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名画描绘罗马帝国的正邪较量...

名画描绘罗马帝国的正邪较量(中)

789
分享
「弗莱芒大师」(Flemish Master),〈圣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约1480年,板上蛋彩与油彩画,波士顿美术馆藏。(波士顿美术馆官网)
「弗莱芒大师」(Flemish Master),〈圣希玻里的殉道〉(The martyrdom of Saint Hippolytus),约1480年,板上蛋彩与油彩画,波士顿美术馆藏。(波士顿美术馆官网)

从罗马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从背离道德的时俗而遭到仇恨,并蒙受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迫害正信期间,罗马帝国至少爆发了四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其覆亡留予后人深刻的警示。众多传世画作,即是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马可.奥勒留与第二次大瘟疫

第二次大瘟疫(安东尼大瘟疫)发生在马可.奥勒留大权在握的公元165至180年间。同样是天花横行,史载罗马每天死2000人,皇帝本人也未能倖免。15年左右的时间内死了500万人,罗马帝国人口减少三分之一,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

到3世纪初,罗马帝国试图阻止所有民众归信基督,来自北非迦太基的年轻母亲佩蓓图与其侍从斐丽西达等的殉道就发生在这一时期,《殉道者言行录》中收有佩蓓图的狱中笔记。

在狱中,佩蓓图从清晰的梦中异象预知自己将殉难。被带上法庭时,她对前来劝说的父亲说:「你可以相信,我们不是孤身一人,一切都在神力的把握之中。」被送上斗兽场的前晚,她记述了自己再次见到的异象,并写道:「我意识到我不是和野兽斗争,我是在和邪恶斗争。我知道我会是胜利的一方。」

德西乌斯与第三次大瘟疫

接续多位短命皇帝的德西乌斯成为第七位迫害正信的罗马皇帝。他把帝国的衰落归罪于宗教信仰自由,将迫害基督徒作为首要目标,为保证统治,强制推行思想统一。在他篡权第二年、也是战死前一年的公元250年,他下令要求每个罗马公民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信仰。拒绝向罗马诸神献祭的基督徒要么被监禁、被杀,要么被没收家产、罚为奴隶。

由15世纪「弗莱芒大师」绘制的三联祭坛画以强烈的冲突刻画出了殉道圣徒希玻里的坚毅镇静。据罗马《日课经》,圣希玻里是一位狱卒,见证了圣劳伦斯的殉道并且归信基督,被德西乌斯皇帝用四匹野马扯裂身体。据传,此画中联左上角戴黄冠之骑马者即是德西乌斯。

德西乌斯发布政令的同年,第三次大瘟疫(西普里安瘟疫)来袭,波及整个帝国,持续了约20年之久,死者总计2500万。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间,罗马城每天有5000人丧生。公元270年,皇帝克劳狄二世也死于瘟疫。后世学者分析,这一恶性传染病是斑疹伤寒。

戴克里先:空前迫害基督徒的一帝

罗马帝国发起的最大一场宗教迫害发生在戴克里先皇帝(284至305年在位)时期,他继续强化对罗马异教的崇拜,于303年下令基督徒士兵离开军队,并且四处毁坏教堂、焚毁《圣经》。

随后发生的两起宫廷火灾也被归罪于基督徒,后者要么放弃信仰,要么被处死。两年之后,戴克里先皇帝即因病困而退位,七年后死于王宫。

意大利画家弗朗切斯卡.德尔.科萨(Francesco del Cossa),〈圣露西〉(Saint Lucy),板上蛋彩画,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官网)
意大利画家弗朗切斯卡.德尔.科萨(Francesco del Cossa),〈圣露西〉(Saint Lucy),板上蛋彩画,华盛顿国家美术馆藏。(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官网)

此间一位著名的殉道圣徒为圣露西,她在被用短剑穿喉处死前经受了种种酷刑,包括火烧、拔光牙齿、割掉乳房等。意大利画家洛托的画作表现几位罗马士兵使劲将她拖往刑场却不得而行的场景,画面上方的鸽子象征神的护佑。

意大利画家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圣露西面对审判官〉(Saint Lucy Before the Judge),祭坛画局部,1532年作,意大利马切拉塔市立美术馆藏。(Web Gallery of Art)
意大利画家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圣露西面对审判官〉(Saint Lucy Before the Judge),祭坛画局部,1532年作,意大利马切拉塔市立美术馆藏。(Web Gallery of Art)

在以上六位之外,还有四位皇帝留下打压正信的恶名,分别为塞维鲁、马克西米努斯、瓦莱里安和奥雷连,其在位时间都很短暂。

到公元313年,君士坦丁大帝以米兰敕令终结了历时三个多世纪的迫害,基督徒崇拜上帝合法化。而君士坦丁感到自己需要赎罪,在临终前才成为第一个受洗的罗马皇帝。

终结性的天惩:第四次大瘟疫

在《圣经》的预言中,罗马曾被形容为一只野兽,「又可怕又狰狞,异常强壮……有大铁牙」。伴随着对基督教的迫害,罗马文明的残忍和轻贱生命更为突出,社会文化病态糜烂,道德沦丧,社会冲突无处不在。不可一世的帝国禁不起小小病毒的折腾,三次大瘟疫之后就衰落下去,到395年分裂为东西两半。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被蛮族摧毁。

公元541至542年,第四次大瘟疫(查士丁尼瘟疫)传入君士坦丁堡,最高峰时期每天死1万人,皇帝查士丁尼也被夺去生命。这次瘟疫持续到公元700年,其间反覆爆发,共造成3000万至5000万人丧生,与14世纪欧洲的黑死病同为历史上最严重的瘟疫。

据澳大利亚科学家去年研究,致病的鼠疫病菌既能致命,又能够自行消失,不再对后世的人类构成威胁。「这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

作者:张小清

大纪元法国新闻网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