了反擊。 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系列單獨採訪中,他們四人表示,對他們的抹黑只是凸顯...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