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天空 民国人做奇梦 找到病的根源...

民国人做奇梦 找到病的根源 恶疾愈

民国人做奇梦 找到病的根源 恶疾愈(图片来源:pixabay)

在现代社会,科技很发达,制造的医疗器械越来越精良,医疗体系也日益完善,但人们仍会得不少医药无法治疗的怪病。有些病,用现代的诊疗手段和仪器,根本无法检测,也找不到对症之药。比如正在全球肆虐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目前就没有特效药可以治疗,有的患者即使治愈了,还会复发。

美国有一位著名的预言家名叫爱德加‧凯西(Edgar Cayce,1877-1945),是美国最著名的特异功能者之一。他能够在催眠状态下,为人诊病,能够看到病人得病的根本原因。由此发现了引发疾病的原因,很多并不在今生今世。凯西一生中解读了14,306个案例,发现了“病”与“业报”的关系。

爱德加‧凯西(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

预言家解读病与业的关系

他解读的案例中,有个瘫痪的青年,他因车祸受伤,脊柱遭到重创,只能坐轮椅。在治疗和复健都无效的情况下,他的母亲请凯西为他做生命解读。

凯西在“睡着”状态下,回溯了青年转世的情况。看到有一世,他是一个罗马士兵。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时,这名士兵对遭难的基督徒幸灾乐祸,还亲自参与对基督徒的迫害。因为迫害正信造下的罪业,随着轮回转生带到了今世。罗马士兵转生为这名青年。前世造下的罪业,上天借着车祸降罚,让他在瘫痪的痛苦中,偿还前世的业债。

在另一个案例中,有一个女孩因髋关节结核病,被病磨得痛苦不堪。凯西解读她的前世,发现她有一世也曾出生在罗马帝国,而且是尼禄王朝的一名贵族。尼禄迫害基督徒,下令将信徒投入竞技场,任由狮子撕咬。那一世,她竟常到竞技场边观看基督徒被狮子咬死的过程,以之取乐。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被狮子撕烂时,竟纵声大笑,没有丝毫怜悯之心,以殉道者的痛苦为乐。今世,她髋关节的病痛就是昔日累积的罪业,带到今世的果报。

在中国古代,也认为病是业报,也就是前世做了坏事,造下了黑业,致使人生病,多灾多难。《因果报应实录》记载了不少例子。其中,有一个例子发生在民国。

遭受病磨 坚守礼神信心

浙江绍兴樊江乡广仁寺,有一位宝光和尚,俗姓陈,名幼清,家住绍兴城朝东坊。

幼清很有善根。十四岁时,接受别人的劝化,萌生修行的愿望。十九岁时,他开了一家烟叶店,常劝店里的伙计吃长斋(即长期坚持素食或过午不食),并另给荤菜钱。

然而不幸的是,这年秋天,幼清的两眼忽然都瞎了。到第二年,他的脖子罹患了瘰痢(俗称老鼠疮,淋巴腺结核),又患了鹤膝风(结核性关节炎,膝关节肿大)。

为了治好病,他曾从腊月初一起,每天五更时就跪在庭前,在露天中向菩萨祷告,然而祷告了四十九天,都没有效验。由于那时天寒地冻,家人怕他病情加重,就劝他保重身体,但是未能劝阻他。幼清说如果大限到了,情愿快死;若寿数未尽,愿上天赐福快好。并发愿病好后甘愿出家作和尚。

祷告(图片来源:pixabay)

到了第二年正月底,五更时分,他像往常一样跪地苦苦祷告,忽然昏厥过去。恍惚中,他看到一名男子向他走来,说道:“陈先生,你生病了吗?”继而对他说:“病是前世罪业的果报,你跟我来。”幼清跟着他走,看见两边都是黄沙滩,还有很多房屋。

白发婆婆示意“空”

二人走了一里多,来到一处地方,那里有一座大厅,七间屋屋,其中一间设有公案及两张椅子。跟其它民间记载不同的是,他看见坐在公案前的不是威严的王者或者大官之类的人物,而是两位老婆婆。白发婆婆坐在左边,黑发婆婆坐在右边。

黑发婆婆起身走进里屋。白发婆婆叫幼清坐在右边的椅子上,并对他说:“你想修道,可否晓得‘道’字怎么写?”幼清说首字加走字边就是。然而,白发婆婆却说:“不是。我说的道字,可是三个直字。”对这句话人们有不同的解读。有人认为,直字的古义是十目所见,十只眼睛都在看着,也就是天上、地上加上四面八方,这十方世界的神明都在注视着人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三直形容神明的眼睛非常多,遍及各地。三个直字叠加为“矗”字,古义形容草木繁盛,可引申为家财丰厚。直字还有竖的意思,三直即三道竖线,不偏不屈,很正。告诉人们,在日常生活中,要保持身、口、意这三项要直道而行,即身正、口正、意正。

幼清听了白发婆婆的话,一脸茫然,没听懂她的意思。当他说到他作生意,赚了不少钱,家里累积了不少财富时,白发婆婆听到这儿立刻起身,做了一个动作,先向左右两边看了一下,又坐下来。幼清还是看不懂,这时那名引路人说:“太太的意思是说,人世间的一切转眼都是空的。”白发婆婆用这个动作比喻“空”,周围什么也没有。她提醒幼清勿要执著世间的一切,最终你还是要回到你来的地方,什么也带不走。

一场另外空间之旅 疗愈了恶疾

白发婆婆指着厅外的月洞门,叫幼清去看。幼清走入洞内庭中,顿觉寒气彻骨,而庭后的屋中,却是人声嘈杂。再往里面走,又有五间大厅,外面围着红色的木栅栏,中间放着一张公案。一位身穿黄大褂的人坐在上面,下面跪着一个人。幼清又看见有两个人拖着一个大汉来到栅内跪下来,命大汉将舌头伸出来。这时有两个阴差,一个如同常人,一个却是紫黑人。其中一人从袋里掏出铁钩,钩出大汉的舌头,另一人则掏出小刀割大汉的背脊。或许,那人生前不修口德,造下深重的口业,以此方式偿还吧。

场面实在太惊悚、凄惨了,幼清吓得不敢再看。忽然,有一人急速地跑过来要捉幼清。幼清吓得转身就逃,却被一条大河拦住了去路,幼清无路可逃,只好把心一横,拚命地跳了过去,这时忽然从梦中惊醒。

幼清梦醒后的第二天,身上不断地发寒热,一直持续了半个多月,病况却奇迹般地渐渐好转,一只眼睛也恢复了视觉。他曾发愿,病好后就出家,可是他的老母亲不同意。

民国元年八月,陈幼清的母亲去世了。第二年二月,他就到广仁寺剃发出家,时年二十六岁。从此一心真修佛门,希望尽早返回神佛的世界。《因果轮回实录》记载此事时,幼清依然在世,时年四十四岁。

幼清从梦中得知,病是前世罪业的果报。庆幸的是,他今世向善,立志修行。痛苦的业报,通过一个奇梦,奇迹般得以化解。这或许是他在病魔的折磨中,依然能坚持信神的善报吧。

痛苦的业报,通过一个奇梦,奇迹般得以化解。(图片来源:pixabay)

 

转自:大纪元
责任编辑:美莲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