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孟尝君「狡兔三窟」为何绝子...

孟尝君「狡兔三窟」为何绝子绝孙?

55
孟嘗君繼承了父親的封邑薛城,為齊相幾十年。圖為南宋 馬和之《小雅南有嘉魚篇書畫卷》(局部),美國波士頓美術館藏。(图片来源:公有領域)

「狡兔三窟」是说狡猾的兔子有三个洞穴,用来藏身躲避灾难。现在多用以比喻一个人有多处藏身的地方,或多种避祸的准备。这成语的典故来自战国时代的齐国宰相孟尝君的人生故事。

孟尝君名为田文。父亲田婴乃是齐威王少子、齐宣王庶弟(*据《史记.孟尝君列传第十五》),为齐国宰相十一年,受封于薛城。孟尝君在父亲田婴死后继承了封邑薛城。

孟尝君以养士闻名,门下有食客数千人,并为「战国四公子」之一。他不惜家业,厚待门下来客,只要上门来的,他就提供饮食、宿舍甚至出门的车马、轿子;不管来人是龙虎还是鸡鸣狗盗之流,贵贱不论,孟尝君都和他们平起平坐。他的门客中有一个卧虎藏龙的人物叫冯谖,平日寡言鲜语,就在适当的时机以巧计为孟尝君营造了「狡兔三窟」,烜赫其名声,加重其权势,以保其安全。然而,孟尝君死后不但封地不保,竟而绝子绝孙。孟尝君既然有了「狡兔三窟」,为何还不足保家呢?先从狡兔的三窟说起。

孟尝君「狡兔三窟」为何绝子绝孙?(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

狡兔三窟

在薛城,孟尝君养了数千门客,食指浩繁,花费庞大,封邑的收入仍然不够奉客。他就在薛城放贷想用所得利息维持一部分的费用,然而,过了一年多借钱的人大部分付不出利息。要收息的时候,有人建议让冯谖去收利钱。对冯谖来说,回报主公的机会来了,他在薛城为孟尝君营造了狡兔一窟。

当时,他收到利息钱十万,就用来买美酒买肥牛,请所有借钱的人来参加饮宴。他让能付息的和不能付息的人都带着贷款契券一齐过来。就在大家喝酒喝得很酣畅之下,他开始核对契券,然后和那些能付息的人继续展期契约;面对那些穷得付不出利息的,他就当场把契券烧了。然后,他在大家面前宣扬:「孟尝君贷钱的用意,是为帮助没有本钱者创业;求息的目的是为了养士奉客。现在能展期的展期,不能的烧契券免了息,又请诸君吃好料喝好酒。诸位有主君如此,岂可辜负呀!」当场民众高呼「万岁」!

当天,冯谖长驱回齐国,次日一早就上门求见。孟尝君讶异他回得这般早,问他收钱后买了什么回来了。冯谖答说田相府中堆积着美玉珍宝,良犬骏马充满廄舍,大殿下侍妾美女如云,明显不足的是「仁义」,所以就买「仁义」回来了。孟尝君听了他在薛城所为的详情之后,心里并不高兴。

又过了一年,孟尝君的处境发生剧变。齐愍王疑心孟尝君名高震主又掌握了齐国大权,恐怕对己有威胁,就罢了孟尝君的相位。孟尝君请求了归老薛城。行到城外百里处,就看到人民扶老携幼,夹道欢迎他,对他感恩戴德。这时,孟尝君看着冯谖说道:「先生为田文买的义,今日看见了。」

此时,冯谖就继续献策说:狡兔有三窟,只是得以免其死罢了。现在君有一窟,还未得高枕而卧。请为君再凿二窟。

此际,孟尝君受到齐王摘了相位,心中七上八下很不踏实,听到冯谖提出「狡兔三窟」很是认同,就依照他的计策,将计就计办去。

冯谖为孟尝君造的第二窟就是「令君重于国而奉邑益广」。他请缨出使魏国(《史记》言秦国),宣扬齐国前宰相孟尝君富国强兵的治国才能,并游说聘请孟尝君为相得以强国的利害关系,强力打动了对方国君的心,急急派遣使者携重金、车辆百乘,往齐国聘请孟尝君。冯谖一边急速返国,面告齐王他国的使节和车乘将来礼聘孟尝君的事,并分析孟尝君去他国为相的利害关系,说得齐王心中惶恐。

结果,齐愍王封书向孟尝君谢罪,同时召回孟尝君恢复他的相位,又增加封邑千户的人口。冯谖的第二窟果不其然实现了。此时,冯谖告诫孟尝君乘势掌握时机营造第三窟:向齐王请求先王之祭器,在薛城建立宗庙,代代传承封邑,保障后代安稳无忧。庙成之后,冯谖报告孟尝君说:「三窟都造好了,君现在可以高枕为乐了。」孟尝君在齐为相几十年,的确受此「狡兔三窟」计策之惠。

狡兔三窟因何还祸及子孙

那么,孟尝君造了「狡兔三窟」,为何还不足保封邑、保子嗣呢?来看一看孟尝君的一些作为:

当孟尝君在齐国任相时,秦国曾经一度派来亲弗、吕礼两名大臣与齐国搞合作,孟尝君因此而受到齐王的冷落。他害怕自己的前途无亮,心生畏惧,就用了一计。他给秦国的宰相穰侯魏冉写信,蓄意挑动秦国发兵来攻打齐国,借此杀死吕礼。他对穰侯说「若齐不破,吕礼复用,子必大穷」,于是穰侯在秦昭王面前大力提议伐齐,秦昭王真的发兵攻打齐国,吕礼也死了。

在齐愍王灭宋后,气势高了,就想去掉声望震主的孟尝君。孟尝君又心生恐惧,就跑到魏国当了魏昭王的宰相。魏国与西边的秦、赵两国合好,又和另一边的燕国联手出兵攻伐齐国。在这场攻击中,齐愍王逃亡到莒城,死在那里。

孟尝君早年一度曾在秦国为相落难,当他逃出秦国经过赵国时,受到赵人无礼的嘲笑:「本以为薛公是个高大魁梧的人,如今看到了,只是个小丈夫啊!」他一怒之下,和手下砍杀数百人,灭了一县而去。

从以上孟尝君的这些行径来看,可说是一个「私心」时时滋生着「怕心」害了他及其后代。他的人生在尔虞我诈之中,不断上演利益的争战,恐惧也时时乘隙而生,占据他的心田。门客贤士帮他「市义」,却不是他自己衷心爱悦的重宝;装饰门面的「仁义」只是狡兔的包装罢了。怀着膨胀的私心从来不思回报,他这个诸侯国的宰相,就不时在担心受怕中一窟又一窟地转换藏地、奔逃求生。在养士声名包藏下的是他求利却绝缘于仁义之心:因为一己之忿,就杀害别人,为了一己之私,可以毁了供养自己的国!这一切反映了孟尝君真的只是个狡猾的兔子,背离仁义,远离天道。

孟尝君死后诸子争立。后来齐、魏联手共灭了孟尝君家族的封邑薛城,孟尝君就绝嗣无后了。诚然,一切以私为出发点的作为,同时也伤害了别人,所以无形中也造了业又给自己埋下了祸根,招来了报应。

参考资料
《战国策.齐策四》
《史记.孟尝君列传第十五》
作者:容乃加
转自:大纪元
責任編輯:苏珊
Advertisement

留言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